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超级富二代秦奋和他的网红女友的故事~~~~

    富少秦奋网红上位记(女娲)|/books/635829/articles/7319766

    富少秦奋网红上位记(女娲)富少秦奋

    “要削个骨头?”

    “削一点点就好。”年轻漂亮的方脸女孩用手指比了一点点:“你看我小时候是鹅蛋脸,长大了长残变方脸了,就给我削一点点,就一点点!”

    “手术难度不大。”年轻医生经验老道。

    “会死在手术台上吗?”

    “你想要美吗?”

    “除了削骨头外,再稍微垫个鼻子吧!我觉得山根有点低了上相不好看,也别整太高,自然点就行!”

    “没问题,交给我!”

    许自香用了全部的家当十万块削了个骨头,隆了鼻,最后又割了个好看的欧式双眼皮。重新注册直播平台账号时,她从小美女变成了大美女,也从有特色的方脸美女变成了流水线上的网红小V脸。

    值得么?

    看着从前个位数的户头逐渐从两位数增加到四位数,再到最后的六位数,显然这是值得的!

    **

    一年后。

    “我说秦少爷要过来,你们就拿这东西出来?!那公子脾气大得很,别惹他生气,赶紧去换换,重新上人来!”

    “妈妈,那人有那么可怕吗?!平时看着他除了眼睛大得像牛眼一点,戾气重点,没怎么样嘛!”

    “闭上你要闯祸的嘴巴!秦少爷最恨别人说他眼睛了,也不要提他身高,你是不想混了吗?!”妆底涂得厚的徐老半娘狠狠一个眼刀子递过去,“少说话,多做事!十一点半,秦少爷准时出现!”

    在凌晨清冷的大街上,几辆超级跑车肆意奔驰于平坦的大马路上你追我赶许久。直到最前面的那辆跑车被逼停到角落里,里面的司机被人拽了出来。

    一个身材削瘦称不上多高大但极精神的年轻男子走了过去,戴着露指手套的手指狠狠拽住那司机的领口,将他一把撞到车门上。力道大得那五官普通身材普通模样普通的司机疼得吡了牙,“秦少,我错了还不行吗?!”

    那拽着司机的年轻男子面色略狠,嘴角活动出一个怪异的弧度,眼睛略大,好听点是铜铃眼,难听点是牛眼。说不上难看,也绝对可以称为一个帅哥。他舌头滑过口腔内壁的邪戾动作有股别样的帅气与迷人,双眼略带凶狠瞪着司机:“你抢了我马子?嗯?”

    “我这不是不知道是秦少的妞么?!我要知道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撩您的妞呀!”那司机巨怂地认错面色透着讨好。

    “她和你上过床了吗?”被称为秦少的年轻男子声线不高不低,清亮有神。

    司机紧张万分地吞咽了下口水,眼睛里一闪而过心虚,卖力摇头。

    “没上过是吧?”年轻男子嘴里像嚼有口香糖的动作,话音一落,就见另一辆跑车里被一个男子拽下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年轻女孩标准的网红脸,十分迷人可爱。

    她一被拽下来就哭丧着张脸:“秦奋,你相信我,我真没给你戴绿帽子——”

    被叫出全名的年轻男子眼神飘渺了两分,挥挥手:“我喜欢你,你得知道你跟在我身边四个月了,我相当疼爱你。这个男人是J巴比我大还是钱比我多呢?”

    在对方看似轻描淡写的质问下,小网红只能哭泣着直摇头不敢吭声。

    “把人给拖下去。不管有没有上床,这个面子我丢定的情况下,只能让你们给赔不是了!”

    “你要干什么——”那男人叫得跟杀猪似地惨,“秦奋——不要仗着你外公是当官的我就怕你——唔——”他的嘴巴被堵住了。

    秦奋深吸一口气,面色不愉快极了,略烦躁地耙了把寸头,手指间昂贵的潮牌戒指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往死里揍!留最后一口气就好了。”

    话说完,来到女友身边,伸手捏住她标准的小V脸,语气充满失望:“我多么喜欢你的,你是知道的……这一张脸,以前整过,现在再整一次好吗?”

    “你要干什么呀——”小网红惊恐极了。

    男人嘴角一勾,半笑半邪一闪而过,随后恢复冷色:“把骨头削成锥子脸吧?!”

    **

    许自香是个小网红,她十九岁出道。二十四岁才好不容易混出点名气。都说要红趁早,可能她没这个命。本该在读大学的年纪辍学出来,原因也简单,就是读书不行,啃不下去。

    仗着还算漂亮的脸蛋和一米六五的身高,最初从平面模特儿做起,然后接触到直播平台这个时下最热门的赚钱行业。

    拥有一副好嗓子的许自香在刚出道那会儿也吸引了不少粉丝,只是人气很少。一个月扣除平台四六分成,自己所得也不过万把块。

    多么?在这个行业这个价格真是不值一提。

    她觉得自己有好嗓子是不是可以发光发热一下?再趁年轻时拼个美好的将来?可是别人都说她腮绑子太宽了,双眼皮是内双不是欧式的,山根有点低,总之她是一个有缺陷的美女。

    终于在二十三岁那年,拿了十多万所有的积蓄出来,想着也是一把同情泪,看着别的网红在她这个年纪早坐拥几幢房子买名车名牌了,她全部身家却只有这么点……

    于是悄无声息地整个容,术后恢复期过了以后,改了个名字。

    用的本名,许自香。老实说初听时有点土,但是多听几次还满有风味的不是?

    整了容以后,她终于小火了一把,这个看脸的万恶的社会!

    **

    许自香一早上班就听到同行的八卦,“那个香雪儿被秦奋拉去整容了,你们知道吗?!整成个妖怪脸了!”

    各种上热搜的方式网红上位记(女娲)|

    /books/635829/articles/7320562

    各种上热搜的方式网红上位记(女娲)各种上热搜的方式

    网络平台女主播,听着好听,干的活就是那戏子与妓女,为博观众席前的恩客一笑,说说笑笑唱唱跳跳的卖萌扮小清新。关了电脑后脸蛋瞬间垮下来就跟人欠了二百五十万似的臭。

    许自香替自己倒了杯牛奶,再含了颗金嗓子,今天有个金主给她打赏了一万的礼物,网站分走六千,她到手四千。

    “希望金主明天又给我打赏呢……看他语气好像对我很有兴趣的样子……”美好的祈福中,之前要到期的同事哭泣着打来电话:“公司不和我续约了,说我业绩太差。呜呜……自香,今晚出来大吃大喝一顿吧!”

    许自香心里一个咯噔。

    同事吴安妮的业绩只不过排在她身后而已!

    平日里几个玩得要好的小网红们下班后全部聚集在一起为吴安妮送行,个个面上尴尬,毕竟面对一个长相甜美但哭得唏里哗啦的女人,她们觉得有点良心都不能在这时候笑吧?

    吴安妮哭得眼睛都泛肿了,让那刚打了玻尿酸还没消肿的脸蛋在这一刻看得格外怪异:“你们说我为什么会掉粉?”

    众姐妹心照不宣死人脸:“长得不够美呗。”这个看脸的世界就这么一个标准,在她们的网红圈里更是死真理。

    “我有粉丝说我下巴整得太尖了。”吴安妮擤了个鼻涕。“我趁过年时去再削了点骨头,回来后就开始掉粉了。”

    “那就是这样了!”网红们直点头:“我真的觉得你本来就整得很漂亮了,为什么多此一举再削骨?这成锥子脸了,真的很难看!”

    “我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啊——”吴安妮嚎啕大哭。

    一旁安静吃小鱼干的许自香被另一个同事勾住脖子,“你今晚不怎么说话呢?”

    “我只是在想,下一个公司不续约的可能就是我。”

    她话一落,那勾她脖子的同事就面色尴尬地松了手,神情不知所措地眼神乱转:“诶,老板,再上两盘小龙虾来!”

    “吃这么辣你鼻子受得了么?”

    “我用白开水洗洗就行了!”

    这时吴安妮为聚会下了一句结语:“如果我能在失业前傍上一个土豪就不用这么悲催了!”

    “土豪不多,网红这么多,难啊。”众网红啧啧摇头,谁说她们心里的终极目标不是这样呢?

    许自香继续出神……

    在与其担心已经失业的吴安妮时,要不要该担心自己也即将失业了……虽然说她每个月能稳定在十万毛收入上,但对公司来说,这好像真的是垫底的业绩了……

    唔,前途灰暗。

    吴安妮的合同还有两天时,她在直播时向众多粉丝哭诉了自己因为业绩不出众将与公司解约这一噩耗,没想到她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