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自香伸手接住,手心里那冰凉的触感让她清醒了一分,将热烫的脸颊贴上酒杯,让那冰块的寒气降低她心头的火热。“如果奋在这里就好了……”

    这一刻她很想和男朋友静静相拥在舞池里,然后仅是四目相对,因酒精的关系她都能燃烧自己的激情。

    “他去哪里了?”年轻男孩随口问道。

    “不知道。我没有问他,他总那么忙,朋友那么多,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主动联系我的。”许自香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冰爽的感觉让她从喉咙凉到了胃里,好舒服!

    “会寂寞吗?”徐自飞凑上脸来。

    许自香微微一笑:“才不会呢!他每个星期都和我见到面的,只是没有天天昵在一起而已。再说了,要是天天黏在一起我自己都受不了。”

    “唔……我去上个厕所。”

    “等等!我也要去!”

    徐自飞瞟了她一眼,嘴角一勾,将手臂伸出勾住她脖子,“行啊。来吧,我带你去男厕所比大小!”

    “呸呸呸,还是姐姐我带你去女厕所吧。”

    两人离开后,马译从角落出来,左张右望又状似漫不经心地环顾四下后,趁没人注意将一颗药丸扔进了许自香的牛奶里。

    待许自香和徐自飞出来后,两人又回到吧台处,许自香很自然地拿起牛奶,不过没喝,而是盯着那浸着水珠的酒杯发了会儿呆。

    对面徐自飞在她发完呆后伸手,“把牛奶给我,倒了重上。”在酒吧工作这么久,一旦离人那酒水就千万最好是倒掉了。

    许自香没多问,把牛奶还给徐自飞,看着他接过弯腰倒进吧台后面的水槽里后,冲洗了杯子。

    许自香谢绝了徐自飞的续杯,“我不喝了,我想回去了。”

    “等下我送你回去。今晚我也懒得继续呆在这里了。”徐自飞说。

    许自香点了个头,“行嘛。我得先去找黄落,和她说一声。”说完她就离了吧台去找黄落了。

    而角落里马译气得直咬牙,“可恶可恶!你以为你有多漂亮谁都会在你杯子里下药么!气死老子了!”

    一边咒骂着一边又尾随许自香而去。

    许自香找了黄落,去和她道别。黄落和几位男士聊得正开心,对许自香的提前离开不解:“这么快就回去了?!这才十点不到呢!这里这么好玩,多呆会儿嘛!”

    许自香微笑摇摇头。

    黄落倒是脸皮略厚,拉着她就挨到身边坐下,“香香,再陪我们聊会儿嘛!”

    盛情难却之下,许自香只得决定再坐一会儿。

    而这时马译终于找到了好机会,跑来这边打招呼,“嗨,许自香!”

    许自香抬头一看,是马译!

    这个油腻的白面小子,她对他印象并不好。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不喜欢对方还是很有礼貌打了招呼。

    马译立马自认风流地又挨着许自香坐下,然后很自然地拿了两个酒杯倒上,在他倒酒时,他的手指间轻抖,把药给下到了酒里。最后拿起一杯递过去。

    “我们好几天没见了,来干杯一下吧!”

    “我刚刚喝了挺多的……”许自香不想喝。

    “我又没让你干杯,许自香,你不给我面子哦?意思意思喝一口也是好的吧!”马译瞬间表情一变。

    一旁黄落一无所知,只知道突然出现的这位小帅哥对许自香很有兴趣的样子,她心思活络,为了不让气氛僵,马上劝了许自香:“对呀。香香,你们是朋友吧?喝一口嘛!一点点酒而已啦!”

    马译倒的酒不多,是那种刚好一口饮完的量。

    从对方倒的酒上就看得出他没有意思要灌她酒,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现在这酒吧谁不知道许自香是秦奋的女人,谁敢灌她酒呀?

    许自香扫了一眼黄落,又看了一眼一脸真诚的马译,这么一口酒肯定醉不死她,如果她不喝倒真的让气氛僵凝了,想想,还是把酒杯接过……

    一口饮下时,马译脸上的兴奋都快关不住了。极力隐藏着并用清咳声来掩饰即将脱口而出的贼笑。

    徐自飞偷亲许自香1

    谜药的效果一向是很大的,许自香喝下没过两分钟就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眼前一花,她四肢乏力。

    因从未在酒吧吃过亏的人防备心是很小的,一时间许自香只单纯当作是酒的后劲大。“我先回去了。”

    心心念念着要走人了,又趁着有醉酒行为,自然是很快起身。

    马译见状立马扶着许自香,“你都喝醉了吧?我送你吧。”

    “不用。有徐自飞。”许自香声时虚弱嘀咕,但是因为药效的缘故她无法推开马译。

    从外人看来这就是对你情我愿的主,男的意气风发,女的不胜酒力,接下来要干什么那是用脚趾头也想得到的事。

    马译早在下药盯着许自香喝下后,就马上给小紫晴发了条短信,主要让她把徐自飞给缠上无心顾及到许自香这边。

    小紫晴当场就去缠了徐自飞,所以马译把人带出酒吧时,徐自飞没能及时阻止。但是因他一直心系许自香,这双眼睛就没离开过那姑娘,这酒吧里一不留神能发生的肮脏事儿海了去,一个眨眼间坐在黄落身边的许自香人不见了,徐自飞马上挤开人潮去找人。

    而身后小紫睛则露出一脸得意笑容。

    徐自飞问了黄落许自香人昵,黄落说马译把她带走了。

    他暗骂一声不好,白净的俊脸一沉,马上往酒吧门口跑去!

    许自香从被马译扶着出了酒吧门口,心头就警铃大作,这时候也算是后知后觉察觉到不对劲了。

    她和马译不熟,当然马译早表现出对她的兴趣,不过她的冷脸和身份理应他该知难而退。而今天,此时此刻,马译一脸的过度积极一直扶着她不管她怎么拒绝他都不搭理。更诡异的是,她醉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这不符合她平日的酒量!

    心中警铃大作后,她卖力吼出一句:“不要碰我——”可脱口而出的声音却是细小如蚊。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许自香终于醒悟到自己被下药时,已经是被马译给抱出酒吧门口了。

    不过也是她运气太好了,门口守卫认得她。那拥有一身好肌肉身材的保安因为好奇而问了句:“香姐,你喝醉了呀?怎么是马译带你出来?我们徐小总呢?”

    许自香当场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时,马译倒是警惕,用大半个身子掩盖了许自香的脸,然后若无其事回:“徐自飞在里头忙着,今天由我送她呢。”

    “哦哦。”肌肉保安没有怀疑,在他心里,这一堆人都是认识的朋友,肯定没什么问题。

    马译悬着的那颗心随保安的信服而松懈,立马加快脚步半拖地抱的拽着许自香继续往前。都怪他力气太小了,公主抱这种行为实在和他没缘。

    保安重新坐回椅子上守大门口时,那眼神因为无聊而再次扫向已经走下楼梯的年轻男女。

    看着看着他就觉得有点古怪,马译脚步急切,而香姐则像烂醉如泥……

    他看着看着就心里头重新升起了怀疑,这么快就喝醉了?这香姐平时可不是一个醉鬼,而且徐小总从来也不给她多灌酒的,平时那么保护着人家的今天怎么就突然让马译来送人了呢……

    当马译把许自香往后车座里放时,那肌肉保安终于走了过来。

    马译正拿钥韪开门时,肌肉保安叫住了对方,“小马哥,我看香姐喝那么醉,坐后面怕是容易吐吧?”

    马译神情瞬间紧张,而肌肉保安则马上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那一抹心虚和不安!

    马上意识到情况绝对有猫腻,他当场决定先把人给留下,通知徐小总问一下。

    “没有的事!你别管了,我要开车了,你先让让。”马译生怕夜长梦多人带不走,一时间慌得连掩饰都没了,只想把人赶走。

    肌肉保安这时真确定是人有问题了,马上试探道:“要不还是先问下徐小总吧?”

    “没事好端端问他做什么?”马译气得半死,只见肌肉保安蚊丝不动的样子明显就是起了疑,心头不好的瞬间,这时候终于赶来的徐自飞也跑出大门,很快注意到马译。

    “马译!”徐自飞的话气沉重。

    听得这一声呼喊,当场马译的肩膀就一耸缩了脖子,明显作贼心虚样。但是他仍旧强撑着气势回:“我送许自香回去呢。她说她要回去了!”

    徐自飞三步并两步跑过来,打开车门一看,许自香睡得很是香甜,除了脸颊有些不正常的酡红外,别的都还好。

    他松口气的同时狠狠瞪了马译一眼,“我会送她回去!哪里轮得到你了!”

    徐自飞偷亲许自香2

    马译轻耸肩膀,主动退步让徐自飞把人给抱出来。此次任务再度失败。

    “小马,去把我的车开过来。”徐自飞抱了人后吩咐了那肌肉保安。

    肌肉保安马上去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