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得好似果冻软糖。

    即便车子的防震性能极好,她也放缓了车速,怕把他颠醒。

    她没记错的话今天工作室是没有事的,所以到了工作室楼下时也没有立即把他叫醒。

    似乎瞬间就找回了那个作为助理的身份,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悦一沉对小可爱的感情太真挚太醇厚,加在她身上难免觉得负担。

    只是现在变回来了的她,尤其像一个渣女。

    悦一沉没睡多久就察觉车停了,而后慢悠悠地睁开了眼。

    司栗正支着方向盘托着腮盯着他看,瞧着他睫毛颤了颤,立刻就转开了脸,但动作幅度有些大,也不知道男人察觉了没有。

    “到了?”他刚睡醒,又带着点酒意,声音很低沉淳厚,像是随意拨弄的琴弦。

    司栗嗯了一声,问他:“你现在要上去么?”

    “去。”他解下安全带,随口接道:“昨天桔姐说明视台节目组编导约了我们来谈你……”他说到这里又猛地打住,眸色一转,忽然清醒过来。

    司栗了然,笑了,“谈小可爱上节目的事?”

    “抱歉,我都忘了。”

    “没事。”她只是有些奇怪:“你不是不打算让她上综艺么?”

    “不是不上综艺,只是不随便上。这段时间工作室的邮箱爆满,但来的都是些哗众取宠的电视剧或综艺邀约,又累又掉价,电影倒是有一部可选的,但是在国外拍,太远,我不想你去。”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司栗,模样有些小心,但见司栗感兴趣,便继续解释给她听:“这档综艺是明视台新策划的一档大型户外综艺,将是明视台明年的主打综艺,这个节目的编导钟敬,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他就是当年《灰色星期六》的编导,那档综艺,开创了我国户外综艺节目新局面。”

    眼下国内收视率最高的两档综艺节目,一是菠萝台的《大现场》,一是明视台的《爸爸的一天》,前者为室内综艺,后者为户外,各自独占鳌头。

    《大现场》是每周一播,《爸爸的一天》却是季播,而且已经播到了第三季,虽然仍然领先其他户外节目,但比之前两季,收视率已经下降了不少。

    自然是要革新的,但旧的节目找不出大问题,只能说是观众审美疲劳了,于是便需要一档新节目。

    “新节目是什么形式?”

    “还不清楚,本来是打算今天谈的,但……”

    但她现在也参加不了了。

    两人上了楼,却没有见到编导,桔姐先是逮着司栗骂了一通,又跟虞纪似的追问了半天,而后才想起回答悦一沉:“钟编导有点事,今天就不过来了,说过几天再联系我们。”

    悦一沉看了司栗一眼,似乎在询问她的意见。司栗递过去一个稍后再议的眼神。

    “那回头再说。”

    悦一沉说,又问她有没有工作安排。

    桔姐笑了:“你御用助理都回来了,还需要你过问吗?”

    而后就扯着司栗进了办公室,一直聊到中午才放人。

    也多亏了桔姐,她才知道悦一沉为了照顾小可爱,耽误了多少事,推掉了多少好电影。

    “别的不说,就小家伙上次在外地拍戏那几个月,我真的是要给他气死的电影多少人赶着上啊,那可是国际级的大师啊。”

    司栗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brown不仅是国际级大师,更是悦一沉最欣赏的国外导演,他拍的电影立足人性,多为冷门的战争题材,斩获无数奖杯。

    “现在还有机会吗?”司栗不死心地问。

    “有个鬼,那边早就开拍了。”桔姐痛心疾首,“再说那个小家伙在这一日,悦一沉就不会有心思拍戏。”

    司栗和她一样痛心疾首。

    第52章 Chapter52

    “不过站在工作室的角度来说,小家伙简直是天使啊, 一部电影完全捧红了她, 连带着我们工作室也鸡犬升天, 听说片酬是三七开, 这一年工作室都有吃有喝了。”

    三七开?她不是说全给他的么。

    “还有啊,你老实说,小可爱拍戏那段时间, 你是不是也跟着的?”

    司栗有些不解:“没有啊,我没有去, 怎么了吗?”

    桔姐笑了, “我一直以为你也在, 因为那个时候悦一沉匆匆忙忙跟着去了拍摄基地,一刻都等不得的样子,一副去见情人的样子。我们都怀疑悦大是打着照顾小家伙的幌子,去私会情人的, 我们都在猜是不是你,既然你没去, 那应该是另有其人了。”

    “……应该是另有其人。”

    司栗走出桔姐办公室的时候, 已经把她这段时间不在工作室的情况都摸清了。

    她敲了敲悦一沉办公室的门,后者正在接电话,抬头看了她一眼, 微微颔首示意她进来。

    她无可避免的听到了他的电话内容。

    “谢谢王导抬爱,只是小可爱档期太满了,她现在应付不来……能推的自然会推了, 但主要还是看她父母……我自然会转达……行,好啊,下次有机会我再请您吃饭,应该的应该的。我吗?这几年都没有拍电影的打算了。”

    又说了一会才挂掉电话。

    两人对视一眼,而后都笑了,笑容都有些无奈。

    司栗想想还是觉得有些荒唐,跟做梦似的。

    关于酬劳,她本来有许多想问他的话,想责备他的话,却又都在那深情的眼眸中开不了口。

    司栗懂他的心甘情愿。

    桔姐跟上来敲了敲门,“对了,刚刚忘记和你们说了,工作室和‘优选’视频网站的合作方案通过了,他们准备举办一个恶搞电影大赛,然后我们工作室要出一个宣传片。”

    这事悦一沉听过,但没放在心上,司栗在邮箱里见到过,但还没来得及看。

    “我们打算选一部悦一沉的电影翻拍。”桔姐笑着说,“高票通过了《南色》,一会要抽烟选扮演的角色,你们也要参加哦。”

    如果是悦一沉演男主角,那她当然非常想演女主啊!

    但是结果并不那么遂人意。

    她抽到了男主角,另外一个男生抽到了女主。

    大家都要笑抽了。

    “这个效果非常好,既然是恶搞的,那反串肯定能让人大跌眼镜。”

    司栗:“……可是有床戏和吻戏诶。”

    “放心,这部分我们可以借位。”桔姐憋着笑说,“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开拍了,效果一定很好。”

    真的不是搞她吗?

    她很无奈。

    旁边的悦一沉也很无奈。

    吻戏和床戏什么的,即便是借位也不可以!

    事后他试图去贿赂桔姐,结果对方倒是对他为什么要替换主角感兴趣,分明有他不承认“恋情”就不同意换的势头。

    悦一沉也不恋战,立刻就转移了目标和策略。

    ***

    为了让这部宣传片看起来高大上一点,桔姐还专门租了一个摄影基地,然后拉猪仔一样的把他们全拉过去了。

    “我就只租了一天,今天能拍多少拍多少,剩下的就完全靠后期了,你们抓紧时间啊。”她把他们赶下车,“你们跟着摄影老师走,快快快。”

    司栗还在努力的背台词,被问“女主角”去哪了的时候,她还没搞清楚状况。

    “小孙在群里说自己不舒服,去医院了。”一个女生说,“嗨呀好气啊,临时出这种状况。”

    桔姐忙得焦头烂额,还在努力分配人员的时候,悦一沉走过去,“缺人了?我可以上啊,台词我记得。”

    桔姐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好家伙,你搞的鬼吧?”

    悦一沉手握成拳,放在嘴边清咳了一声,“不是赶时间?还不开始的话今天就拍不完了。”

    她只能临时把“女主角”更换成悦一沉。

    司栗换好服装出来的时候,看到床上的人是悦一沉时,整个人都傻了。

    无助地望向桔姐,后者递给她一个赶快开始的表情。

    周围除了摄影师和工作人员,还有工作室的一大部分同事,都憋着笑在围观。

    司栗的内心是崩溃的。

    麻蛋为什么换人了啊啊啊为什么换人也不和她说一声啊啊啊啊。

    悦一沉靠坐在床头抽烟,烟雾中眼神迷离,仿佛带着勾人的钩子,让人心痒痒的。

    司栗不知道为什么,脚都是软的。

    她恍恍惚惚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还未来得及念台词,悦一沉就已经凑过来了。

    他似乎念了一句台词,但她完全没有听清,他靠得那么近,让她心跳骤停,完全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悦一沉的嘴唇从她的耳畔擦过,流连到她的嘴边,轻呼一口气,烟雾上升,摄影机在右后方,从这个角度看,两个人就像在接吻。

    司栗完全僵住了。

    然后就在她恍恍惚惚的时候,他又伸手,将她的手带到自己胸前,然后缓缓往下滑。

    电影里,这一段是不可描述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