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脸上了车:“虞纪我是你的粉丝!等下能不能给你拍张照?”

    “当然可以。”虞纪笑着说:“就是不知道我来接你们算不算违反你们的规定。”

    编剧连连摇头,“不会不会!你来是我们的荣幸!”

    不仅是荣幸,还会引爆收视率啊,真的太给力了,最强外援啊!

    虞纪说他是想来送小可爱的,节目组邀请了虞纪好几次,但虞纪发展方向不在综艺节目,也实在是档期空不出来,只能婉拒了。

    “我也很遗憾啊。”虞纪说,先是把他们节目一通夸,然后又说非常想和小可爱去旅游。

    悦一沉在后座给司栗涂唇膏,眼也不抬地说:“小可爱不想和你去旅游。”

    虞纪特认真地问编剧:“我能把这男人丢下车么?”

    编剧噗嗤一声笑了。

    到了机场之后一行人下了车,虞纪绕到后边帮他们拎行李。

    “我等会还有点事,不然就陪你们进去了。”

    悦一沉立刻说:“好的谢谢你了再见。”

    虞纪弯腰把司栗抱起来,唔了一声:“好像胖了。”

    司栗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了。

    虞纪趁她不注意偷亲了她一口,“回来请你吃火锅。”

    司栗愣了一下,脸马上红了。

    “哎哟,还会脸红啊,真可爱。”虞纪忍不住逗她,“再亲一口。”

    悦一沉已经伸手把她接过去了,“行了,我们进去了。”

    虞纪皱眉,“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悦一沉和编剧说了一声,“我们进去吧。”

    编剧看他抱着小可爱,连忙帮他推另外一个箱子。

    司栗趴在悦一沉肩头,冲虞纪挥挥手,“虞纪哥哥,白白。”

    虞纪朝她比了一个飞吻。

    司栗又脸红了。

    这个人真是个行走的荷尔蒙。

    悦一沉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第60章 Chapter60

    他们几人不是最早的,钟导已经在现场了, 比他们早的还有一个嘉宾, 是去年奥运会游泳冠军, 外形俊美, 气质阳光,身材超级好。

    悦一沉抱着司栗过去和钟导打了声招呼,钟导忙着统筹现场, 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冠军性格比较热情,一见他们就上前来打招呼了, 说自己不仅是悦一沉的粉丝, 也是小可爱的粉丝, 微博还关注了她。

    “我也关注你了。”司栗小声说,脸还红扑扑的。

    他笑了一下,问悦一沉:“我能抱抱她吗?一直觉得她好像棉花糖,抱起来肯定很舒服。”

    司栗立刻朝他伸手, 也不等悦一沉开口。

    这冠军就是昨晚她说喜欢的那一位。

    之后他们两一直在讲话,他还教她蝶泳, 手把手的纠正她的姿势。

    悦一沉坐在对面看着, 有些怨那些迟到的嘉宾,要不是有人迟到,他们早就开始录制了, 根本不用在这让他有机会接触他的小可爱。

    好在小绒绒很快就到了,她一来就跑到司栗旁边和她说话,司栗也总算没有再学那该死的蝶泳。

    参与节目录制的一共有六组嘉宾, 节目组拟了三个出行地点,一个是一个是夏威夷,一个是瑞士,剩下一个是国内。

    钟导问了一圈,小朋友们都想去夏威夷,只有司栗说想去瑞士,男人们则表示无所谓。反正是没人想留在国内的。

    “两个旅游地点倒是没有高低之分,但小朋友们都喜欢夏威夷,所以夏威夷还算抢手。”钟利笑着说:“所以一会的游戏不仅可以为大家获取旅行经费,经费最高的还可以有优先选择地点的权利。”

    随后节目组公布了所有人的经费。

    成年男嘉宾里前一晚获取经费最多的是悦一沉,其次是游泳冠军。但悦一沉因为早上花了两百块钱吃早餐,所以现在的经费总额屈居第三。如果不是因为有虞纪来送他们,悦一沉恐怕就要垫底了。

    小孩里边小绒绒最厉害,获得了八十块,其他的小朋友都是四五十。

    她垫底了。

    真是有些尴尬。

    所有嘉宾到齐时,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小时。

    节目组有经验,多预留了时间,但游戏环节仍然有些紧凑。

    小嘉宾这边的游戏设置是画画,根据指定画出相应的东西,然后在机场寻找特定的群众,被认出来就算通过。

    司栗觉得她做这些任务都像作弊,但也深知不能大意,昨天晚上就是大意了。

    悦一沉和游泳冠军都朝她比大拇指鼓励她。

    几个小朋友分别开始游戏,司栗这边的指示是恐龙,没有照片和图片,是编剧在她耳边说的,全靠她自己想象。

    幸亏这之前悦一沉陪她去看了侏罗纪公园,她很快就画了一个特点突出的简笔画,另一个指令是在机场找到一个金色头发的人,只有他认出画里的东西就算通过了。

    司栗立刻抱着画板往外跑。

    摄影师和编剧跟在后面,悦一沉和游泳冠军也跟上去,但游泳冠军被他的编剧拦住了。

    四个小孩,他们两个都跟着司栗的话,就有一个小孩落单了,不太好看。

    游泳冠军立刻打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理解,停下了脚步。

    这边司栗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

    摄影师扛着机器追得满头大汗,编剧也笑着和悦一沉说:“这小家伙也跑得太快了吧。”

    悦一沉迈着大长腿,倒是很快就追上了她,她已经找到了对象,编剧跟过来时很诧异:“找到了?”而后一抬头便笑了:“原来误打误撞的来了这里。”

    悦一沉莞尔,可不是误打误撞,司栗直接跑到国际通道这里来了。

    虽然此时通道上没人,但是出口处有人接机,恰好那就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妞。

    司栗吭哧吭哧地跑过去,刚要开口询问,就看到那个黑洞洞的摄影机,便活生生地把那句英语咽下去,而后转头巴巴地望着悦一沉。

    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很好,悦一沉一扫刚才“蝶泳”的阴霾,笑着走过去帮她翻译。

    悦一沉的英语说得自然又流利,而且非常口语化,听着就知道是常年往外跑的人。那美女看到帅哥眼睛都亮了,再一低头看到小萝莉,被萌得不行,听清了来意之后立即蹲下来看她的画,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司栗的理解有偏差,那美女居然说是鳄鱼。

    鳄鱼和恐龙差了不止一点点。

    每个路人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猜错了司栗也不气馁,迅速在美女脸上亲了一口说了再见之后转身就跑了。

    她直接跑进了附近的咖啡店,现在还早,咖啡店里人不算多,摄影机跟着她进去,她迅速找准目标,跑到人家面前桌前。

    正在喝咖啡的青年转头看她,朝她微微一笑,取下耳机问她有什么事吗。

    青年金发,符合条件,长得阳光帅气,司栗要被迷晕了,回头想找悦一沉来帮忙,却发现后者在门口就被小粉丝拦住拍照了。

    她赶时间,只能捡最简单的英语说:“打扰了,请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青年看了她的画板一眼,扬了扬眉,问:“这是你的画?真可爱,画的是大象吗?”

    司栗快急哭了,道过谢就要走,走了两步又回头,红着脸问:“可以拍张照吗?”

    小帅哥欣然应允,摄影师都快被笑死,举着摄影机把他们自拍的情景也录了下来。

    然后司栗匆匆往外跑,都没来得及搭理悦一沉,经过刚刚的国际通道又看到那个美女。她似乎接到人了,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大叔,美女朝她招手,然后拉着帅大叔过来。

    “小可爱,没准他能帮你。”美女笑眯眯地说。

    司栗连忙把画板给他看,大叔只看了一眼就道:“是恐龙?”

    司栗兴奋得连说了几个YES,编剧掐了表,跟着司栗一起道谢,而后往回跑。

    她不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另外一个男孩子的指定对象是一米九的男人,恰好那个游泳冠军就是,所以他两分钟内就完成了任务。

    节目组定的规则是第一名三百元,第二名二百元,第三名一百,最后三名都是十元。

    那三个小家伙都快哭了。

    随后公布成年嘉宾的游戏,板子一揭开,几个大男人都要崩溃了。

    “又来俯卧撑?”

    “节目组想不出其他法子了?”

    游泳冠军笑着对镜头说:“导演你出来,我们好好谈一下,保证不打你。”

    “昨天一口气做了几百个,现在手臂都是酸的。搞事情啊?”

    司栗仰头看悦一沉,无声地询问他。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没事。”

    众人怨声载道,但上了贼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几个身形高大,外形英俊的男人在机场空地趴下预备,立刻吸引了一大波观众,把摄影区域团团围起来,怪叫连连,举着手机拍个不停。

    男嘉宾里有个热度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