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很重要的。

    面不善心也不美。

    徐自飞收回视线,剥完手中的虾子就没再剥的兴致了,“我不剥了,剩下的交给你们吧。那些女孩们看起来挺闲的,也不能只站着等饭吃吧,让她们也来学着剥虾子吧。”

    他话一出,那几个男人们也觉得很有道理,马上支使身边的妞儿过来帮忙。女生们不情不愿的,个个看起来娇生惯养的,一会儿说好害怕,一会儿说不会剥。

    这态度间惹恼了一些男生,马上吼起来:“吃就会了吧?!难道个个都是千金小姐出生的从不下厨房啊?!”话打得那群女人们脸蛋生疼。

    女人们见男人们拉下脸子了,也真不敢再娇柔造作,个个认真剥起了虾壳。还别说,那一群群做过美甲的手指剥起壳来也是没一会儿功夫就熟练了。所以说不会不是借口,不会学就会了!

    等许自香和秦奋从超市回来时,前后也就半小时,那几十斤的虾子也全都处理好了,果然是人多力量大。

    “哇,这么快就弄好了?已经拿去厨房了?”许自香马上凑到徐自飞身边问。手很自然地搭在他肩膀上。

    如此亲呢行为再度惹来秦奋一个眼神。

    许自香没注意到,倒是徐自飞总是眼尖的那一个,马上偷瞟了秦奋一眼,随后嘴角一勾,双手没动插兜里还懂得避嫌回答:“刚让那群只会嘴碎的女人们帮忙处理了。”

    “嗯?”许自香一脸疑惑正待追问,徐自飞说要去厕所人就跑了。

    许自香回到男朋友身边,秦奋坐在沙发前刷微博,根手指轻捂在鼻子下面,模样儿十足帅气。旁边有不少女人暗暗偷窥并且抛媚眼。

    许自香一脸正宫娘娘的傲娇脸光明正大凑过去,还故意把屁股坐到人家大腿上,秦奋倒也是很给力地单手自然地搂住她的小蛮腰,眼神虽然仍是盯着手机,但亲昵劲儿已经代表了一切。

    “奋给我也看看。”许自香凑过脸子几乎贴到男人的脸上,他有新生的胡渣略刮得她有些痒痛,忍不住哆嗦了下。而男人仿佛感觉到了,十足自然地把下巴凑她脸上一刮,痒痛得许自香立马伸出手去推开他的脸子!

    “你不要用胡渣来刮我脸啦!”许自香一脸后怕。

    秦奋眼睛一睁,更显大而明亮,眼里全是温暖,“也不知道是谁把脸主动凑过来的。”

    “是啦是啦,是我没错。但现在我不要贴着你了,你那胡渣太扎人了!”

    “你很怕我胡渣?”男人眼里有点小主意。

    许自香没留意到,她的眼神更多的关注到他的手机上,一条新闻吸引了她的好奇心:“李诗妍小三上位和已婚富豪男友秘密交往?奋,把你手机拿给我看看!”

    秦奋把手机递给了许自香,许自香点开新闻一看,娱记的报道很有诱导性,富二代与小网红这种字眼的新闻总是点击率很高的。

    上面是有娱乐记者偷拍到了李诗妍和金主亲密无比的生活照,内容写到那个富二代已婚的条件下,李诗妍明显就是小三上位了。

    我的天,许自香想不明白,李诗妍这种没有新闻度的人的私生活怎么就会被爆出来呢?!

    这种就算爆出来了也没多少网友会看,即便看了也会因为故事主人公知名度不高而被遗忘……

    她心头疑虑中,小龙虾已经做好了,秦奋坐直身子搂着女友,也是很自然地无视掉旁人秀他们的恩爱行为,“李诗妍是不是你的合伙对象?”

    “对。”许自香啃着手指,“我给李诗妍发个短信!”把手机还给秦奋,然后掏出自己的给李诗妍发了短信问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