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自香生意受损2

    秦奋凑了脸扫了一眼,许自香全神贯注这件事可顾不了别人。

    这时徐自飞也是凑到了沙发前,问他俩:“可以吃饭了!”

    秦奋扭头扫他一眼,徐自飞白净秀气,是个十足的小鲜肉,个比他高,但是因为瘦而像竹竿子。总之各有各的优势与缺点,各花入各眼吧。

    “吃饭了。”收回视线轻拍女友,许自香因为对方没回也暂时不等消息了,关了手机站起来和秦奋去吃小龙虾了。

    永远在饭桌上不要指望她的男朋友会照顾自己的许自香,得到了旁边的徐自飞的照顾,只不过意思一下给她挟了只虾子,但这种殊容就已经让一些女人想歪了,并且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她。

    彼时许自香没注意到,只是在吃小龙虾的空档里还会体贴地给秦奋剥几只放他碗里,十足的贤内助只会惹得其它男人的满意赞美,这是一种让他们关系愈发稳定的神助攻。

    带出去让所有朋友都羡慕的伴侣,那会让当事人深感自豪与虚荣而使恋情更为长久稳定的。

    秦奋因为和旁人聊得起劲,许自香插不上话,于是改为和徐自飞聊。徐自飞虽然是阳光型大男孩,但相处久了许自香发现他的阳光很多时候是因人而异的,更多的时候他为人也挺沉默寡言的。

    “这小龙虾炒得真入味,怎么没见你吃少?”注意到徐自飞盘子里的尸体不多。

    “今天肚子有些难受,昨天喝酒喝多了有些胀气。”

    “你活该。”许自香不同情他。“买霍香正气水喝了么?”

    “没有。就一点肚子胀而已。”

    “我说其实药店真的很近的,进去买一支也花不了三分钟的时间,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就不懂得珍爱自己的生命呢?”

    “说得你好像老婆子似的。”徐自飞瞪眼睛,咧嘴表情愉悦,“你关心我啊,关心我就给我买一支呗。”

    气得许自香猛翻白眼,“自己的身体自己爱惜。”

    “唉,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男人是可悲的。”徐自飞哀声叹气的装可怜。

    许自香才不吃他这一套,“你要女朋友,呐,你看看这屋子里多的是单身的,随便挑一个。”

    “看不上眼。”

    “那没救了。”

    聊着天饭吃到尾声,桌上堆了山一样高的座座小龙虾尸体,洗碗善后的工作又分配给一些女生了。这时许自香可也没动手进厨房,听着一些男人说他们也是传统的男人,觉得女人要能烧得一桌子好饭菜那真是魅力加深啊。

    这时一些本来就懒懒散散的女人们一听,这下干劲就十足了,本来是推三阻四的,为了在男人们面前表现,个个撸起袖子进厨房手脚麻俐地干起来了。

    许自香是看得暗自啧啧摇头,她自己是能烧一桌子家常菜的主儿,今天不出面一是懒二是得端着。她可是秦奋的女朋友呢,这架子得摆齐了。

    不过……,“奋,你希望女朋友能烧一桌子好菜吗?”许自香问。

    秦奋无所谓道:“有厨师,用不着。不过也不介意就是了。”

    许自香这下可以彻底松口气地继续懒在那里了。

    徐自飞倒是跟着凑上来插一句:“其实我喜欢女人能烧得一桌子好菜。”

    “你放心,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会做菜的!”徐自香微笑轻拍他肩头。

    “啧。”徐自飞发出一声怠味不明的语气词。

    **

    李诗妍被挡枪了,上热搜全是因为某知名狗仔要曝光当下一位很火的小鲜肉的黑料,不过私下被花钱摆平了,狗仔为了不开空窗就放了李诗妍的料出去。

    一个不知名的小网红即便上了热搜热度也很快下来了。这是相对于网友而言完全毫无价值的新闻。

    不过对李诗妍自己,她却日子难过了。

    和许自香合伙开的潮牌店在小三事件曝光的第二天就被一群流氓给砸了。

    许自香听闻这件事时,心情爆郁闷,因李诗妍小三史短时间就导致潮牌店的生意一落千丈,使得许自香哀声叹气。

    李诗妍也是面上没什么光,自己的私事影响了店铺的生意,店里被砸坏的东西由她自己掏了钱来赔付,可风光的生意呢?

    看来只能让时间来慢慢淡化了。

    不过许自香也因为这件事,意识到自己还不能只有一个生意,狡兔三窟,她将这几个月挣回来的本钱又开始积极地拿去物色新的生意。

    与许自香陷入冷淡的生意相比,秦奋的电玩城那真是火爆到不行,他身边的那些店子生意也是好到爆,嫉妒得许自香真是眼红死了。

    “要不要试着代理红酒生意?”徐自飞闲聊抛来一个机会。

    要门当户对才有聊天资本1

    “我店里有一款红酒,产自法国的,卖得一直很火。”徐自飞掏出一瓶红酒递给许自香,许自香全神贯注盯着瓶子,徐自飞又给她倒了一杯酒,让她品尝。

    “可其实我对酒没有研究呀。”虽然有喝下肚但许自香那迟钝的舌头是区分不了的。

    “不需要你对酒有多少了解,只要你投资点成本就行了。我想拿下本市的整个代理权,总投资约在五千万左右。”

    “那我得投资多少呀?”五千万,许自香想想自己的那两百来万,真是小巫见大巫。

    “我分百分之二的股给你,都是朋友嘛,看你赚钱难帮你一把罗。”

    许自香心动了,徐自飞话里话外透露的信息不过是看在朋友的份上让她合参一股,以他的投入成本来说根本就不缺她那一百万。

    “我参股!”不抓住这机会的就是傻子!

    “那行,抽个时间我带你去法国,你要成为股东了,自然得多了解下自家的牌子。有空的话,也把自己的红酒推销到朋友圈卖吧。”

    **

    许自香不是一个把钱出了就什么都不管的人,她有自己的小野心,学会做生意并保持长久稳定的收入来源比吃青春饭讨好网友的女主播来得保障多了。

    徐自飞给了她一堆红酒的资料让她好好研读,以后出口就是专业人士,许自香也是在闲时认真地抱着资料啃。这日子倒也是过得飞快。

    一晃眼正式交往半年,小紫晴要过二十岁生日,大宴宾客。许自香也收到了请贴,她觉得很惊恐,和小紫晴的关系还没熟到她会单独给她寄一张请贴的份上。料定肯定非奸即盗,心里头不想去的同时又好奇权四代的宴会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

    想想还是对好奇大过于害怕呢!

    小紫晴还特意给许自香发了短信让她务必要盛妆出席,她的生日宴会上会集结着本市有头有脸的高官权贵,会请大腕明星来助阵。

    许自香很是羡慕,投胎投得好的人是没法比的。

    “奋,我那天要怎么穿衣服去?”不过不是无脑的人,对这种大场面许自香选择直接咨询富二代男朋友。

    秦奋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回:“衣服用不着多隆重,就是首饰要戴名贵点。”

    “我有你买的那套够吗?”

    他摇头,“你是我马子,重新给你办一身好的吧。也不能丢了我的脸。”

    ”嗯嗯。”

    许自香那天盛妆打扮,也说不上非常隆重,合身的及膝小礼服,脖子上虽然细但是净度却超级高的钻石,再配上手指上一枚闪闪发光的五克拉大钻戒……

    总行头花下来有将近五百来万,那天许自香的脸上是笑开了花的。

    小紫晴的生日宴会是低调中透着一股奢侈风格,为官四代,要说和超级富豪拼钱不一定拼得过,但要拼家族的贵气,那些富豪又绝对拼不过人家的。

    所以秦奋给许自香挑的礼物还真是恰到好处,五克拉不显多大,钻石项链也不显多繁杂,基钻也只是很简单的基本款。但是绝对值钱,低调中的奢侈。

    许自香平日里见惯了小紫晴浓妆艳抹的小流氓装扮,今天一看她清雅的淡妆素白的小裙,褪去了浓妆的脸蛋看着符合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青春,也是个小美人呢……

    许自香眼睛里有对小紫睛正装打扮的惊艳,而小紫晴也没得嘲笑许自香的机会,她最初以为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女人一定会把自己打扮得像暴发户似的就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

    结果许自香脑子真是比脸还够用啊!

    小紫晴暗地里撇嘴不,最后一手拉过秦奋,“你赶紧过来一下,我妈一直在问你来了没有!先和我父母打声招呼吧!”

    “等下,和我一起去。”头句说给小紫晴,二句说给许自香。

    小紫晴神色自然无比:“你的妞儿还是暂时别去吧,许书记在里头呢!”

    许自香莫名,秦奋却是松了手,改囗让许自香在外面等着他,“屋里有些人你现在不适合见。”

    “哦,好,我在这里等你。”许自香面上甜甜一笑,但私下里却是自尊心略受损。

    什么叫“不适合见”?!就是歧视她身份不够嘛!

    她拿眼偷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