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小紫晴一眼,但见那个投胎蠃在起跑线上的权四代千金眼里不屑与嘲讽极深。

    许自香气到吐血,却只能暗暗憋在内心里,然后迎送男朋友和小紫晴离开,最后躲到角落里去,这一屋子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也是怪可怜的。

    “刚才秦家公子身边不是跟着个小姑娘吗?长什么样儿?”

    要门当户对才有聊天资本2

    “又不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我们哪里记得住长相啊!”

    “说来这些年轻人也真是,怎么一个个都爱些小V脸呢?整得跟一模子里刻出来的。我那女儿还吵着她也要去整成小V脸,简直没把我气死!”

    “曾夫人,你家是不是要有喜事了?我那天见到你儿子牵着个孕妇呢,可亲密了。”

    “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私下瞒着我的,那小贱人肚子都四个月大了才带回来见我们!没把我们气得半死!”

    “那是准备要喝喜酒了?”

    “唉,气死我了!”曾夫人一脸不情愿极了。

    “哦,曾夫人,也别怪我话直接呀。你家儿子都三十好几了吧?还一事无成的,又有两百斤!那天我看到他身边那个女孩也是长得漂亮,身材又苗条,还有礼貌,你儿子能找着这样的很好了!”

    “你说说我家老蔡那么好的人才,那么灵光的脑子,怎么生一个独苗出来又胖又无能的?我天天让他减肥他就是不听!我儿子小时候也是很可爱的,要瘦下来绝对是一枚帅哥!”

    “问题是他不瘦啊!人贵在自知之明嘛!”

    “你们身边还有亲戚家的未婚姑娘介绍的?要是事成了我肯定送房送车给未来媳妇!”

    “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女孩多金贵,不缺条件好的男人嫁啊!”

    “唉!难道我只能让我儿子娶一个贫民小户的?以后在这圈子里连头都抬不起来?”

    “谁笑话你啊?只要年轻人真心喜欢了,门不当户不对又怎么了?我还巴不得我儿子娶个小门小户的,至少她娘家人还得看我脸子行事!”

    “哦,你娶的苏家媳妇那么霸道啊?”曾夫人瞬间转移了注意力。

    “别提了!简直是少奶奶供着的!我就偶尔叫她洗次碗,她说有佣人干嘛她来?她从小到大就没洗过碗!平时水果都得我儿子削好皮送到她手上!现在结婚两年了,说要保持身材,让我儿子找个代孕!我真是日了鬼了,当年花了好几千万娶她进门,真是娶了个祖宗啊!”

    “你也是可怜……这么想来,小门小户确实也有好处……”曾夫人听得友人这一番婆媳不和,也算是略有松动了。

    “你往坏了想,让儿子娶个超级漂亮再聪明的,改善基因嘛!你们老蔡就胖,你这身材也不轻,一家三囗出去谁都不会认错的。别再祸害下一代了!”

    “那我听你的就成全他们?”

    “成全吧!再拖下去就成老男人更娶不到媳妇了!”

    许自香在角落里听得是津津有味,有钱人家的生活日常也跟她们普通人家的一样啊,那么有钱了还是愁自己孩子娶嫁不到衬心如意的,也会同样遇到婆媳问题的……

    “小姑娘,你是哪家千金呀?”忽然一位身材圆润的阿姨在许自香身后轻拍她肩头,吓得她一惊,身子跳了下猛地回头,面上十足小鹿眼神,“阿姨好!”

    “好可爱的姑娘,我还没有见过你吧?”

    许自香卖力摇摆脑袋,她当然没见过她啊!她第一次来这里!“我不是谁家的千金,我只是秦奋的女朋友,”小小声回答。

    那看起来很和蔼的太太一听,瞬间笑容一敛,一脸不屑:“小门小户出来的?”

    许自香尴尬了,这位太太势利眼也实在是完全不加以掩饰。

    那富太太见状,瞬间失去了攀谈的兴致,不屑冷哼:“这地方不要乱闯,要是摔坏了东西你赔不起!”转身离开。

    许自香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情绪难过到没法提起劲,在热闹的宴会厅里外到处乱飘,却因为一个熟人也没有最终无聊到坐到花园角落里,然后孤伶伶地看着那群光鲜亮丽家世相等的上流人士嘻笑攀谈……

    “许自香失魂落魄地替自己打气:“许自香,不要难受。真正有大智慧的人是绝对不会狗眼看人低的!”

    “你说得对。真正聪明的人是绝不可能因为你的原生家庭就对你看轻的。”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许自香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出现的徐自飞今天一身白色西装打扮,看着瞬间就成熟了五岁。

    “徐自飞,你今天很帅耶!白色西装好衬你!”见到好友心情瞬间就美回去了,许自香眼睛都亮了。

    “怎么样?帅吧?不比秦奋差吧?”

    许自香赶紧摇摇头,“帅帅帅!你从来都不比秦奋差的呀,你们又不是一个款式没法比。”

    小紫晴菜里动了手脚1

    “唔……,这话我可真爱听,不过你对你男朋友真是忠心啊。”徐自飞面上轻柔浅笑弯腰低头凑到年轻女孩面前。

    许自香眨眨眼,他突如其来的亲密有些让人惊恐,但想到两人关系那么好,一些不要脸的想法就不能有。于是甩掉短暂的心跳感,瞪大眼睛盯着徐自飞,因为距离近再次发现他的睫毛真的好长,皮肤真的好细腻……

    气色好到爆呀!

    “为什么突然说我对男朋友忠心?”许自香皱眉不解,暗暗后仰脖子让自己远离美色诱惑。

    “这里有很多有钱人,也不缺乏单身的富二代,你没兴趣再发展几个备胎?”他手指往那某处年轻人堆里一指。

    许自香探头望去,然后惊道:“哇,真的有好几个长得还不错耶!”

    “心动没?”

    “心动了!”

    “要行动么?”

    “才不要呢!”许自香花痴语气一转,倏地改为一本正经清清喉咙:“我家秦奋还是很帅的!现在我的视线无法从他脸上移开。”

    “等你从他脸上移开那一天再去发展备胎,可就晚了。”因为距离近,也不知道今天正装的徐自飞心情可能有点郁闷,他双眼微眯着语气略凉薄,比平时低了好几分。

    许自香觉得怪异,扭头看徐自飞,年轻男人真的一脸胶原蛋白的粉嫩,如果混娱乐圈一定会很吸粉吧?“你心情不好吗?”她问。

    “有点。”徐自飞挨着她旁边坐下。

    “注意你的白衣服会弄脏。”许自香急忙叫道。

    徐自飞伸手就抓来许自香的长裙垫到他屁股下面,许自香震惊张大嘴:“我这件礼服三万多块耶!”

    “我这套西装四十多万。”

    “……”好吧,他赢了。

    任徐自飞抓了她裙子来垫,两人并排坐在花台前,目光直视正前方。

    徐自飞指中那年轻人堆里的最耀眼的那颗星道:“那邱士杰,本市公安厅副厅长的二儿子,是权贵圈里最帅的一个。”

    许自香看过去,眉,“油头粉面的,那嘴巴好厚,一脸花心相。”

    徐自飞扭头扫她一眼,“他确实很花心。”

    “我看他眼神透着一股淫邪。”许自香眯眼一脸小得意说。

    徐自飞挑挑眉,凑到女孩身边,两人本来隔着半米远的正常距离,因他的凑近,两颗脑袋只差三十公分就能撞一起了。“怎么看的啊?”他问。

    “我会看面相哦!反正,我一看那双眼睛就觉得不是个好东西!”许自香沾沾自喜。

    “哦哟……我想起来了,你是个小神婆呢……”

    “是呀是呀!”

    这厢年轻男女在花园一角聊得喜庆,那厢,别墅二楼,小紫晴居高临下冷眼偷窥,一旁站着她的跟班们。

    “啊,小贱人勾三搭四的,一会儿跟秦奋好,会儿跟徐自飞那混蛋好……倒是魅力高呢。到这里怎么还没醒悟到自己卑贱的身份呢……”不怀好意的冷嘲热讽让旁人听得心惊胆颤。

    “我有一个好主意!”年轻的姑娘漂亮的眼睛划过诡光,扭过头来扫了她的跟班们一眼,“等下吃饭时,你们在她的食物添点料吧!”

    “我们不直接嘲讽她吗?”跟班之一疑惑。

    小紫晴镰眉,一个狠戾的眼神瞪过去:“你们白痴偶像剧看多了吗?!不是觉得个个女配千金都没带脑子把坏事都挂在脸上了?!”

    吼得一群跟班大气不敢喘。

    深吸口气,小紫晴轻闭眼,对自己催眠:“我可是皇后呀,身份高贵的正宫娘娘。怎么能跟这种杂草出生的低贱货色一般见识……”

    许自香和徐自飞聊得过于火热,她感慨一句:“为什么我们总有这么多话题聊不完呢?我和秦奋都没这么放得开的。”

    说来相处半年了,她和秦奋之间还是隔着一道很深的沟渠,两人平时总是你问我答,最多的语言就是在床上的浪叫声。

    真是合法炮友啊!

    “诶,我也这样觉得。”徐自飞微笑,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这让许自香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