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没睁眼,直到有两只小手摇了摇她的胳膊, 她才醒过来,揉着眼睛回头, “恩?”

    是陶宁,他站在床边抽噎着:“姐姐, 我做噩梦了,我好怕。”

    司栗连忙开了床头灯, 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安慰他:“别怕,只是做梦而已。”

    陶宁仍然紧紧攥着她的衣角,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司栗心疼极了,掀开被子说:“上来和姐姐睡。”

    陶宁手脚麻利地爬上她的床, 头挨着她,紧紧抱着她的手臂, 没一会又睡着了。

    司栗关了灯,替他掖好被子之后也抱着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优技起床没看到陶宁,差点疯了,到悦一沉房里没看到,又慌慌张张要跑出去问编剧,被悦一沉拉住了, “到小可爱房里看看。”

    两人都不需要敲门,就看到了两个挤在一个枕头上呼呼大睡的小家伙。

    吃早餐的时候悦一沉问起来,司栗悄悄在他耳边说:“我让你过来跟我睡你不来,我一个人怕,所以把他抱过来了。”

    满嘴胡话,悦一沉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回去之后你赶我我都不会走了。”

    司栗登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有些脸红,小声辩驳:“我开玩笑的。”

    悦一沉像是没有听到,伸手帮李优技递纸巾。

    吃过早餐之后一行人往滑雪场去。

    节目组又作妖,问他们是要租滑雪服还是买新的。

    “试问有谁不喜欢新的?”李优技无语极了,“又是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编剧笑眯眯地给他们分发写字题板。

    李优技靠了一声,“我一看到她这样笑就毛骨悚然!”

    “请你们在题板上写出各自队员刚刚早餐吃过的食物,完全答对节目组才赞助你们买新的滑雪服。”

    李优技捂脸:“刚刚吃的是自助餐啊大佬!”

    小可爱和悦一沉还好,他和陶宁可是吃的巨多啊。

    “小可爱和陶宁的早餐都是你们帮忙取的。”编剧提醒他。

    李优技简直要翻白眼了,“陶宁非常挑食,我捡了那么多,一大半他都没吃,都让我吃掉了。”

    所以四个人吃的种类最多的算是李优技,可算是为难陶宁了。

    悦一沉第一个完成答题,其次是司栗和李优技,陶宁最末,悦一沉自然是完全答对的。

    导演调侃道:“估计你问他自己吃了什么他都不一定能回答正确。”

    爆冷门的居然是陶宁,李优技吃的十一种菜式他完全答对了。李优技和司栗蹲在雪地上画圈圈,气压极低。

    悦一沉把穿新滑雪服的资格让给了司栗,他和李优技两个人去租。司栗本来还有些闷闷不乐,但到了滑雪场之后就彻底疯了。

    两组人先是在小坡上坐轮胎滑下去,司栗坐在悦一沉怀里,叫得悦一沉耳膜都快破了。又不等节目组开口,两个小孩就直接要比赛,悦一沉和李优技自然得伺候着,再次往下滑的时候司栗这组的轮胎颠了一下,整个都抛起来了,吓得司栗搂紧了悦一沉的脖子。

    于是听到了悦一沉难得爽朗的笑声。

    司栗抬头,一眼就看到他洁白的下巴,红润的薄唇,还有低头看她时温柔的眼眸。

    司栗整个人都开始发烫。

    导致她在接下来的任务环节都没法专心完成。

    这一天就在滑雪场度过了,夜幕低垂的时候陶宁都不愿意走。

    这一天是瑞士行的最后一天,节目组包下了一个餐馆,大家狂欢了一整夜。最后李优技是被扛回屋的,悦一沉也喝了不少,只是看起来面色无异,抱着司栗牵着陶宁和大家说了晚安之后就回房了。

    陶宁仍然要和司栗睡,悦一沉本来想把他拉出去,但司栗已经坐在床上拍了拍枕头:“快上来。”

    悦一沉看着两个小家伙都睡下了,才替他们关了灯出去。

    他睡得不算沉,大概是三点钟的时候,他察觉到枕边的手机亮了一下,立刻就醒了过来。

    短信是小可爱发过来的。

    ——我又变回来了QAQ。

    悦一沉立刻坐起来回复她:在哪?

    ——还在房间,有摄像头,我不敢乱动。

    悦一沉匆忙拿了一件外套出去,穿过客厅来到司栗的门前,她还缩在被窝里一动不敢动。

    她房间里有两个摄像头,但只有一个是夜视的,挂在墙角。

    悦一沉站在床位隔着被子碰了碰她的脚,待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之后给她打了一个手势。

    之后他走到墙边扯了一下窗帘,趁着窗帘遮住摄像头的瞬间司栗爬下床往门口跑。

    卧室门口算是一个死角,但离开了那块地方也是处处都有摄像头,所以她窝在门口没敢再往外走。

    悦一沉松开窗帘走过去,先是给她披上外套,而后才低声道:“到我房间去。”

    “可是你房间也有摄像头。”

    “来。”悦一沉揽着她的腰,不由分说往那边去。

    进屋后悦一沉就拿浴巾盖住了所有摄像头,而后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衣服递给她,“先把衣服换上。”

    司栗抹黑套上衣服,发现还有内衣内裤,难免讶异:“你居然准备了这个。”

    她虽然自己也备有,但刚才的情况根本不容许她去拿衣服。

    悦一沉含糊地应了一声。

    司栗忍不住笑:“你就不怕被人翻出来?”

    万一过安检的时候被抽检了呢?

    “我行李箱里装着一套我女朋友的衣服,有什么问题?”

    虽然知道这是她针对她提出的问题准备的措辞,也还是被戳到了。

    “将就着在我这里睡一下吧。”悦一沉说。“你早点睡,我很快就回来。”

    司栗看着他在穿外套,忍不住问:“你要去哪?”

    他笑了一下,“狸猫换太子。”

    他说完就走了。

    有悦一沉在,她完全不担心被发现或者是什么别的问题,几乎是一沾到悦一沉的枕头就立刻睡着了。

    过了许久他才回来,带着一点室外的寒气,似乎是怕吵醒她了,他进来后又立刻想出去。

    “悦一沉。”司栗在床上小声叫了一声,“你回来了?”

    他嗯了一声往回走,来到床前给她掖了掖被角,“没睡着?”

    “睡着了。”她迷迷糊糊道,“你上来睡一会吧,明天要坐好久的飞机。”

    悦一沉顿了顿,没有开口提醒她,脱掉外套便上了床。

    他怕把寒气带给她,所以只靠着床沿,倒是女人的手在被窝里摸索了一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给他取暖。

    悦一沉忍不住靠过去,在她头顶温柔地落下一个吻。

    这个吻轻飘飘的,司栗也还未睡醒,所以根本就没有察觉,在有男人身上冷冽香气的被窝里,又迅速睡着了。

    早上两人是在陶宁的哭声中醒过来的。

    李优技抱着他来敲悦一沉的门,门开之后立即问道:“小可爱在你这屋吗?”

    悦一沉微微一怔,“怎么了?”

    “小可爱不在房里,陶宁一早起来没看到她就哭了。”

    编剧也正在客厅打电话找小可爱。

    “昨天晚上我把她送走了。”悦一沉笑着给陶宁擦眼泪,“她爸妈过来看她,没什么事。”

    编剧在一边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都。”

    又有人着急忙慌地来敲门,编剧一开门他就在门口汇报:“好像是悦先生抱走的,然后晚上还有个女人过来了……”他话说一半,看到编剧背后的悦一沉,连忙打住话头,表情有些尴尬,“那什么,我先回去收拾了。”

    节目已经录制结束,这就完全是别人的私事了,编剧也不好再打扰,红着脸出去了。

    李优技在旁边挑一挑眉:“女人?那天晚上给你房卡那个?啧……”

    他们前天在餐厅做任务时有个女人大胆地向他示爱,还给他塞了房卡。

    悦一沉瞧这就像一副想歪了的表情,好笑地解释:“我女朋友。”

    李优技恍然大悟,“飞过来找你的?”

    他嗯了一声。

    简直虐狗,“这种女朋友哪里买的?给我来一打好吗?”

    悦一沉忍不住笑了一声,“限量版,只此一只,绝无仅有。”

    李优技直接被这句话虐成了渣渣。

    赶走了李优技,悦一沉才关门回头。

    司栗扯着被子坐在他床头,眼神有些闪躲,显然是听到了他刚刚说的话。

    他只给他带了一件衬衫和牛仔裤,没有给她带外套,只能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一件羊毛呢子大衣递过去,“先将就着穿一下,李优技他们下楼吃早餐了。”

    司栗慢吞吞地起床穿衣服,而后出去洗漱,洗脸的时候悦一沉也跟过来了,就站在她旁边刷牙。

    她先洗漱完,正要出去的时候听得大门一声响,连忙又退回来。

    “悦一沉?”李优技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悦一沉把司栗拉至身后,打开门走出去,“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