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谣言对吗?”

    “悦一沉!我们对你很失望。”

    推搡间有摄影机磕到悦一沉的额头,划拉出一条血痕,在眼尾堪堪停下,看起来有些触目。

    有粉丝伸手用力推了一把那个机器,差点连人带器都掀开。

    粉丝和粉丝撕起来了,粉丝和记者撕起来了,场面混乱失控,司栗缩在悦一沉怀里,不止心惊胆战,也懊恼不已。

    她头一次觉得这么无力。

    他们没有泄露行程,但以往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特别是那种铁粉,他们非常是神通广大,所以她每次落地前都会潜伏在粉丝群了解粉丝的动态,有时候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走别的通道。

    今天他们太大意了,不仅没有准备,还连副墨镜都没有戴。

    悦一沉一边护着她,一边宽慰那些担心他的粉丝,又让记者别挤,“我怀里有孩子,你们别推了。”

    但那些记者置若罔闻,仍然举着机子反反复复地问那些问题。

    被推搡得厉害了,悦一沉也有些恼了,他停下脚步,盯着摄像头,声音完全冷了下来:“麻烦让一让。”

    一直以来悦一沉在公众前的形象都是非常和气,优雅绅士,对着记者也很礼貌,从来没在人前和谁红过眼,也没有过黑新闻,可以说是媒体的宠儿。

    眼下他忽然完全变了脸色,震住了一干记者。

    有粉丝尖锐地问:“你是不是真的和你助理那个贱人在一起了?”

    司栗心肝颤了颤,听这口气,恐怕今天和他一起出现的不是小可爱而是她本人的话,恐怕会被打死。

    “悦一沉,那个女人和所有她带过的明星都睡过的!她还半夜爬过虞纪的床,被拒绝了!”

    记者们一脸错愕。

    那个女粉丝还在滔滔不绝地“爆料”:“人家都说她牛逼,睡谁谁红!早就是破鞋了,一沉你不要被这种女人骗。”

    悦一沉的视线落过去,又寒了几许:“你亲眼见过吗?”

    头一次被男神注视,还是这么冷的目光,这么冷的语调,粉丝开始结巴:“我,我听说的。”

    悦一沉倒是笑了一下,“别听别人瞎说,我助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种话传出去不好听。”

    那粉丝脸涨得通红,立刻变成墙头草,完全没有了立场,“对,对不起。”

    记者们连忙捡起话头:“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没在一起应该不会知道人家是不是大闺女吗?”

    悦一沉拨开那些机器,声音无波无澜:“这是我的私事。”

    媒体圈子里向来奉行不否认即为肯定,所以悦一沉的这个回答,基本上是变相承认了恋情。

    粉丝们都炸了,“妈呀真的在一起了。”

    “我要脱饭了嘤嘤嘤。”

    记者们还要问,远处已经有机场保安跑过来了,他们终于被安全转移到特殊通道,悦一沉连箱子都没拿,就捏着她的下巴左右检查:“有没有弄伤你?”

    司栗摇头,“你额头流血了。”

    “不碍事,回去再处理。”

    司栗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到车上之后又连忙找了创可贴帮他处理伤口,一边摆弄一边忍不住咋舌,“睡过所有我带的艺人?我倒是想……”她带的艺人一个比一个帅,一个比一个嫩,要真睡过那才叫死而无憾了。

    悦一沉笑了一下,声音有些异样,“想?”

    司栗没有察觉,仍然在哼哼唧唧,“我带过的都是极品诶。再有说虞纪的,什么叫我被拒绝……当初每次进组都是虞纪求着要和我住一个房间呢。”

    悦一沉的语调又往上升了一点,“和你睡一个房间?”

    “他这人胆小,住酒店总是怕这怕那的。”

    “后来呢?”

    “后来找了个男助理和他住了。”

    悦一沉揉揉她的脸,“你还带过哪些人?”

    “挺多的……没带虞纪之前带过几个新人,现在都慢红的,就是虞纪红了之后公司一下子塞给我三个新人,我才辞职的。”

    “都是男人?”

    “是啊,我们公司签的女艺人都没什么潜力,所以我都不接。”

    “……”

    司栗还不知道自己惹恼了男神,处理完他的伤口之后嚷嚷着要喝水,哼了半天男人都自顾自的玩手机,完全不搭理她。

    她这才反应过来,笑得一脸猥琐,“吃醋了?”

    悦一沉:“……”

    不开口就是默认了,司栗爆发出一阵笑声,笑得前面的司机都差点没握住方向盘。

    悦一沉头疼地揉揉眉心按住她,“喝水吧你。”

    他们还没到家,各大报社网站八卦博主都发了通稿,说辞各异,但中心都是一个。

    悦一沉承认恋情,与女助理异国深夜相会。

    她的那个助理微博几乎爆炸了,置顶微博下面几万条回复都是骂她的,键盘侠的语气向来好不到哪里去,悦一沉干脆收缴了她的手机。

    “洗澡吃饭睡觉,明天再来看新闻。”

    司栗说自己不在意的,那些话伤害不到她。

    悦一沉只是捏捏她的脸,没有把手机还给她。

    他们吃饭的时候也不得安生,桔姐的电话催魂似的,同时打给两个人,悦一沉干脆捡了她的手机出去接。

    第68章 Chapter68

    桔姐听到悦一沉的声音从司栗的手机里传出来, 立刻就炸了:“我去!司栗真的去瑞士找你了?”

    悦一沉揉揉眉心,问:“现在网上情况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桔姐被气笑了, “你们公布之前怎么就不想一下情况怎么样呢?”

    悦一沉也没解释,他回头看了一眼, 小家伙正坐在餐桌前,一边吃猪脚一边往这边看,满嘴的油。

    “你们在处理了吗?”

    “你说呢!”桔姐的白眼都要溢过来了, “已经跟各大媒体和网上的大V们打过招呼了, 也买了水军, 只是现在还不明确,你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真的决定公开了?怎么也不提前和工作室打声招呼?”

    “公开吧, 媒体那边就透漏说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他利落的说, “请水军祝福我们, 尽量删掉抹黑司栗的话。”

    桔姐震惊得好几秒都说不出话来。

    “先这样, 我还没吃饭。”悦一沉往回走, 到了餐桌边忍不住扯了纸巾给她擦嘴。

    “我……我等会过去找你们。”

    “别来了,我们吃过饭就要睡了,你明天再来祝福我们。”

    桔姐又被逗笑了,“行,你们先休息, 别的不用担心。等了这么多年, 终于等到你也被八卦了一把,哈哈。”

    悦一沉挂了电话,司栗搁下猪脚, 巴巴地看着他,“你不打算解释了吗?”

    “解释什么?”

    “解释我们俩,没有在一起啊。”

    “我们什么时候没有在一起了?这大半年,有哪一天你是没有和我在一起的吗?”悦一沉勾下头,眼睛弯弯的,“亲都亲了两次了,还想辜负我?”

    司栗脸一红,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我们,还没有……”还没有什么,她也不知道,就是有些太突然了。

    他扬眉,正儿八经的问了一声:“说的也是,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司栗愣住了。

    悦一沉却兀自笑了起来,挑眉道:“这样问好像有点奇怪,那我等你变回去了再问一遍吧。”

    幸福来太突然了,司栗的脸变得通红,有些不知所措,筷子拿了又放,最后捂着脸跳下凳子往楼上逃了。

    悦一沉撑着下巴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恰好他妈妈的电话也进来了,开口就问:“一沉,你有女朋友了?怎么没跟我提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悦一沉顿了顿,笑着答:“非常可爱的一个人。”

    司栗回房之后缓了几分钟,待发热的脑袋冷却下来之后才去细想悦一沉说的话。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立刻又开始晕头转向,整个人倒在床上,陷进软绵绵的被窝里。

    接着有人敲了敲门,悦一沉站在门口,朝她笑了笑,“明天要去录《叔叔是个大笨蛋》的片头曲,你早点睡。”

    司栗小声哦了一声。

    他转身要走,却又顿住脚步回头,朝她伸出手:“快过来让我抱抱。”

    司栗立刻爬下床,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一把扑进男人怀里。

    虽然手感很好,但现在他真想抱一抱成人版的她。

    悦一沉单膝跪在地毯上,温柔地抱着小家伙,手掌抚着她后背的长发,声音很轻:“没有和你商量过就跟媒体说我们是一对,你会不会介意?”

    司栗摇头,怕他没看到,又小声回答:“不介意。”

    怎么会介意呢,那是她喜欢了十几年的人,她高兴得都有些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了。

    司栗搂着他的脖子,小声问:“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