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看把你小气的,喂我吃饼干也不行,那小宁宁,你喂我。”

    陶宁乖乖掰了一块饼干递过去。

    “好乖。”李优技简直要痛哭流涕了,他今天的隐藏任务就是要陶宁喂他吃东西,没想到会那么顺利,瞬间就二十个法郎到手了。

    他们的第一站要去的地方是教堂,结果李优技走错路,拐进了小道,导航不管用,他们问了好几次路,才绕了个大弯才找回正路。

    到教堂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整个教堂透着昏黄的灯光,宛若罩了一层薄纱,看起来朦胧又圣洁。

    他们在教堂门口完成了指定拍照动作,获取了部分路费返还。

    之后他们返回市区,找了一间餐厅共进晚餐。

    餐厅是悦一沉推荐的,牛排非常鲜嫩,服务员也特别帅,四人吃得很尽兴,结账的时候才发觉大事不妙。

    一顿饭就去了几百个俯卧撑。

    出了餐厅后大家安排了一下之后的行程。他们手上的法郎所剩无几,不能去远的地方了,倒是附近有一个博物馆,陶宁看起来还蛮想去的,所以李优技决定带他过去。

    “你们要一起吗?”

    “我想带她在附近逛逛。”悦一沉道,这条街区背后就是着名的商圈,她一定更想过去那边。

    司栗大概能猜到他是要带她去逛街,眼睛都亮了。

    “那行。”李优技也不勉强,“那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不用,走过去也不远。”悦一沉说,“你们直接去博物馆,省油。”

    李优技笑了,“真行,那我们逛完博物馆再来接你们。”

    节目组也兵分两路,只留三个人跟着他们。

    人少了一半,司栗轻松许多,但逛街的时候被机器跟着,还是有些不自在。

    悦一沉倒是安然自若,牵着她轻车熟路地穿过路口,走到那一片热闹的街区。

    他们不能逛太久,就只在外面走了一圈,司栗看到路边有卖手工冰淇淋的店,只看了一眼就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了,走出好久才拉着悦一沉说:“悦一沉,我口渴了。”

    “恩?”悦一沉低头看她,“刚刚在餐厅你不是喝了水了?”

    “还是渴。”

    悦一沉抱着她到前面的便利店买水,拧开给她她却扭开头不喝了。

    “怎么了?”悦一沉拧好瓶盖,“不想要这个?那给你买牛奶?”

    司栗蔫蔫地摇头,“热。”

    悦一沉顿了顿,伸手摸摸她的脸蛋,“不热啊。”

    “热。”司栗不依不饶起来,“又渴又热。”

    悦一沉连忙哄:“那我们回去休息。”

    司栗自然是不愿意回去的,当下就在人来人往的街头闹了起来。

    她真是为了那50个法郎拼了。

    悦一沉还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也没见过司栗这个样子。虽然说小孩子会闹很正常,但是司栗会闹……那就很不正常了。

    毕竟是节目,摄像头还对着他们,他只能弯下腰耐心地哄:“乖,是哪里不舒服吗?”

    司栗来来回回只会说那两个字:“热,渴。”

    悦一沉立刻就想起方才路过的冰淇淋店,稍作联想,已经了然,于是笑着捏起司栗的下巴,“想吃冰淇淋?”

    司栗还没反应过来,又见他嘴角弧度扩大。

    “想都不要想。”

    司栗气得想吐血,他还不如没猜出来呢。

    “走,前面有一家书店,我们去逛逛。”

    司栗连忙蹲在地上,不愿意动,只眼巴巴地望着他。

    悦一沉伸手想抱她,却被拍开手。

    镜头对着她,她的情绪说来就来,眼眶立刻泛起泪花,撇着嘴委委屈屈的样子。

    悦一沉叹气,“不买就不走了是不是?”

    司栗点头。

    悦一沉撒手,“那你就在这呆着吧。”

    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了。

    编剧和摄影师都是一愣,一个去追他,一个留下来拍小可爱。

    虽然是在录节目,但这也确实是她第一次被他抛下,还是这么突然,司栗愣了一下,望着悦一沉远去的背影,而后眼眶里的泪珠就开始一滴滴的往下落,肩膀一抽一抽的,偏偏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跟只小猫似的,摄影师都心疼了。

    另一边的悦一沉走到街角暗处回头,编剧连忙道:“小张跟着,别担心。”

    悦一沉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真是……”

    “悦先生,你真的不给她买么?”

    “我是不想买,但不买她今晚一定不会走了。”悦一沉朝她笑笑:“只是我身上钱不够了。”

    编剧反应过来,也笑:“你在她面前毫无原则可言。”

    “所以节目组能借我点钱吗?晚上我回去做俯卧撑还。”

    编剧被他逗笑了:“你还能做吗?”

    “不能也得撑着。”

    编剧借了钱给他,他立刻往回走,经过司栗身边的时候一把将她捞起抱在怀里,大步流星地往冰淇淋店走去。

    司栗仍然愣愣的,被抱到粉白色的冰淇淋店门口时仍然还张着小嘴,眼泪挂在眼角要落不落的。

    悦一沉伸手替她拭去泪珠,笑她:“多大个人了还哭。”

    很稀疏平常的一句话,但是套在司栗身上,就真的让她有些感到一丝羞耻了。

    她……挺大的了。

    “想吃什么味道的?”悦一沉问她。

    她不敢做声,他便做主给她买了草莓味的,然后递给她:“只能吃一口。”

    司栗没有接。

    他笑了,“还生气呢?”

    她摇摇头。

    “那就快吃一口,都要化了。”

    司栗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她的小舌头跟冰淇淋的颜色一样,但一个是冰的,一个是暖的。

    “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今天只是为了节目效果。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是因为节目。

    第63章 Chapter63

    晚上回去的时候编剧把做任务的钱给她了,但是只有30法郎, 因为导演认为她暗示了悦一沉。

    司栗觉得节目组在欺负她, 气得一晚上没和编剧说话。

    那边悦一沉洗完澡之后打算做俯卧撑还钱, 编剧及时提醒他:“你今天还有任务没做, 做了任务就不用俯卧撑还钱了。”

    悦一沉微微一怔,而后笑了:“让小可爱唱歌?这个真的不用指望了,我还是做俯卧撑吧。”

    “真的这么难吗?”编剧问:“她就从来没唱过歌?”

    “真没有, 我估计只有她父母才听过。”

    “去试一试。”编剧劝他,“小可爱刚刚洗完澡, 还在玩手机。”

    屋里到处是摄像头, 悦一沉本来就在想要寻个什么理由过去找她玩, 编剧这么一说他就立刻泡了牛奶动身了。

    司栗正趴在床上玩消消乐,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就知道是谁来了,立刻麻溜地坐起来,但仍然被揉了揉脑袋:“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床上玩手机了。”

    司栗嘿嘿一笑, 接过牛奶喝光,又问他:“手臂没事吧?”

    悦一沉扬眉, 找到一个台阶连忙就下:“有点疼, 好像伤到肌肉了。”

    “啊?”司栗吓了一跳,“真的吗?需不需要去医院看一下?你跟导演说了吗?”

    “没事。”悦一沉又见不得她着急,“你唱首歌哄哄我就好了。”

    司栗本来还在扯他的袖子想看他的手, 闻言立刻打住,狐疑地望向他:“什么?”

    “我想听唯唯经常唱的那首歌。”

    司栗被气笑了,“谁答应要唱歌了?你还点上歌了。”

    男人难得的开始撒娇, “唱嘛,我今天好累了,你唱首歌给我听我就回去了休息了。”

    他要她唱歌和她要他买冰淇淋是一样的,都有点不符合人设,司栗当然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节目组的任务了。但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能答应。

    “我不会唱歌。”

    “就哼几句。”

    “不会,你手疼吗?我给你揉揉。”

    悦一沉无奈,把手递给她,“揉吧。”

    揉手臂和唱歌让他选他当然选揉手臂,司栗胖乎乎的小手在他手臂上那么一抓一揉,他就真的觉得肌肉没那么酸痛了。

    揉完回去继续做俯卧撑。

    悦一沉要走的时候司栗拉住他,把编剧给她的钱交给他。

    悦一沉自然要问:“哪里来的钱?”

    “做任务获得的,这是冰淇淋钱。”

    “冰淇淋没有那么贵。”悦一沉笑着问。

    “还有晚饭钱,车费什么的。”司栗其实根本不需要和他解释,但对着摄像头她得解释,“我这两天赚的钱都很少,一直在用你的,还要吃冰淇淋,你的钱根本不够。”

    悦一沉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钱什么钱,别想着钱了,肯定够的。”

    回去之后他没有拿司栗的钱还给编剧,而是又做了俯卧撑。一边做一边想,如果明天的任务还是俯卧撑,那他肯定要砸机器了。

    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