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他一记暴击呢。

    他指了指门口,无声地询问自己是否应该识趣地离开。司栗让他坐沙发,又扬了扬手机。

    于是两人相隔两米,默默地用手机交流了起来。

    但也没聊什么,光发表情包了,等虞纪进入主题问她的身体情况时,她旁边的男人已经悠悠转醒了。

    悦一沉朝她笑了笑,而后起身端水喂她,嘘寒问暖一番后,才慢条斯理地下床替她调整枕头的高度,而后才回头淡淡和虞纪打招呼:“你来了。”

    虞纪表示他很想立即摔门出去。

    司栗问他怎么知道自己住院了,他说是给她打电话悦一沉接了,然后就知道了。他又追着问她为什么要住院,被悦一沉糊弄过去了。

    司栗也说自己没问题了想要出院,但悦一沉坚持让她多住一天观察。

    晚上阿姨送饭来的时候虞纪也不要脸地留下来蹭了一顿,还好阿姨备得多,足够三人吃饱。

    吃过饭之后司栗委婉地提出饭也吃过了天也黑了你虞纪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虞纪一脸委屈:“我来探病的你居然赶我?”

    司栗不敢说话了,悄悄看了悦一沉一眼,对方却没有反应。

    虞纪得寸进尺,端了椅子来病床旁坐下,“反正你也睡了好几天了,不无聊吗?正好有三人,我们来斗地主吧?”

    司栗忍不住翻白眼:“就不能玩点别的?”

    “斗地主很好玩啊。”

    “是好玩,但是你太菜了,和你玩完全没有斗志。”

    虞纪把牌往床上一丢,斜眼看她:“说这话你是要打架了?”

    司栗连连摆手:“不敢不敢。”

    悦一沉在另一边坐下,修长的手指开始拆那副崭新的扑克牌,“那来两局,看看虞纪到底有多菜。”

    悦一沉愿意玩,司栗也被勾起了兴致:“玩就要有规则,输的人……在微博上发丑照,一局一张,如何?”

    “这不公平!”虞纪当即反对,“我和悦一沉是靠脸吃饭的,你又不是,凭什么要这么玩。”

    悦一沉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是靠脸吃饭。”

    虞纪:“……”

    司栗:“哈哈哈,怂了?”

    虞纪怒了:“怂个屁!来就来!”

    第一局虞纪拿了地主,他犹豫了一会之后决定不要,转到悦一沉手上,他收了牌。

    悦一沉的牌很顺,但都比较小,打到后边只剩几张牌的时候,悦一沉出了一个二。

    司栗自己手上没有王,虞纪也没有压死,看样子应该是没有王,那悦一沉可能有王炸。

    所以司栗没有拿她的四个九炸他,结果他最后出了一个小顺子跑光了。

    司栗目瞪口呆,把剩下的牌往床上一扔,怒骂虞纪:“你有王怎么不吭声!”

    虞纪也怒:“你不也有炸!”

    “天呐。”司栗揉脸:“真是宁愿自己输也不想和你一起做农民。”

    第二局她顺利当上了地主,牌不算好,但悦一沉被虞纪坑了一把,让她轻轻松松赢了。

    悦一沉牌品很好,一声不吭地洗牌,倒是司栗乐不可支地问虞纪:“你那么多散牌,明明自己赢不了,为什么老要压他?”

    虞纪看了悦一沉一眼,小声说:“我忘了这把他不是地主了。”

    闻得悦一沉呼吸一窒。

    谁也不愿意和他做搭档了,所以悦一沉摸到地主牌的时候司栗苦苦央求:“求你别当地主,转给他吧,我不想和猪队友打。”

    悦一沉听话的把地主转给他,结果那厮一看牌,摆手拒绝:“牌太烂,这个地主当不起。”

    自然是转给司栗了,悦一沉连忙望向她,眼里充满了期待:“那你也别当,咱重新洗牌。”

    司栗有些为难:“可是我这局牌很好耶……”

    悦一沉扶额。

    虞纪:“一沉哥哥别怕,我们嫩死她。”

    这一把自然是悦一沉和虞纪输。

    第四把终于轮到虞纪做地主了,他还拿了王炸和四个尖,眉开眼笑的收了牌,结果还是被虐得体无完肤。

    虞纪好想哭:“哥哥姐姐你们帮帮我。”

    之后他就死活不当地主了,悦一沉当地主的时候,司栗带着一个拖油瓶,牌好的时候勉强能和他打个平手,只看虞纪有没有心血来潮要压牌,但若是她做地主,那两人妥妥的被虐。

    结束的时候司栗拿着病历本计数。

    “我输了五局,悦一沉九局,刚好凑一个发微博,虞纪十三局,得发两条了。”

    虞纪哭唧唧的:“能不能打个折,我没那么多丑照。”

    “那不行,愿赌服输,你看人悦一沉都在找照片了,没有你就现拍。”

    虞纪默默地看了悦一沉一眼,“这哪是丑照,就是以前拍戏的一些花絮截图好吗?”

    悦一沉给司栗看:“这个够丑没有?”

    司栗:“妈呀这个太黑太丑了你不许发要掉粉的。”

    虞纪:“……”

    第75章 Chapter75

    最后还是司栗从自己手机里翻出了几张他巨丑无比的照片发上去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张你是什么时候偷拍的?还有这个, 还是做我助理的时候吧?居然还做成了表情包?是不是有点过分?”

    司栗扶着脖子叫唤:“哎呀我的脑袋有些疼。”

    悦一沉倒也配合,一边扶着她躺下, 一边不客气地下逐客令:“虞纪,你可以回去了。”

    “什, 什么叫可以回去了?”

    “麻烦走的时候帮我们叫一下护士来换热水。”

    虞纪一声不吭地弯腰,似乎在地上捡什么东西,还让悦一沉帮他找, “我心碎了一地, 你帮我找一找。”

    司栗笑到脱力。

    司栗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悦一沉还没回来, 她刷了一会微博,悦一沉和虞纪的两条丑照微博下面闹翻了天, 纷纷在问男神是不是被盗号了。

    司栗乐不可支地看着评论, 冷不丁有一只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她抬头就看到那张带着温柔笑意的脸, “给你买了一些橙子, 要吃吗?”

    司栗点头。

    他坐在床边给她剥皮, 司栗抱着他的腰坐在他身后,下巴磕在他肩膀上,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

    显然两位男士刚刚在楼底下抽了支烟。

    悦一沉像剥柑子一样把橙子剥干净,又一瓣一瓣地喂她,她吃到籽的时候他便头也不回地伸手过来接。

    “好甜。”现在正是脐橙出来的时令, 橙子又鲜又甜。

    悦一沉笑望着她, “有多甜?”

    司栗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大半,她无时无刻不被他吸引着。

    于是忍不住伸手捧住他的脸,侧脸凑过去。

    嘴唇相碰, 司栗拿舌尖舔舐他的舌头,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离开了。

    “这么甜。”

    悦一沉笑容更甚,他起身去锁了病房的门,再折回来时眉眼弯弯,一下把她扑倒在床上。

    “还没尝出味道……”

    结果就是她被亲得舌根发麻,不得不又吃了一个橙子,还是被他拿嘴喂的。

    司栗觉得他是故意的,那么多种水果他不买,偏偏要买这种。悦一沉无辜多了,人家说是她先亲他的。

    而且要说他有别的心思,草莓车厘子那种不是更好玩?

    司栗哑口无言。

    出院那天桔姐非要来接他们,司栗过意不去,悦一沉倒是没说什么,牵着她就下楼了。

    桔姐到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司栗穿着灰色呢子大衣,酒红色围巾把脖子围得严严实实,连下巴都被遮住了,她往下拉了一点,悦一沉又立刻给她扯上去,看她还要扯,便捉住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

    司栗立刻就安分了。

    桔姐降下车窗,无奈地叫了他们一声:“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悦一沉替她开了车门,司栗坐进去,脸还有些发烫。

    悦一沉还要补枪:“早上护士还看到我和她睡一床了。”

    桔姐感到一阵窒息,视线通过后视镜看司栗,微微有一点红颜祸水的意思。

    真是背了好大一口锅。

    路上桔姐提议顺便在外边吃了午餐再回去,悦一沉却说外面的东西不营养,要回家吃。桔姐没有异议,还问他哪里请的阿姨,做饭那么好吃。

    到家的时候阿姨已经在厨房忙活了,司栗回房洗了个澡,再下楼的时候饭菜已经上桌了。

    悦一沉揽着她上座,又亲自帮她盛汤,体贴入微得要闪瞎桔姐的眼睛了。

    “我真是后悔自己早上没事要去接你们。”

    饭菜是好吃,但混着狗粮她食不知味啊。

    司栗非常不好意思,忍不住推了悦一沉一把,“你自己吃你的,别替我弄了,我都出院了,又不是半身不遂。”

    悦一沉被迫收回手,似有若无地看了桔姐一眼,桔姐又笑了:“瞧给他幽怨的。”

    司栗又扫了他一眼,满满的警告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