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地接过袋子弯腰将她抱起来,问虞纪:“你们吃过了?”

    虞纪对着他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废话,这都几点了?”

    悦一沉本来想问吃的什么,最后还是憋住了。

    虞纪不耐烦地跟他招招手示意,然后掰着司栗的脑袋用力在她脑门上啵了一口:“记得和我的约定。”

    司栗揉着脑袋,嘟着嘴点头。

    虞纪上车走人,悦一沉抱着她往回走,既没问她为什么约了虞纪出去,也没问她买了什么,更没问她和虞纪的约定是什么,只是问她玩得开不开心,晚上吃了什么。

    她一一回答了。

    进了屋之后悦一沉把她放下来,司栗换了鞋就自己抱着购物袋跑上楼了,藏好东西之后才下楼。

    悦一沉正盘腿坐在茶几前专心致志地鼓捣什么东西,听到声音头也不抬:“过来吃雪梨。”

    司栗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蹲在他对面拿叉子叉起一块先喂他,悦一沉张开嘴由着她送过来,又说:“我吃过了,你吃就好了。”

    他勾着脑袋,白皙的脖颈形成一道优雅的弧度,司栗一边吃雪梨一边看过去,发现他是在摆弄一个发卡。

    “这什么?”司栗问。

    “你的发卡。”

    “我的发卡?”司栗仔细辨认了一会,“我好像没有这样的发卡呀。”

    他笑了,“你原来那个黄色的坏掉了,我重新找了一条丝带给你做一个新的。”

    司栗像看怪物一样的看了他一会:“你是在给我修复发卡?”

    “这个程度算是重新做了吧?”

    “……”

    悦一沉做好收尾工作,拿起来给她看了一眼,表情有些期待:“试一试?”

    他重新找的丝带是宝石蓝色的,底色是暗紫色蕾丝,看起来很端庄大气。

    不待司栗应声他就起身越过茶几把她整个人抱了过来,而后温柔地帮她梳理头发,熟练地将发卡别上去。

    “很漂亮。”他很满意,“我生日的时候你就戴这个去吧。”

    司栗看不到,伸手摸了摸,有些不确定:“不会有些成熟吗?”

    “不会,我特意挑的这个颜色,这样你变成司栗的时候也合适戴。”

    司栗微微一怔,又难免有些感慨:“难得你疼爱小可爱的时候还记得我呢。”

    悦一沉失笑:“这口气真酸,小可爱是谁?”

    这问题不亚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了。

    晚上司栗熬夜包好了要送他的礼物,小胖手非常不灵巧,拿个剪子都拿不好,来来回回包了三次才成功,结果睡了一觉起来发现已经变回了司栗。

    悦一沉一大早就听到司栗在房间里发飙:“早知道你能变回来我那么折腾干什么!”

    他收回要敲门的手,默默下楼了。

    两人用过早餐后一起出门,司栗开了手机登上微信才看到工作室的群里那几百条信息,她闲着无聊爬完了楼,然后惊悚地回头看悦一沉:“聚餐地点改了?”

    悦一沉恩了一声,又解释:“我本来是担心在外边玩不开,又怕人多眼杂。”

    所以这就是你把地点改到自己家的原因?

    群里的一堆年轻人乐疯了。

    悦一沉的母亲年轻时是国际名模,生了悦一沉之后就开始经商,自己开经纪公司,做时装品牌,同时涉猎房地产开发。她这套送给儿子的半山别墅当时还传言值二十亿,装潢华丽,极尽奢华,就连门口的壁灯都是古董。

    他们在群里说自己三生有幸能到悦大家玩,桔姐一下子打破了他们的幻想:根本没有那么高端,他们家半年没有人住了,今晚你们的晚餐应该是灰尘。

    因为悦一沉极少回那边,所以司栗也还没有机会去过。

    大家又表示毫不介意:灰尘也是比寻常灰尘要好吃的,毕竟是盖过奢侈品的。

    有个八卦兮兮的造型师问:悦大这一次其实是想把女朋友带回去给家长看吧?嘿嘿。

    悦一沉在下面回了一个神秘的笑脸。

    司栗捂脸。

    抵达半山的时候刚好十一点,司栗远远的就看到了郁郁葱葱间的那一片红色屋顶,房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别墅侧边的停车场就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两人从停车场直接进了别墅中,先是穿过了一个小花园,而后来到了客厅。

    两人还没站稳脚步,就听到一阵欢快的狗吠,一大一小两只金毛飞扑过来,急刹在悦一沉面前。

    悦一沉微微一怔,弯腰摸了摸它们的脑袋,狗狗舒服地嗷呜了一声。

    “怎么了?”司栗在他后面问,“你养的狗?好可爱?”

    两只狗狗似乎听得懂她在夸它们,吐着舌头仰头望着她。

    “不是,是我妈养的狗。”

    “啊?”

    “我妈回来了。”

    “……”

    悦一沉抓住她的手腕防止她逃跑,逗她:“又不会跟她说你是我女朋友,紧张什么。”

    司栗笑了笑,“悦大,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保养得当的女人端着果盘走出来,“一沉,你回来了。”又和善地朝司栗笑了笑。

    “妈。”他拉着司栗走过去,抱了抱她。

    “阿姨好。”司栗尽量大方自然地和她打招呼。

    “你好你好。”方仪笑眯眯的,不动声色地打量面前的女人,还未开口询问名字,悦一沉就先一步介绍了,“妈,这是我女朋友,叫司栗。”

    司栗要炸了。

    刚刚说不会这样说的人是谁?另一个时空么?

    方仪面色无异地点点头,“我知道,在新闻上看过了,你终于谈恋爱了,妈妈替你感到高兴。”

    悦一沉又抱了抱她,“谢谢妈妈。”

    “谢我干什么。”方仪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又不是我收了你。”又转向司栗,“和悦一沉这种人谈恋爱真是难为你了,新闻上说你是他助理?所以你们在一起多久啦?”

    司栗站在一旁,脸红得不知所措。

    悦一沉怕他妈问个不停,连忙转移话题:“妈,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叔叔呢?”

    “早上就到了,你叔叔他还在睡觉,等会我上去叫他下来。”

    “没事。”悦一沉说,“让他睡吧,家里有东西吃吗?我们还没吃午饭。”

    “厨师正在准备,你们坐一会,马上就可以用餐了。”方仪热情地对司栗说:“儿媳妇,你坐,我给你泡茶喝,这是我从新西兰带回来的茶叶,你试试……”

    悦一沉把她拉开,“妈,你还是上去倒时差吧,我想带她转一圈。”

    方仪瞧着他的眼色,识趣地点头,“那行,不打扰你们了,我上去把你叔叔叫下来。你记得给我们儿媳妇泡茶就好了。”

    女人上楼去了,悦一沉坐在沙发上,四平八稳地开始给她泡茶。

    月牙白的茶具衬得他修长的双手越发白皙。

    司栗坐在他旁边,终于回过劲来,“儿媳妇?”

    悦一沉笑着恩了一声,递过茶,“试一试。”

    司栗抿了一口,又听到他说:“喝了这杯茶你就是我们悦家的人了。”

    司栗差点被噎到。

    喝过茶后悦一沉带她在别墅里转了一圈,两只狗狗摇着尾巴跟在后面闹个不停。

    “我小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悦一沉跟她介绍,“因为时不时要拍戏,所以没有去上学,只是有时间的时候家教老师过来教学。”

    “我知道,以前看你的访谈你说过。”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想也知道,利用零碎的时间进行高强度的学习,他压力会有多大。天才背后的付出是旁人想象不到的艰辛,对比他,小可爱真的很幸运了。

    悦一沉忍不住揉揉她的脑袋,“这什么表情,跟你说这个只是想显摆一下,我很聪明的好吧,根本不需要学多久。”

    司栗懒得理他。

    转了一圈之后方仪就给悦一沉打电话让他们回去吃饭了。

    午餐是地道的墨西哥菜,厨师手艺堪比外边餐馆大厨,司栗几乎要吃撑了。

    饭后方仪切了水果来给她消食,又拉着她说了一会话,倒没问东问西,只是一直在和她说悦一沉小时候的事。

    说他小时候很怕狗,特别是那种巨型狗,被吓哭过好几次。后来她给他送了一条刚刚出生的哈士奇,他非常喜欢,一直带在身边,拍戏也要盯着,一直把它养大,后来长得比他还高,之后他就没有再怕狗了。

    又说了很多他小时候拍戏的窘事,这些算是独家信息了,她从来没有在新闻和采访里看过,恨不得掏出小本本记录下来。

    最后还是悦一沉笑着打断他妈妈:“妈,我先带她上楼休息会,今晚可能要熬得比较晚。”

    方仪笑他:“你不是害羞了吧?”

    他一言不发,拉着司栗就上楼了。

    第71章 Chapter71

    “都打好几个呵欠了。”悦一沉带着她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我提前让阿姨打扫过了,你在这边休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