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肤的。晚上洗过澡之后的司栗窝在悦一沉怀里,刷着他微博的那些评论,啧啧称奇。

    “原来我有那么多黑历史啊。”

    “不要理会那些评论。”悦一沉生怕她生气了,柔声哄着,“桔姐正在帮我们公关,你看已经有好几个营销号在转发祝福了,明天风向就会改了。”

    还有几个营销号甚至发了很多修得她自己都认不出的美照,还有一个叫娱乐猫的博主把她的家底学历工作经历全扒出来了。

    虽然里面说的都是好话,但司栗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悦一沉敏锐地察觉了,他从她手里抽走手机,低头亲了亲她:“只是一些非常时期的公关手段,不要太放在心上了,过段时间大家就会忘记了。”

    她知道,但还是会有些不高兴。

    这些评论和微博,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悦一沉。

    作为悦一沉迷妹中的一枚,她也清楚,如果不是她,是别的助理,别说是助理明星什么的,就是王室公主嫁给他,她都会觉得人配不上他。

    所以她能理解粉丝,也因为理解所以更加失落。

    她自己也觉得配不上他啊。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还不高兴呢?”

    司栗恩了一声,“要亲亲才高兴。”

    他毫不犹豫地把她按倒在沙发上。

    之后舆论的走向确实如悦一沉所料那般,甚至更快。

    他找了一个骂司栗心术不正狐狸精的评论回复:不许这么说她,我会生气。

    而后又专门发了一条微博安抚粉丝:她就是我这辈子想要保护的女人,希望你们对她好点,叫一声嫂子有糖吃。

    有人叫了嫂子,他立刻回复人家:敲工作室,直接发地址给他们。

    工作室也跟着发微博:沉香粉们,刚刚悦男神说你们要是不祝福他们的话,他就要退隐了,嘤嘤嘤。

    两条讨巧的微博立刻让粉丝们心软了,纷纷倒台,之后工作室又发了给几百个粉丝送糖的发货截图。

    这下彻底笼络了粉丝的心。

    司栗是第二天才知道,悦一沉几乎一晚没睡,空前绝后的在评论里和粉丝互动了一夜,回复了上百条评论,都是维护她,夸赞她的。

    粉丝纷纷调侃他是护妻狂魔,他一说话后边就有人嚷嚷:护妻狂魔来了,大家快跑!

    跑得慢的人被逮着一通洗脑。

    这个梗被各大营销号转发,一时微博上喜气融融,再有喷子出现,不待悦一沉真身出现,就有铁粉一通碾压了。

    她跑到悦一沉房间,强行从他手里夺走手机,“别回复了,睡觉吧。”

    悦一沉笑眯眯的揽着她亲了一口,“你陪我睡。”

    司栗嗯了一声,靠在他怀里,“其实你不需要为我的不高兴买单,我自己消化一会就好了。”

    “我不想让你自己消化。”悦一沉揉着她的脑袋,“老婆就是拿来疼的嘛,你现在应该纠结的是婚纱要选什么款式,伴娘找谁当,婚宴走什么风格……”

    “你快别说了,想想就更头疼了。”

    悦一沉完全被她逗笑了。

    婚礼确实很让她头疼,但头疼的不是她要穿什么婚纱,而是悦一沉要穿什么礼服。

    他们一开始是打算办中式古典婚礼,做了三套礼服,但通通都被司栗否决了。

    因为悦一沉完全像是一个穿越过来的古人,她没有见过谁能把古装穿得这么美的。

    不仅完全夺了她的风头,她也怕照片传出去会引发血案。

    最后选了中规中矩的西服,悦一沉没有异议,反而还挺喜欢的。

    因为司栗允许他佩戴那条酒红色的领带。

    婚礼办得低调又温馨,司栗不想来回跑,所以就在国内办了,悦一沉只请了一些圈内要好的朋友,司栗朋友更少,基本上十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新婚当夜,他们送走了亲朋好友,强打着精神洗漱,而后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悦一沉的妈妈提前给他们留了话,让他们好好休息几天,尽快弄个孙孙给她玩。

    于是早上司栗还在梦中,就被吻醒了。

    司栗推开他,“nonono,去换衣服。”

    悦一沉一脸茫然,“不是要脱衣服?”

    “把昨天那三套喜服穿给我看。”司栗害羞地说:“殿下,赶紧的。”

    “……”他女人入戏太深了。

    但还是乖乖去换了衣服。

    红袍加身,衣决飘飘,悦一沉缓步走来,眉眼带笑:“吾后可满意?”

    司栗从床上一跃而起:“满意!满意!”

    “……”

    “皇上,来,妾身给您宽衣。”

    “皇上,您身材真好!”

    “皇上……哎哟,慢点,疼疼,好嘛,我不闹了。”

    她被压倒在床上,男人捏着她的手腕,手指从她的睡裙底下探进去。司栗的脸红扑扑的,几乎不敢与那双深情凝视她的眸子对视,当他除去她的睡衣,手指抚上她的身体后,她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了。

    悦一沉低头吻她,两人紧密贴合,毫无缝隙,司栗感受到他胯间惊人的尺寸,脑袋充血到要冒烟。

    他故意蹭了蹭,逗她:“不是早就见过了?还害羞呢?”

    他指的是两人初次见面那次。

    司栗挣扎,“我都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恩了一声,“现在你可以尽情地看了,不仅可以看,还能用……”

    司栗捂脸,“好害羞。”

    悦一沉弯唇,埋头苦干。

    (正文完)

    小番外

    悦一沉与司栗结婚已两年有余,但司栗的肚子里还是没有动静。

    她很是担心婆婆问,但对方倒是开明得多,只是意味深长地说悦一沉还没玩够,不想要孩子也能理解。

    玩什么?除了玩她,还能玩什么。

    悦一沉现在是越发的懒了,一天天的什么活动都不接,倒是签了一堆新人,动不动就说要和她去度蜜月。

    他们都度了两年了啊喂。

    这也就算了,关键两个人天天在家什么都不做,很,很浪费套套呀。

    悦一沉在这方面,说需求大也不算大,但真的很不节制,司栗虽然不能说不乐在其中,但也真的有些吃不消。

    于是就开始打生宝宝的主意了,结果对方谈都不想谈,“不急,现在还不想要。”

    什么啊你不是很喜欢小朋友吗我以为你会三年抱两呢男神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

    司栗试图和他商量:“可是我们年龄也不小了呀,而且现在要孩子是最合适的,你想让我做高龄产妇吗?”

    悦一沉微微皱眉,想了想,终于开金口:“那就,明年年底吧。”

    什么鬼这么勉强啊,是我生又不是你生!而且明年年底?现在才三月份耶。

    晚上悦一沉又来求……欢,但司栗只给他一个背影。悦一沉何许人也,立刻了然,“生气了?因为生宝宝的事?”

    “恩!”司栗毫不掩饰。“……”

    悦一沉沉吟半响,“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得找个营养师给我们调理一下身体,等状态好了就生。”

    司栗喜上眉梢,“当真?”

    “恩。”他既然答应了,那司栗也就不拿乔了,痛痛快快的脱了睡衣钻进被窝。

    悦一沉摸着她光溜溜的大腿,笑道:“这么痛快?睡衣底下内衣裤都没穿,万一我没答应呢。”

    “没答应就勾引啊,你肯定扛不住。”

    “……”他没法否认。

    悦一沉说办就办,第二天营养师就上门了,给他两做了一套详细的检查之后列了一大堆方案。

    司栗越看脸越黑。药膳餐也就算了,早晚八百米,每周末都爬山练瑜伽是什么鬼?

    “悦夫人身体底子比较差,所以备孕期间一定要加强锻炼。”营养师解释说,“辅以饮食,一定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

    悦一沉憋着笑点头,“我会督促她的。”

    真的不是在搞她厚?司栗咬着牙坚持了一个星期,不得不求饶:“一沉叔叔,我不行了,真的,我不要宝宝了。”

    悦一沉咬她,故意用力撞了她一下,撞得她泪眼婆娑,差点尖叫,“别啊……”

    每天早上七点就要起床去跑步,三餐都是浓浓的药味,水果零食不能瞎吃,晚上还被扣在床上这样那样,有了造宝宝的借口,他越发肆无忌惮,每次都要弄上三次以上才心满意足。

    这个人太可怕了嘤嘤嘤。

    完事之后悦一沉一边帮她揉腰,一边语重心长的劝她:“做事要有始有终,为了宝宝,现在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司栗抽噎着摇头,“不,不要宝宝了。”

    “真的吗?”

    “恩。”

    “乖。”

    恩……恩?

    好像不太对啊……

    妈蛋又被他忽悠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完结了呢。

    好舍不得。<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