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的当红小生,朝着人群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女粉丝们立刻乖乖消声。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节目组怕失控,临时将俯卧撑规则改为限时,随着导演一声令下,几个男人立刻开始,登时一阵此起彼伏,荷尔蒙四散,粉丝们都快昏厥了。

    计时结束后导演卖了个关子,没有立即揭晓成绩,而是先宣布组队。

    节目组将昨晚几名男嘉宾选择对应的小嘉宾一一公布,毫无悬念的,悦一沉和司栗是一组,旁边的游泳冠军李优技看起来有些遗憾。

    他抽到了目前资金排名第一的小男孩,直被别的男嘉宾戏称两人是实力组。

    组队后资金整合,悦一沉他们仍然是排在第二。

    排在第一位的李优技组有优先选择目的地的权利,李优技全由小男孩决定。

    那个小男孩选了瑞士。

    所有人都有些吃惊,因为最开始他说想去的是夏威夷。编剧问他为什么选夏威夷,他酷酷地回答:“因为优技哥哥想和小可爱一起。”

    李优技乐了,虽然他非常满意他的这个选择,但还是打趣道:“明明是你喜欢小可爱。”

    所有人选定目的地之后就开始收拾,准备出发了。

    小嘉宾们和父母道别,小绒绒哭了,和李优技一组的小男孩眼圈也有些红,抱着他妈妈的脖子不撒手。

    他爸在旁边逗他:“你看人家小姑娘都不哭。”

    小家伙看了司栗一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死死咬着下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来,看得他妈妈一阵心疼,拉着他到李优技面前拜托了一阵。

    之后编剧递上两组的登机牌,悦一沉只看了一眼便皱眉:“经济舱?”

    “咦?”李优技也凑过来,“你的是经济舱么?我的是头等舱耶。”

    编剧解释:“节目组经费有限,除了目前排名第一的队伍外,其余队伍都是经济舱。”

    悦一沉没再说什么,抱着司栗要去登机,司栗没让他抱,“你的手还有力气嘛?”

    悦一沉笑了,捏捏她的脸:“抱你肯定是有的。”

    司栗仍然不让他抱,他也没坚持,只伸出一只手牵她。

    李优技也抱着陶宁走过来,“小可爱,你和陶宁一起坐好不好?”

    悦一沉和司栗都望向他,李优技和悦一沉解释:“让两个小孩坐头等舱,我和你去坐经济舱。”

    悦一沉还未开口司栗就已经笑着婉拒了:“愿赌服输,我就和悦一沉坐经济舱好了。”

    李优技也笑了,他把陶宁放下来,说:“哟,你还知道愿赌服输呢。其实我是想让你陪陪陶宁,他第一次出远门,我怕他不适应。”

    司栗牵起陶宁的小手,奶声奶气地说:“不用担心,陶宁肯定能适应。”

    陶宁看了她一眼,努力憋住呼之欲出的眼泪,也握紧了她的手。

    第61章 Chapter61

    悦一沉和李优技跟在后头,李优技穿着休闲的POLO衫, 反戴一个鸭舌帽, 悦一沉穿着白衬衣, 方才做俯卧撑时卷起的袖子还未来得及放下, 手臂线条饱满。两人英俊过人,身形高大,一个青春阳光, 一个气质不凡,比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还帅气, 一路上都有人举着手机对着他们。

    编剧提醒他们已经有点迟了, 这两人才一改优哉游哉的姿态, 一人抱起一个娃,迈开长腿朝登机口跑去。

    又引得周围群众一阵尖叫。

    “妈呀李优技已经那么高了,悦一沉居然和他不相上下,我还以为悦一沉才一米八出头。”

    “他的官方身高是一米八五, 这么一看肯定超过了!”

    “啊啊啊啊啊路转粉了!”

    两人一路狂奔,才在起飞前赶上了飞机。

    李优技有意让她和陶宁去头等舱, 但节目组不允许, 虽然两个小孩坐一起会很有爱,但李优技和陶宁两人需要磨合,李优技没有照顾小孩的经验, 这方面更有看点。

    悦一沉牵着司栗走到他们的位置上,这大概是悦一沉第一次坐经济舱,狭窄的座位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束手束脚的他还是费力地拿毯子给她盖脚, 垫护枕。

    飞行一个小时之后空姐来发飞机餐,司栗早就饿了,但是打开饭盒有些失望。

    不仅悦一沉没有坐过经济舱,就连她也已经很久没有坐过经济舱了。那快餐她吃了两口就不愿意吃了,她宁愿饿着,也不想塞一堆垃圾在肚子里堵几个小时。

    悦一沉早有准备,他摸摸她的脑袋,“我带了一块起司蛋糕,你要吃吗?”

    司栗眼睛亮了,“悦一沉你好棒!”

    悦一沉瞧着她,忽然笑了。而后悄悄看了一眼周围,凑过去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司栗微微一怔,有些脸红,“干嘛?”

    “赏一个?”悦一沉仍然笑着,“不然我亲你也是一样的。”

    司栗噢了一声,扯着他的衣袖把他拉过来,大大方方地在他脸颊上叭了一口,退回来的时候咦了一声,“悦一沉你脸红了?”

    悦一沉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把蛋糕递过去,又叫了空姐送果汁来。

    编剧坐在前面,递过来一个信封,示意他们打开。

    悦一沉拆开看了一眼,然后望向司栗。

    信封上说的是他们有一次机会加钱升级到头等舱。但他们身上总共也只有几百块,如果要凑够升级的资金,需要玩一个小游戏。

    在飞机上玩游戏有局限性,也不好大声喧哗影响其余乘客,因此他们玩的是不需要说多少话的心有灵犀,由编剧出题,司栗比划,悦一沉来猜。

    节目组没想到的是,两人默契这么好,而且司栗又足够机智,一口气居然把编剧准备的词卡都猜完了。

    编剧要去办升舱手续时,司栗扯着悦一沉说:“我不想去头等舱。”

    悦一沉立刻反应过来了,笑着问编剧:“我们不升级,请问可以折现吗?”

    编剧愣了一下,“你们真是精明。”

    倒也没说不可以。

    落地的时候一行人去等行李,编剧趁机宣布了最新资金排名,悦一沉这一组一跃到了第一位,李优技费解不已,不明白怎么就被反超了。

    下了飞机之后他们需要自己想办法订酒店,打车。李优技在等行李的时候就和悦一沉沟通好了,他们决定一路同行,不仅省钱还能有个照应,两小孩也不会无聊。

    悦一沉自然是没有穷游的经验的,所以来之前司栗就给他做足了功课,教他研究攻略,在手机上下载好各种软件。

    他们先到的苏黎世,悦一沉在网上订了一家民宿,是一间坐落在利马特河边上的独栋公寓,有阳台和厨房,五百元一晚。

    悦一沉订了三间房,并拜托编剧留下来和司栗睡,编剧欣然应允。

    跟着两组的工作人员一共有十人,有一些大型摄影设备运不过来,只能在本地租借,所以有四人是提前到这边准备的,钟导跟着去了夏威夷,他们这边是一个副导演跟着。

    悦一沉订酒店,李优技负责找车,结果走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的。

    “这边的出租车死贵。”

    “只能包车了。”悦一沉和编剧商量,节目组租了两辆车,其实刚好合适,就是价格不合适。编剧是按照他们租车的费用摊下来和他们算,他们也无力支付。

    协商未果,李优技瞧出了节目组的套路,直接问:“你们干脆给我们指明方向吧。”

    编剧嘿嘿一笑,手指向机场门口不远处在路边卖唱的游吟歌手。

    李优技摊手,望向悦一沉:“我五音不全,你让我表演游泳还差不多。”

    悦一沉也笑:“我只是个演员。”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司栗身上。

    “我只会跳那一支舞。”司栗弱弱地说。

    “已经足够!”李优技兴奋地说,“我手机上就有音乐。”

    他们找了个空地开始放音乐,司栗有些不好意思,两个男人往那一站本来就很抢眼,更不要说陶宁和司栗都是粉雕玉琢的漂亮人儿。许多路过的人都停下来拍照,问他们是不是中国娃娃。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李优技给给司栗打了个眼色,她被赶鸭子上架,只能戴好帽子,走到中间,摆了个酷酷的造型。

    群众里发出欢呼,也有惊讶,大概是没想到跳舞的是小娃娃。

    上次在节目上跳过一次之后,司栗回头看了重播,又对着原版视频复习了动作,所以这一次跳得还算流畅。

    一曲结束,围观群众笑着鼓掌,司栗大汗淋漓,喘着气把帽子摘下来做了个礼,而后将帽子放至地上。立刻就有人上前投币,陆陆续续的居然还把帽子都塞满了。

    李优技盘腿坐在地上数钱,陶宁蹲在旁边看。这边悦一沉在喂司栗喝水,怕她喝急了漏出来,拿手在她下巴上接着。

    摄影师拍了个特写,编剧也在旁边小声笑称:“悦先生,以后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悦一沉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