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再拨过去时那边却并非是他母亲。

    “何哥,你好,我是小悦,有点事想麻烦你。”悦一沉替司栗拢起头发,声音有些低,“明视台台长的秘书,他好像是有一些癖好,你帮我确认一下……当然,他有一条腿不安分,如果能处理,就处理得干净一点。”

    司栗立刻醒了过来,爬起来看他。

    两人对视,悦一沉的目光清明,似乎只是在安排一件工作。他的手还搁在她脑袋上,见她起来了还安抚性地揉了揉,同时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又吩咐了几句,而后才挂了电话问她:“不睡了?”

    司栗的心跳得有些快,“你不要……”

    悦一沉微微皱眉,拿眼神堵住她要说的话,视线若有似无地瞄了一眼前面。

    这是在提醒她前面还有人。

    司栗只能忍住不开口,又听他接着打电话,语气有一点像小孩子做错了事找大人摆平的撒娇意味,听得司栗张大了嘴巴。

    “也没什么,就是找人动了一个台长的秘书……舅舅,你看我什么时候求过你?不需要您帮我擦屁股,就是和那台长敲打敲打就好了……”

    话说到这里,桔姐在前面也大概猜出是发生什么事了,由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笑道:“我还从没见过你亲口主动去找你舅舅摆平事情的,看来这次真的是被摸到逆鳞了。”

    悦一沉似乎笑了一下,正在给李优技回复微信,让他们看着点小绒绒,后者回他他们走之后陈秘书就下楼了。

    陈秘书在车外抽了几支烟,没多久那一桌人便下来了,他连忙将车开过去,待台长上车后便将车往外开。

    台长喝了不少酒,但意识还算清醒,揉了揉眉心问:“你今天又给我惹事了吧。”

    陈秘书在前面心惊胆战,“台长,我就抱了一下,真没做什么。”

    台长摆摆手,示意他开车别再说话了。

    他隐隐有预感,这一次只怕他要换一个秘书了。

    那个男人并非像看起来那么温和简单,能忍的人,若不是太过无能,就是在酝酿大招。

    桔姐把他们送到家门口,悦一沉开了门,一边小心地抱起睡着的司栗,一边和桔姐说话:“这两天没什么事我就先不回工作室了。”

    “噢,说起这个。”桔姐回头,“周末不是你生日了吗,那帮姑娘说要办个趴给你庆生,我提前和你说一声,到时候你空出时间过来啊。”

    悦一沉有些无奈,“不想去,你们太吵。”

    桔姐更无奈:“哥哥呀,你给个面子好不好?不然你想和谁过呢?”

    悦一沉抱着司栗退出去,笑道:“和我女朋友啊。”

    “啧啧,真是铁树开花了。”

    “我进去了,你回去路上慢一点,到家给我个信息。”

    “OK。”

    悦一沉关了车门,看着她把车倒出去之后才抱着司栗上楼。

    司栗是真的困了,上了楼都没有反应。悦一沉叫了阿姨过来帮她换衣服,又亲手打了热水来给她擦脸和手。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过来看了一眼,小家伙果然踢了被子,圆碌碌的肚皮和小脚丫袒露在外,他走进去帮她扯好被子,而后在床边坐下。

    司国庆曾和他说过,药效总有消散的那一天,当她变小的时间越来越短,变小的周期越来越长时,可能就没有几次能变小了。

    悦一沉摸着她肉乎乎的小手指,滑坐到地上,趴着床沿就睡着了。

    半夜司栗醒过来一次,她总觉得睡得不安心,所以挣扎着醒过来了,一下就感觉到床边有人,勾着她的小手的修长手指,不是悦一沉还是谁。

    司栗动了动手,轻轻拽了拽他,声音还迷迷糊糊的,“悦一沉?上来睡啊。”

    对方没有醒,她又用力摇了一下,这才把男人从梦中叫醒,“恩?怎么了?”

    “上来,地上凉。”

    他似乎顿了顿,“我回房去。”

    “……”

    走出几步又回头,掀开被子靠着她躺下,“还是舍不得。”

    司栗窝进他怀里,“口嫌体正直的家伙。”

    第二天一早司栗就给虞纪发了信息,问他今天有事吗,能不能过来带他出去玩。

    虞纪非常乐意,答应之后又问:“悦一沉今天不在家?”

    “在啊。”

    “在你还让我带你去玩,他不打死我。”不打死也不会乐意他来接走她。

    “你想想办法嘛,我在家等你!”

    彼时虞纪已经出门了,丢下手机就往悦一沉家里杀过去。

    按门铃的时候是司栗跑过来开的门,看到他时眉毛都飞起来了。

    “悦一沉呢?”他都不打算进门,想直接把人带走了。

    “他在上面洗澡。”司栗拉他进屋,“等一会,我还没吃完早餐。”

    虞纪扬了扬眉,“这都几点了,你们两个还一个在洗澡,一个没吃早餐的。”

    “我们刚刚跑步回来。”司栗刚说完,悦一沉就从楼上下来了,只着一件浴袍,头发湿漉漉的,看到他时有些讶异,“虞纪?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小可爱去玩。”

    司栗松了一口气,不枉她千叮咛万嘱咐他别说是她让他来的。

    悦一沉看了司栗一眼,这一眼看得她十分心虚。

    “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就来了?”

    “你又不是她的监护人,干嘛要和你说?”虞纪立刻呛声。

    奇怪,虞纪今天火气好像有些大。

    悦一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没有必要说,但至少应该打个招呼吧,万一我和她今天有安排呢?”

    “有安排我也要带走她!”虞纪愤愤道:“你都霸占了司栗,还想霸占小可爱?”

    悦一沉顿时失语。

    最后还是顺利把小可爱带出去了。

    虞纪一边开着车,一边吹了一声口哨问司栗:“哥哥表现得还好吧?”

    “你太棒了虞纪哥哥!”她当然不吝夸奖。

    “所以我的小公主,今天想去哪里玩呢?”

    司栗笑眯眯的,“想去逛商场。”

    “你还真是……喜欢逛街呢,也行,今天我就舍命陪公主了。”

    虞纪失笑:“我就猜到答案会是这个。”

    他带她去了一个大商场,直接奔赴童装区,还扬言道她看中的都买下来送她。司栗没有买衣服的心情,逛了一会就觉得无聊了,想要到楼下的奢侈品店去。

    虞纪不解,“这楼上的童装也有大牌呀,怎么要到下面去?”

    司栗抿唇,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我今天出来……是想给悦一沉买生日礼物的。”

    虞纪要炸了,亏他接到她约他出来的电话还那么高兴,没想到自己就是个车夫。

    他沉着脸领着司栗下楼了,毫无耐心地陪她逛了一间又一间店,敷衍地给出意见:“这个可以可以,很适合他的气质。”

    “这个也行,戴这个可以出席颁奖典礼了。”

    司栗干脆就不问他了,自己踮着脚看柜台里展示的款式。

    导购员跟在后面笑吟吟地问:“小妹妹,是给你哥哥选领带吗?”

    “是。”司栗说,“不过不是这个哥哥,是一个气质和他截然相反的人,是个很贵气又很温柔优雅的哥哥,您有什么推荐的吗?”

    虞纪忍不住伸手捏她的脖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我哪里不贵气哪里不优雅温柔了?”

    司栗缩了缩脖子,无辜地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爪子。

    第70章 Chapter70

    虞纪被气笑了, 导购员选了一条酒红色暗纹的给她看,司栗觉得非常漂亮, 眸子亮晶晶的,抬头征询虞纪的意见, 后者哼了一声,嫌弃地说:“这么骚情的颜色也只有他能驾驭了。”

    司栗眼睛一眯,回头看导购员:“就这条了, 麻烦帮我装起来。”

    “好的, 请问需要帮您包好吗?”

    司栗想了想:“不用了, 我回去自己打包。”

    虞纪又在旁边翻白眼:“就你这小胖手还能包。”

    司栗一点也不介意,问他:“悦一沉生日你去么?”

    “不去。”他断然回绝了。

    “啊?为什么不去?”

    虞纪揉揉她的小脑袋, 许是觉得她不会听得明白, 所以才坦言:“因为不想见到司栗。”

    司栗怔了一会, 不明白自己哪里招惹这位爷了。

    他又笑了一下, 嘴角勾着, 神情看起来却有些落寞:“准确地说,是不想见到作为他女朋友站在他身边的司栗。”

    她现在一定是幸福的,但那种幸福会灼伤他。

    司栗一下子就噤声了。

    导购员开好了票据,装好了领带之后两人一道出了商场,而后去吃了火锅, 虞纪还带她去游乐场玩了一下午, 中途还被人认了出来,围着他们拍照。

    虞纪把她送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车还未停好, 悦一沉就走出来接她了。

    司栗提着小袋子下车,悦一沉自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