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问你跟我们走吗?”

    “你们先走。”

    李优技嘿嘿一笑,“我就知道,对了,你等会要不要解释一下?组里小姑娘都在嚼舌根,说你约炮什么的。”

    司栗以为以悦一沉的性格,肯定会淡淡说一句:“随便他们。”

    谁知他却是说:“恩,等会我会说明。”

    诶?说明什么?

    “你等我退群再解释好吗?我不想一早上连遭三击。”

    再次听到门响之后司栗才探头出去。

    悦一沉笑了,“已经走了,不过等会应该会回来收拾行李,所以你要和我下去吃早餐吗?”

    当然,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两人一道出门,悦一沉的衣服很宽大,下摆到膝盖,袖子也完全盖住了手,电梯门的镜面里的她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胜在暖和,她也就不嫌弃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门打开的时候电梯里的一干人都愣住了。

    正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悦一沉你去吃早餐呀?”有人问。

    悦一沉嗯了一声,“你们吃好了?”

    “吃好了吃好了。”他们陆陆续续地走出来,有些人眼观鼻鼻观心,只有几个没眼力见的在偷瞄司栗。

    悦一沉笑了笑,和他们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司栗。”

    第66章 Chapter66

    那群人炸了。

    司栗也炸了。

    你介绍就算了你说名字干什么!

    “女, 女朋友吗?”

    悦一沉笑眯眯的,“恩, 是我助理。”

    几个小姑娘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助理!”

    “哇, 好羡慕呀。”

    “专门飞过来探班吗?”

    “真好,刚好节目录完了又能去玩一圈。”

    和他们告别之后两人进了电梯,司栗伸手在悦一沉面前晃了晃。

    悦一沉:“怎么了?”

    “我看一下你的鼻子长多长了。”

    悦一沉被逗笑了, 捉住她的手, “不然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解释?”

    “万一被人爆料出去怎么办?”

    “你要相信我们的网宣组。”

    司栗翻白眼, “所以你为什么要报我的名字!”

    组里的工作人员倒是有职业素养,没有在网上乱说话, 大家吃过早餐之后就收拾行李准备去机场了。

    这一次司栗被滞留了。

    她来时的证件是悦一沉着手办理的, 现在她变回来了, 自然不能用原本订的机票回去, 只能等她再变回小可爱了。

    “今天还想去滑雪吗?”悦一沉问她。

    司栗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 抬眼看他:“你都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万一我变不回去了,那可能要一直被滞留在这边了。”

    悦一沉笑了:“这边不好吗?雪山脚下,冬天白雪皑皑,喝酒泡浴,夏天绿草茵茵, 骑马游泳。”

    司栗居然被他说得有些心动了, “噢,那你走吧,我这辈子就窝这里了。”

    他挑眉, “谁说我要走了?”

    司栗笑了一下,开玩笑道:“你也打算和我在这里隐居?”

    悦一沉望着她,表情很认真,“你不想要我陪着吗?”

    她又被他说得哑口了,短短一分钟内心动了两次,实在是有些不妙。

    司栗站起来,“去滑雪吧。”

    变回成年人之后她不再需要悦一沉帮她穿鞋子,也不需要他拉着到滑雪场。

    司栗一边费劲地弯腰给自己穿鞋,一边有些遗憾。

    正想着曹操,曹操就到了。悦一沉推门进来,“穿好没有?”

    “好了好了。”

    话音未落,悦一沉就自她身前蹲下,伸手替她整理裤脚和鞋带,“怎么绑得乱七八糟的?”

    “不是挺好的?还蝴蝶结呢。”

    悦一沉似乎顿了顿,再抬头看她:“还是你自己来,我不会绑蝴蝶结。”

    司栗连忙求爷爷告奶奶:“您来,您来,蝴蝶结好看不实用。”

    他们到滑雪场滑了半天,悦一沉一直跟在她后面,看她停下了才跟过来:“怎么了?”

    司栗喘大气,“好累,想回去了。”

    “……你连小可爱都不如。”

    第一天小可爱滑了一天都没喊累。

    “是啊,我是老人家,我先回去了。”她实在没力气了,转身往回滑,没几步又被人拉住胳膊,“走这边近一点。”

    “你去滑你的不用管我啦。”

    “你认路吗?”

    一句话就服输。

    两人回了酒店,司栗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热水澡,穿衣服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腹间的游泳圈,气得想把镜子砸了。

    出去时悦一沉也已经洗浴完毕,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领口松垮,隐约可见里面线条流畅的肌理。

    司栗忽然觉得室内温度有些高了。

    那边的人还浑然不觉,抬眼看到她出来了,笑着道:“我让酒店送了午餐上来,烤肉和面,可以吗?”

    “当然可以。”

    “去把头发吹干再过来。”

    她再出来的时候悦一沉已经把食物都摆放好了,桌子就在落地窗旁,临窗便可眺望不远处的雪山。他正在起红酒,背影修长,动作优雅,听到她出来的声音头也不回道:“桌上有车厘子,已经洗过了。”

    司栗拍了照发微博,配字称仙境,悦一沉在旁边瞄了她一眼,“小号还真多。”

    “……”

    他倒出红酒,司栗连忙也推杯子过去,被无情的拒绝:“你不能喝。”

    “一点点。”她拿手指在杯子边比出一毫米的高度,腆着脸说,“我现在是成年人哥哥。”

    悦一沉被她逗乐了,“再叫一声听听。”

    “哥哥,一沉叔叔。”还忍不住像小可爱一样眨眼卖乖,根本忘了自己已经变成了成年人。

    悦一沉眼神深了几许,嘴角牵起一个弧度,守信地给她倒了一点。

    烤肉非常地道,面汤是甜辣口味,她吃得很满足,就是酒不够,悦一沉又盯得紧,再怎么叫哥哥叔叔都不管用了。

    “下午想出去走走吗?”悦一沉问她。

    司栗眼睛都亮了,“可以吗?”

    酒店往东不到半公里是一个小村落,那里彻夜点灯,游客聚集,非常热闹。

    悦一沉失笑,“我有这么严格?”

    他们用过午餐之后回房小憩了片刻,司栗喝了点酒于是睡过了头,被悦一沉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夕阳的斜晖洒在这一片土地上,仿佛在这雪白上笼罩了一层橘黄色的薄纱,美得让人有些恍惚。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店,通往山下的方向被清出了一条路,但仍然覆了一层薄雪。司栗和悦一沉一人一双马丁靴,走在上面咖嚓作响,这路上没几个人,于是两人的脚步声在暗夜里格外醒目。

    司栗听的出神,一不小心踩到一块磨光溜了的凸起,微微打滑了一下,又迅速被旁边的人搀住,“没事吧?”

    “没事。”司栗有些囧,作为小可爱摔跤还情有可原,她走路也踉跄就太不像话了,“鞋子不太防滑。”

    “我专门买的防滑的。”悦一沉笑着拆台,“和我的是同款。”

    她决定不再说话。

    好在两人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悦一沉仍然抓着她的手臂,走了几步之后又自然而然的往下滑,牵住了她的手。

    司栗也习惯了被他牵着,待回过神时已经错失了抽回手的最佳时机,便也只能由着他牵着了。

    悦一沉的手跟他的身材一样,骨架很大,肢节修长,他的手心很暖和,轻轻落在她手背的几个指腹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滑腻。

    司栗的心跳比往常要快得多。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那一点点路灯也可以忽略不计,因此悦一沉不会看到她红彤彤的耳根。

    她是小可爱,但比小可爱大,感官也跟着放大了很多,那些他对小可爱做过的事再对她做,又有了一番别的风味。

    还未到山脚,就看到了一片灯火通明,隐约能听到一点喧嚣声。

    悦一沉收了收手,将她牵得更紧了。

    他们逛了一圈,随意找了一间小餐厅吃了点东西,司栗还买了一些纪念品。

    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司栗困得有些睁不开眼睛,忍不住念叨:“我现在要是小可爱就好了。”

    悦一沉回头看她,“怎么了?”

    “就能让你背我回去了。”

    悦一沉笑了,“为什么现在就不能背了?”

    他走到一个台阶下,微微弯腰示意,“上来。”

    司栗慌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说那句话的意思不是让你背我啦。”

    “也不是没背过……每次聚餐你喝多了,都是我背你回去的。”

    这话倒是,让她忽然就想起来了,那两次喝多之后都是悦一沉送她回去,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记得了。她不好意思问,只能开玩笑道:“这么一说,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