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她刚刚都忘记问了。

    “小绒绒,你见过的。”

    司栗想起来了,就是拍《孤独的心灵》时碰到的那个小演员。

    “小绒绒啊,她很可爱的。”

    “是很可爱。”

    司栗无端有些失落,“和你组队肯定也有很多人喜欢”

    悦一沉心下了然,忍不住捏捏她的脸:“这么大的醋味呀?”

    司栗想了想,她确实是有些吃醋。

    她被悦一沉宠得太厉害了,现在居然容不下任何人站在他旁边,也没法接受他去喜欢别人。

    “我也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