里面停顿了半响,而后才传来她平静的声音,“昨晚悦一沉送我回来,因为衣服脏了,就借用了我的厕所。”

    她是他的助理,用一下她的厕所,似乎也不过分。

    虞纪心里不舒服,也不敢再问,也知道根本不可能问出什么。

    反正她喜欢他,是掩饰不了的事实。

    虞纪一声不吭地转身走到客厅,刚要吃汤圆,就听到门口有声音。

    他探头看了一眼,猝不及防地和门外的男人对视上了。

    他咧嘴笑了,“男神,早啊。”

    悦一沉看到他就没来由的一阵烦闷,他敲敲门,“麻烦开一下门。”

    司栗给他开门之后下意识地锁上了安全链,所以悦一沉即便是有钥匙都进不来。

    虞纪走到门口,双手插兜,贱兮兮地说:“此情此景,是不是很熟悉?”

    昨天他刚刚被他拦在门外,今天就轮到他了,真是……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屋里的司栗听到动静,匆忙跑出来查看,然后愣住了,“悦一沉……”

    他怎么……

    悦一沉隔着门朝她笑了笑,“我下楼给你去买早餐了,给你留言了,你没看到吗?”

    “没,没有。”她连忙过去给他开了安全链。

    悦一沉给她带了一碗面和姜糖水,嘱咐她喝完之后才让她坐下吃面。

    虞纪坐在她对面,巴巴地把汤圆推过去,“小栗栗,你吃一口我的汤圆好不咯,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

    司栗刚要伸筷子,就被人拿住手腕阻止了,“汤圆不好消化,你身体不舒服,还是不要吃为好。”

    司栗就乖乖收回筷子了。

    虞纪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

    悦一沉看在眼里,心里腾升了一种难得的,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惬意的情绪。

    他刚回来看到虞纪的时候,能感觉得到自己快被妒火灭顶了。

    他承认,对于小可爱他是有占有欲的,因为这点占有欲,让他有一种小可爱是属于他的念头。这念头有多强烈,就会在此刻虞纪出现在司栗家的时候,让他有多清醒的意识到,小可爱可以是他的,但司栗不是。

    他没有理由再留在她身边了。

    这种巨大的失落瞬间就笼罩了他,所以才会孩子气的不让她吃他吃过的东西,也会在她乖乖听话的时候,满意得不加修饰。

    这表情被虞纪看在眼底,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完了,悦一沉可能真的,喜欢司栗了。

    第51章 Chapter51

    中午李阿姨过来打扫屋子做饭,虞纪腆着脸吃过了才走,他根本就不想走的,要不是悦一沉先提出要告辞让司栗在家休息,他才不会走。

    司栗把两人送出了门,刚准备午休,门又响了。

    是悦一沉去而复返。

    司栗无奈,“你不是说要走了?”

    “我不说要走,他根本就不会走。”悦一沉把从楼下顺便买上来的水果放在桌上,“你还不睡觉?晚上想吃什么?我让李阿姨准备。”

    “……”他是打算,不走了?

    对,悦一沉是这么打算的,堂而皇之,死皮赖脸的,住下来,她应该不会赶他吧?

    晚上又非要开一瓶红酒,司栗拦都拦不住,喝了一杯之后又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我喝了酒,没法开车了。”

    司栗从他手里拿走酒杯,“我给你叫代驾。”

    对方立刻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好像即将被赶走的流浪猫,“我又些不舒服呢,能不能在你家躺一下,一会再走?”

    司栗还能说什么,自然又让他睡了一晚。

    第二天悦一沉是被她吵醒的,他喝了点酒,还未完全清醒,隐约听到她叫了一声,然后是跳下床蹬蹬蹬地跑到门口的声音。

    不是虞纪又来了吧?

    他皱着眉起床,刚走出房门便听到一阵爽朗又醇厚的声音:“丫头,今天不上班?”

    完全愣住。

    坏了,她爸爸回来了。

    他再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玄关的两人都已经看到这个身影,抬起头来。

    司栗显然才想起他在这,一时也愣住了。

    另外一人猛然看到家中还有一衣衫不整的陌生男人,眼珠子都瞪圆了,“这谁!”

    “……”

    好一番解释。

    “真的爸,骗你是小狗啦,真不是男朋友,你去看你房间,他昨晚睡的是你房间,如果是我男朋友怎么可能睡你房间?”

    结果老爷子听了这话越发生气:“睡我的床?沙发那么大不够他睡?”

    司栗有些尴尬,掐了他爸一下:“你是不是想害我被炒鱿鱼?”

    在她解释的当口,悦一沉已经回房迅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而后走出来朝司国庆笑着伸出手,风度翩翩地开口:“司叔叔你好,我是司栗的朋友,悦一沉。昨天是有一个拍摄,回来时我先送她到家了,然后有些不舒服,所以就叨扰了一晚,抱歉。”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司国庆对这个悦一沉也有所了解,也算是知道女儿的为人,倒也没给他脸色看,大大方方的和他握了手,又道:“我这刚回来,舟车劳顿,饿的不行,刚好你们也才起床,那就等我洗个澡,一起出去吃个早餐怎么样?”

    司栗还没来得及开口,悦一沉已经微微颔首:“是晚辈的荣幸。”

    司国庆进屋洗漱了,余下司栗和悦一沉大眼瞪小眼。

    “我爸他……性格比较怪,不好意思啊。”

    悦一沉抿唇笑了笑:“叔叔人挺好的。”

    两人洗漱完,司国庆已经洗完澡出来了,看到司栗衣服还没换,又开始唠叨。

    出了门也唠叨:“女孩子家家,出门妆也不化。”

    司栗摸了摸脸,完全忘了自己已经变回来了,可以化妆了。

    “唉,让悦先生见笑了。”司国庆说:“我女儿从小就不让我省心。”

    悦一沉开着车,嘴角微微勾起:“我觉得她小时候应该很好带呀。”

    司栗看了他一眼。

    他带过,所以有话语权。

    “你没见过她小时候,她是长得太可爱了,我带她出门老担心被人贩子盯上。”

    悦一沉哈哈一笑:“确实操心。”

    “爸,你别说了。”司栗在旁边有些脸红,操的哪门子心啊真是的。

    司国庆又说了一些司栗小时候的糗事,悦一沉听得还挺津津有味,司栗几番想转移话题都失败了,最后只想下车。

    悦一沉把车开进了附近一家酒店,此时恰好是喝早茶高峰,大堂里人声鼎沸。

    悦一沉要了个包间,进去之后由着她点菜,自己则是继续和司国庆聊她。

    “她小时候有没有特别讨厌的东西?”悦一沉问。

    “特讨厌的东西?不爱喝牛奶,我那会想让她喝一瓶牛奶几乎是给她灌的,老说牛奶腥臊。”

    悦一沉闻言挑眉,目光递过来,颇有点得意的味道。

    他从来不需要灌,哄几声她就喝了。

    司栗连忙喝茶避开他的视线。

    “司栗,再给我点瓶白的,我要和小悦喝一杯。”

    司栗忍不住皱眉:“你才刚回来,喝什么。”

    “喝了等会好睡觉。”

    司栗还要阻止,悦一沉就已经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瓶泸州老窖。

    “悦一沉,你的胃也不好,跟他瞎闹腾什么。”

    “就喝一点。”他安抚道:“第一次见司叔叔,难得我们这么投缘。”

    她说不动她爸,更说不动悦一沉,只能由他们去了。

    一顿早餐吃得倒是吃得那两人成了忘年交,走出酒店时司国庆还说家里有司栗的珍藏视频,要给他看。

    悦一沉很期待似的点头答应了,但又立刻反应过来,古怪地看了司栗一眼。

    司栗有些莫名。

    两个男人都喝了不少,只能由司栗开车,到了楼下后司栗一边扶着有些醉的司国庆下车,一边嘱咐他:“你在这等我一会,我给你找代驾。”

    刚要关上车门又听到悦一沉在里边叫她,声线很软,跟个孩子似的,“你送我不可以?”

    她顿了顿,一边的司国庆倒很识趣,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把她往车上推:“先送小悦回去,我可以自己回去。”

    一瓶白的自然撂不倒他,扶他上楼本来就只是一个借口,她就是有些不想和悦一沉单独相处。

    “谢谢叔叔谅解。”悦一沉在里边笑着说:“实在是工作室那边还有些事,我得回去一趟。”

    “去去去。”司国庆不由分说,“工作要紧,怪我,大早上让你陪我喝酒。”

    “这点酒喝不痛快,下一次我再带好酒来和您喝。”

    “不用带,我家里就有好酒。”

    司栗在旁边直翻白眼。

    她开车往工作室去的时候,悦一沉已经在副驾上睡着了。

    已经十一点了,外面日头正盛,车内冷气充足,阳光打在他漂亮如白玉般的面庞上,纤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阴影,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