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掐她脖子的人威胁道。

    开车的是个精瘦的男人,闻言笑了一下:“老三,轻一点,这可是瓷娃娃。”

    那个被唤做老三的男人哼了一声,从脚边拿起一捆黑胶带,将司栗双手别到后面捆住了,又提醒开车的人:“莉莉撤了没有?”

    “留了联系方式就会撤的,放心,她机灵着呢。”

    “主要是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不是。”

    “那娃就是捡来的智障乞丐,关键时刻可以弃的。”

    司栗听到此,稍微宽了点心。

    他们只是绑架,不是人贩子,那她目前的处境还不算太危险。

    她装出一副惊慌的,恐惧的,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等那两人放下戒备不再看她的时候,才偷偷望着窗外记路线。

    车子一路往郊外开,中途还换了一辆更破的车。路越走越颠簸,司栗干呕了几声,意图让他们停车给她下去吐,结果男人面不改色地递过来一个塑料袋挂在她两个耳朵上。

    她的偶像包袱……

    车子最后驶入了一个砖瓦厂。

    司栗被夹下了车,下车前她发现司机并没有拔车钥匙,连车门都没扣紧。

    显然是在为时刻跑路做准备。

    她被带进了一个平房里,房门口拴着一只大黄狗,一见到人就吠个不停,被那个老三一呵斥就安分了。房间里灰尘遍布,家具都歪歪斜斜的,墙上靠着一个灰扑扑的床垫。男人走过去把床垫踢倒,又顺手把司栗往上面一丢。

    “让你轻点!”那个精瘦的男人提醒他,“磕碰就不值钱了。”

    男人满口应着,却看也不看司栗一眼。

    司栗被摔得七荤八素,又被垫子摔下时扬起的灰尘呛了一下,咳嗽个不停。

    几分钟后那女人也回来了,还抱着那个小男生,一进屋就骂骂咧咧。

    “那个男人太精怪了,视线一直在周围扫射,我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而且警察也来得很快。”

    那个老三摩拳擦掌,“那看来是抓对人没错了。”

    第73章 Chapter73

    女人放下怀里的男孩, 走到司栗跟前蹲下,和颜悦色地问:“小妹妹, 你看你,走丢了呢, 你知道你家里人的电话吗?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回去好不好?”

    司栗瞪着她,没有吭声。

    无论是司栗还是小可爱,看到这个骗了自己的女人, 都不会不愤怒。

    女人反而笑了, “瞧这双漂亮的眼睛, 真跟葡萄似的,说起来, 我好久没有吃过葡萄了呢。”

    那个精瘦的男人连忙拉了她一把, “会不会说话啊, 别吓着小孩子了。”转过头的时候司栗已经眼泪汪汪的了, 连忙柔声哄:“别怕, 阿姨和你开玩笑呢。你乖一点,告诉我们你家里的电话,我们打电话叫人来接你。”

    呵呵,真当她是小朋友呢?

    她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傻愣愣地看着他们。

    “不记得吗?不记得的话今晚就不能回家了噢, 我们也没有饭给你吃噢。”

    她刚刚吃得可饱了。

    之后那几人就出去商量如何联系她家人了。

    司栗是这样想的, 要是给悦一沉打了电话的话,那个人肯定会因为担心她的安危送钱来,而绑匪向来都是贪婪的, 只怕悦一沉把家底掏空那群人都不会放她。

    其次是她有些自大过头了,觉得凭自己的能力能逃出去。

    过了一会他们商量好了之后回来给她拍了一张照片,几个人又围在一起鼓捣了半天,才成功把照片发到悦一沉微博上留下的工作室邮箱里。

    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工作室的邮箱会自动过滤垃圾邮件。

    于是等了一晚上都没有人联系他们。

    “算了,明天再出去想办法。”那老三打着呵欠说,“我泡泡面了,你们要吃吗?”

    三个人泡了三桶泡面,女人吃了一半之后又喂那男孩吃了几口,还转过来问她:“小可爱,你吃不吃?”

    司栗摇头。

    女人拿手指头戳她脑袋,“哟,还嫌弃呢。”

    “别给她吃,自己家人电话都不知道,吃什么吃。”那老三说,“饿到想起来为止。”

    晚上那两个男人在屋子外边的车上睡觉,女人抱着男孩就在床垫上睡,司栗坐在旁边她也不管,大概是觉得小孩子困了自然会倒下睡了。

    司栗确实困了,但是她不敢睡。

    一是觉得床垫脏,二是她怕自己晚上会变回去。

    如果那几个绑匪一早起来看到屋里是一个成年女子,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她不敢冒险。

    她硬熬着,半夜女人起来起夜还被她吓了一大跳:“作死噢,你这瓜娃子,大半夜想吓死谁啊,赶紧睡觉!”还扬起手作势要打她。

    司栗连忙倒下。

    屋里漆黑一片,但司栗一直没睡,所以已经适应了。躺下后才发现那男孩也没睡,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她。

    司栗忍不住摸摸他的脸蛋,低声哄:“睡吧宝宝。”

    男孩伸出手握住她的手。

    司栗稍微有些诧异,隐约感觉这小孩并不是智障。

    女人出门上厕所,很快就回来了,这时间根本不够司栗做任何事情。她仍然熬着,到黎明的时候睡了一会,但立刻又惊醒了。

    三个成年人蹲在屋子中央吃泡面,味道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司栗听到他们在商量。

    “等会我们兵分两路,我和猴子去探路,你带着她在远处等我们的指示,一有不对立刻带她先走。”

    估摸着是悦一沉已经看到了邮件,决定拿钱来赎她了。

    那老三有些犹疑:“你说他真的能在一晚上筹集到这么多现金吗?别不是陷阱吧?”

    “放心,他绝对不敢报警,当明星的,钱不比命重要吗?”

    他们又规划了一下路线,最后在十点半的时候出发。

    出发前他们还和悦一沉通了电话。

    他们先是跟悦一沉确认了金额和地点,又警告他不要耍花样,大概是悦一沉在那边要求和司栗说几句话,老三特别不耐烦:“等会你老实给了赎金不就能见到了?”

    悦一沉又说了几句,那绑匪才不耐烦地放了扩音,递到司栗面前:“说话。”

    男人低沉的声音通过老人手机传出来,绑匪大概装了反追踪的零件,所以声音有些模糊和扭曲,却仍然熟悉得让司栗有点想哭。

    “悦一沉……”

    “乖。”悦一沉声线紧绷,但语调还是很温柔,“你还好吗?有没有收拾?”

    “还好,没有收拾,你不用担心,我是大人了,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悦一沉在那边隐隐倒抽了一口气,他听懂了司栗话里的意思。

    她是大人,不会让自己受伤,她会想办法自己逃出去。

    “小可爱,你听我说,乖乖等我去找你,不要……”他急促的声音被老三狠狠按断了,男人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她:“废话真多,浪费我话费!”

    “行了行了,开车吧。”

    司栗的手仍然被缚着,那女人本想把她的脚也绑上,最后因为一时半会找不到胶带便作罢了。

    他们回到了原来更换车的地方,那女人和猴子上了面包车先行,老三带着她和那个男孩子往另一个方向开。

    车子最后在一个高速公路路口停下了。

    男人玩着手机等消息,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她现在能睡得着,然后再以成年人的状态醒过来,虽然冒险,但也是最后的机会。

    但她现在神经高度紧张,实在是没有什么困意。

    “叔叔,我想上厕所。”

    男人在前面头也不回地递过来一个塑料袋。

    司栗:“……”

    “干嘛,还要我端着你拉啊?”他说完才反应过来,“对哦,你的手被绑住了。”他收起手机,作势要过来,司栗生怕他真的端着她上厕所,连忙往后缩,“不上了不上了。”

    好在男人嫌麻烦,没有真的过来,“那就好,给我憋着。”

    说完又继续玩手机了。

    司栗心急如焚,倘若悦一沉真的乖乖付了赎金,这几人也不会把她送回去,人的贪婪是无止尽的,但若是被他们发现悦一沉带了警察,他们便会照计划把司栗卖到偏远地区。

    司栗急得都真有些尿急了,忽然有一只小手伸过来碰了碰她的手。

    她低头,看到她旁边的小男孩呆呆地望着她,左手在后边悄悄给她撕开了胶带。

    司栗心跳如雷,但不敢有大的反应,待手上的束缚没有了之后,她开始低头找武器。

    开门跳下车逃走的成功率不高,这一带没有什么车来往,很难求救,而且以她的身板,根本跑不远。

    但车里除了一些废报纸和水瓶,没有别的东西了。

    司栗绞尽脑汁的在想办法,那边男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玩着游戏接了电话,放的是扩音。

    “老三,计划有变,那个男人说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