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钓,很有意识地避开她直播区域,交头接耳中,另有朋友凑上来,“自飞,今晚约你家做小龙虾?你掌勺?”

    “别啊,我家那么乱压根就没收拾的。我看你还是约钱潮他家吧。”

    “我家?搞不了事,最近我房子在装修,我人都搬酒店住的。”钱潮是个高壮的胖子,长相很是憨厚。但其实人贼精。

    “你有家不住你住啥酒店啊?”众人疑惑。

    钱潮撇了嘴,叹气道:“还不是我家那臭娘们儿整天找我闹,说我跑去嫖,我嫌她烦,就和她打了一架。结果她第二天就放火烧了家,还好灭火快,但是这家里也必须重新装修了。之后我一气下就撵她

    回娘家了,我妈整天说我,说得我心烦就搬酒店住了。这不住了有一个多月了。”

    “噗。我天,你这保密功夫到家啊。都一个多月了才告诉我们?”

    “这也不是我有意啊,大伙又没聚到一起。许世平知道,我有和他说过的。”

    “那完了。这下小龙虾是钓着了,去哪吃没着落。”

    秦奋来句:“直接在碧血山庄不就行了?”

    “别啊!他家最近换了个厨师,手艺比不得上家。而且之前有朋友来过这里吃小龙虾,都说味道一点不好的。我才不想败胃口。”

    “现在离天黑还很早,慢慢考虑在哪吃也不着急。”最后秦奋说。

    几个男人说说笑笑间,许自香也是钓起了好多小龙虾,不过她一个人又要忙直播又要钓龙虾的,关键时要拿着手机拍来拍去的,还是挺忙的。

    徐自飞时刻关注许自香动静,比起她男朋友可衬职多了。要说秦奋什么都好,就是被服侍惯了,体贴度不够。

    女友不吱声,他就不会主动想的那类型。

    徐自飞过来搭手,他声音压得低,站在摄像头的后方以防自己不出境,“要我帮忙吗?”

    许自香眼晴一亮,“那你帮我举着手机,替我录录我的成果。”

    比了个“ok”的徐自飞拿起了手机。

    这厢,秦奋还是被友人提醒着:“你看徐自飞和你妞儿真是特别熟!”那友人语带暧昧,明显就是爱挑事的人。

    秦奋视线一扫,确实看到徐自飞在认真替许自香录节目,他表情认真而许自香笑容甜美。

    时不时的,还看得到徐自飞在说着什么,然后许自香的笑容就更灿烂。

    友人不怀好意地瞄一眼秦奋的表情,见他没什么表情,他就要揶揄一下:“我说你会不会担心啊?”

    “担心什么?”秦奋装糊涂。

    “担心你妞儿和徐自飞有一腿?”

    秦奋当即一顶帽子给他一脸盖了过去:“你这嘴这么臭的,少挑拨离间行么?”

    “什么挑拨啊?我就是让你注意点呗!”

    “那不可能!”右手方的钱潮听不下去了,“庞东,你少乱说了。除非他们是不要命了才敢老虎头上拔毛。”

    “不是不是,听我说,我真没乱说。”庞东还在那辩解,“你们知道徐自飞有洁癖嘛,他不爱人去他家不是?上次,我去了他家,门口一双女士拖鞋呢!我当他有同居女友了,结果呢,我在餐桌上看到你马子的相片,当然,还有你的。”

    “人家徐自飞是秦奋的远方表弟,仗着这层亲戚关系好得很,私下里走得近那不是正常么?!”钱潮始终不信。

    “亲弟都要去撬嫂子,更别说远方表弟了!”平时徐自飞和秦奋那点亲戚关系一般不爱摆台面上,主要是徐自飞不太喜欢,不想走哪都是“秦奋表弟”,因此朋友们很自然而然地会守下这个秘密,只在私下里称呼。

    “你够了哦!秦奋,别信他的!那我不还有好几个同学的相片一直珍藏着呢,也没见发生过什么。”

    秦奋一直没吱声,庞东是个坏的,总有一些酒肉朋友不是?

    可你要真说他是坏的?人家“善意”的提醒,听起来也不吃亏对吗?

    人家提醒当事人要注意一下男女有别不要走得太近,别给绿了还不知道原因,这事不是没毛病么?

    直播出事故了2

    “这不是只有相片的事,就他那酒吧里,谁不知道他待你马子的好?也经常看他俩手拉手出去逛街的!”

    “手拉手?!”本来还能一直保持淡定的秦奋,在这一把火烧上时,终于面部表情有点轻动了。但他不想给庞东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淡淡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我会注意的。谢谢。”

    庞东见自己意见有了效果,马上就闭上嘴巴了。

    钱潮在一旁拍拍他肩膀,“别胡思乱想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你马子了,相处这么久,你交往过的妞儿中,我就觉得这个丫头最对我胃口了!所以说,品性什么的肯定没问题啦。”

    “嗯。我也信她。”其实秦奋是真信许自香的,他对自己太有自信了,而许自香也总处处表现得很爱他。若说和徐自飞的亲密,其实更偏向于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可这人啊,就架不住有小人的耳边风这么一吹,本来没想法的,这么一鼓噪地不乱想都不行了……

    余下时间里,他总有意无意开始监视女友和表弟的一举一动……

    **

    许自香决定只直播两个小时,太久的直播会让粉丝疲惫的。钓了快一个小时了,小龙虾的数量不算多,目测只有三斤多。

    许自香并不满意,而徐自飞在不需要她帮忙的前提下去上厕所了。

    秦奋坐累了,离开椅子去活动,来到女友身边,他也是注意着避开摄像头的,然后蹲在岸边。“你干什么去?”

    许自香在水里,她穿了水裤准备去取安小龙虾的大笼子,瞧那兴致冲冲的表情这一刻略有几分男孩子气概。

    见男友蹲在岸边,许自香扬声回:“我去取小龙虾笼子。看看一个小时了网到多少了!”

    “那也用不着你下水啊。”秦奋说完这句就没再继续了,他想起女友下水肯定是为了直播的。

    “我这去看看小龙虾。”兴致冲冲往小岛中心而去。

    水塘中心是特意开僻给小龙虾繁殖的泥土岛,到处打有水洞里头藏着小龙虾。

    养小龙虾的水不算多深,由浅入深最深处二米。只是她低估了这水里居然有钉子,那穿着胶鞋的脚一个深陷噗地一下,正好和那钉子对穿——

    于是,很不幸的,许自香发出杀猪惨叫:“好痛痛痛——秦奋——我的脚被扎到了,好痛——腿又抽筋了——救命——”剧痛和腿抽筋的双重打击让她瞬间失去了平衡,一个后仰下头就滑进了水里。

    岸边蹲着的男友一看女友倒大霉呛水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跳下水里,泳过去是最快的。

    “没事吧——”身边的友人们在那急喳喳着围了过去。

    许自香会游水,呛了两口水后马上保持平衡和冷静,抽筋的脚已经恢复了,只剩那钻心的剧痛。

    秦奋很快游过去从后面托住许自香,“先上岸,不要慌,放松!”成功援救到女友后,理智恢复的瞬间他二度避开了直播的手机,往另一个上岸口去了。

    这时众友人站在岸边搭了把手,把两人给救了上来。

    一上来许自香那疼痛感就更强了,哭泣着:“妈妈咪呀,快帮我看看脚上是什么扎到我的——”

    “你脚别乱动,等等我看看!”男人凑过去一看,是根生锈的钉子!“你脚能动吗?!”

    “不能啦!呜呜——好痛呀,它一直在我肉里的!”许自香疼得整张脸都皱烂了。

    “先送医院去!”众人说道。

    “我让你玩直播,不下水不就没这事了么!”见女友疼成那样,很少动怒的男人此时语气里也是深藏了一丝怒火。

    “这下玩了啦,明天直播界又有一条笑话:某某知名网络女主播去钓小龙虾扎到钉子作死啦……”许自香在那哭得很伤心地叫嚷着。

    秦奋真是要气死了,“你现在还有这心思想这个说明你还没多疼啊!”

    “别废话了,赶紧先送去医院吧!”

    等徐自飞在外面逛了一趟回来时,见龙虾塘边熟悉的面孔只剩两三只,一看秦奋和许自香全不在了,“这人全去哪了?!”

    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有点绿1

    许自香腿残了,一周时间是最好柱着拐杖走路了,伤没彻底好之前是别想穿高跟鞋了。

    因为这场直播意外事故,这小龙虾大餐本来是要取消了,结果许自香哭嚎着揪着男友的衣领,“我不管,不能因为我脚受伤了就连我的小龙虾也取消了!”

    “医生说过让你不要吃辛辣的。”

    “这不还有蒜蓉小龙虾嘛……”

    对小龙虾的执着精神真是令人折服。

    最后为了安慰受伤的秦奋女友,最终决定聚餐地点还是在秦奋的大别墅里。徐自飞是直接去的别墅,因为秦奋请的法国厨师不会做小龙虾,所以决定由他自己下厨。

    等许自香坐着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