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悦一沉倒是比她理智得多,细细分析:“你曾经说过你是因为喝了你爸爸抽屉里的东西才变成这样的,我觉得他应该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司栗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知道还好,万一不知道呢?”

    悦一沉抓住她的手阻止她自虐,温柔地说:“别担心,我会帮你解释。”

    司栗烦躁的情绪终于被捋顺了点,顿了顿又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短信发出去不到十分钟他就赶来了。

    “和朋友在外面吃宵夜。”

    “难怪一大股酒味,还有撸串的味道,真是糟蹋了身上这套手工西服。”

    悦一沉笑了笑,侧身撑着脑袋看她,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司栗其实有些恼火的,做了几天成年司栗的她,有些难转变回小孩子的心性,所以悦一沉对小可爱满满的爱意几乎压得她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还敏锐地感觉到,悦一沉对小可爱的喜欢,又升华了一点。

    可能这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但她又格外的享受他的温柔。

    司栗忍不住暗骂了自己一声犯贱,朝他递过去空的酸奶盒子:“再来一瓶。”

    悦一沉接过瓶子随手搁在桌上,揉了揉她的脑袋:“不许喝了,再喝要拉肚子了。”然后将她抱起来:“回去睡觉。”

    天塌下来了也要睡觉,悦一沉抱着她往回走,没走几步她就头一歪,在他肩上睡过去了。

    悦一沉身上这件衬衣是当初他给她剪了头发洗澡换下来的,她后来悄悄蹲厕所洗了放她衣柜里。所以衣服上大多都是她的味道,混合了啤酒烧烤,以及一点点的他身上独有的木质香水味。

    让人安心。

    悦一沉的肩膀宽阔,步伐稳当,司栗糊里糊涂中不免想:万一一辈子都这模样了,那是跟着她爸还是跟着悦一沉?

    真真是难以抉择。

    这么一想,反倒也安稳了,无论怎么样都是有人照顾的。

    司国庆已经年过半百,这次回来不仅带回了重大研究成果,也打算自此止步,向上头提了提前退休,在家催婚等着抱外孙。

    悦一沉抱着她刚刚走到楼底下,就看到穿着背心大裤衩的司国庆,显然是出来堵女儿的。

    他料想得到女儿大半夜不在家是出来约会了,但没想到碰见了悦一沉。

    而且她女儿还不见踪迹。

    司国庆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小悦啊,你怎么在这?”

    悦一沉没打算隐瞒他:“给你把女儿抱回来。”

    司栗在他怀里,似睡非睡间被他说话时微微震荡的胸腔弄醒了,睁眼被光线晃到,还往他怀里钻了钻,而后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立即愣住。

    缓缓转头,就看到她爸关公似的站在那里。

    “司栗?”司国庆显然糊涂了,“什么?”

    悦一沉低头看了一眼司栗示意,她只能小声开口:“先回家再说。”

    司国庆糊里糊涂的跟着他们进了电梯,电梯里灯光比较足,他多看了悦一沉怀里的人儿两眼,而后蓦地想起什么,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神情落入另外两人眼里,他们对视了一眼。

    看来悦一沉料想得不错,她爸果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不仅知道,还非常快速且冷静的接受了司栗变小的事实,把她的脸都要掐烂:“叫你瞎吃东西!”

    悦一沉连忙把她抱回来,瞧着被他掐过的地方红了,十分心疼。

    真是亲爹。

    “所以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有没有毒?”司栗最紧张这个。

    “毒是没有。”司国庆说,又有些犹豫地看了悦一沉一眼。

    悦一沉了然,显然他不适合在这了,便看了司栗一眼打算离开,却被小手抓住衣角:“爸,没事,你说吧。”

    司国庆顿了顿,这才开口,但话也说得颠三倒四,想来是时间久远,他也不能完全回忆起来。

    司国庆常年在外考古,这瓶东西却是许多年前,他在一个古庙里意外发现的。白瓷瓶装着半瓶液体随意搁在角落,他们一并随着别的文物上交了。那一次是他们考古队收获最大的,包括装这液体的瓶子也是罕见的白瓷双龙耳瓶。但老教授们一致认定这液体并不特殊,多半只是瓶子没处理干净,或者是长年累月留下的露水。

    后来司国庆也带着这一小瓶液体四处查验,报告全都显示这只是普通的水,只不过含氧成分比较高。

    当时只有一个实验室的实习生开玩笑道:“那个年代的人多追求长生不老,可能这是一瓶神仙水,司队不如试试,没准就返老还童了。”

    他没再怀疑,但也没有丢掉,就将剩下的随手用小瓶装了拿回家了。

    倒没想到司栗阴差阳错寻出来喝了,更没想到让那个实习生一语成谶。

    司栗听得头皮发麻,古时候的长生不老药?那不都是铅汞之类的重金属吗?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啥。

    会不会根本不是返老还童,而是回光返照?

    悦一沉看司栗脸色都变了,连声安抚:“别担心,明天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不会有问题。”

    “对,就算是有毒,这一点剂量也没事。”

    悦一沉扶额。

    司栗忍不住瞪他:“所以你为什么要把东西乱放!”

    “我放得好好的,谁知道你会去翻?”

    两父女几乎要打起来了,司栗又越想越害怕,眼圈都红了。

    两个男人方寸大乱,手忙脚乱的哄:“乖,别怕,有我。”

    “有爸爸呢。”

    司栗扑进司国庆怀里,几个月来没有想,不敢想的恐惧让她在这一刻完全崩溃,抱着司国庆的脖子痛快地哭了出来。

    悦一沉站在一侧,手微微抬着,还是要抱她的姿势,但她已经扑进另外一个怀里了。

    听着那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的哭声,悦一沉既心疼又失落。

    她爸爸回来了。

    她不需要他了。

    一夜之间,恋爱又失恋。

    司栗变成小可爱了,不能和他谈恋爱了。

    小可爱有爸爸了,不需要他了。

    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第55章 Chapter55

    他们两都哄不住,只能由着她哭了半天, 哭到眼睛都肿了, 最后才累得睡过去了。

    司国庆抱着她回房时, 悦一沉悄悄走了。

    回家后狠狠睡了一觉, 起来后除了想见她,再没有别的情绪。

    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又往司栗家跑,到门口了要拿钥匙开门时, 门却由里开了,司国庆提着垃圾, 有些诧异地望着他。

    悦一沉连忙藏起手中的钥匙, 朝他笑了笑:“叔叔早, 司栗起了吗?”

    司国庆将垃圾袋放在门口,点头道:“早起啦,这会都该买菜回来了。”

    悦一沉微微一怔,没听明白, “她去买菜?一个人吗?”

    “恩。”司国庆不以为然:“她这么大的时候都会自己泡面吃了呢,别说都已经二十好几了, 对了你吃早餐没有?”

    “……”

    悦一沉转身就下楼。

    让她一个人去买菜?这爸爸也真是心大!

    菜市场里熙熙攘攘, 买菜的讨价还价卖菜的吆喝不断,吵得悦一沉脑仁疼,但好在没找多久就看到了那个小身影。

    司栗正站在一个肉摊前买牛肉, 因为身高不到摊子,卖肉的老板娘不得不拿着肉走出来让她选。

    旁边摊子的人还在逗她:“哎哟小姑娘真可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瞧她一本正经的选肉付钱, 悦一沉是又好气又好笑。

    他站在路边,虽然戴了帽子和口罩,但身材高挑,气质逼人,司栗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他了。

    她哭了一晚上,早上一睁眼就看到爸爸,自然心情好了许多,连出来买菜都是一蹦一跳的,这会抬眼又看到悦一沉,更是喜笑颜开,朝他挥舞着小胳膊:“悦!”

    男人望着她,眉眼间皆是无奈,刚要走过去,司栗就已经接过老板娘手里的钱和肉,一路飞奔过来。

    悦一沉习惯性地弯腰伸手要抱她,小家伙却在他面前硬生生地止住了步子,悦一沉今天仍然穿着纤尘不染的白衬衣,但她手上拿着钱提着菜,不太干净。

    他没等到她扑过来,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阵,而后又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步,接过她手里的菜,温柔地把她抱起来。

    “以后不许一个人来买菜了,听到没有?”回去的路上悦一沉一直在念叨:“之前给你看的新闻都白看了?”

    司栗不敢辩驳,乖乖把头靠在他肩窝,软糯糯地答:“知道了,以后不敢了。”

    她这么乖,悦一沉哪里舍得再训。

    两人回到家时司国庆正眯着眼睛用她的平板看电视,正巧看的是她上的那期《大现场》。悦一沉立刻用眼神询问:“你告诉他了?”

    司栗点点头。

    她几乎一晚上没睡,都在和他说她这段神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