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高兴太早了,我现在压根就不看好你们俩!”

    “妈,你不要管我的事了,就这样挂了!”

    秦母消息灵通,一得知王紫晴又和儿子走近了,她当然不排斥。尽可能排除万难给姑娘制造机会。叮嘱秦奋的保镖们:“私下里看到那些个不要脸的女人往你们少爷身边扑时,提前给我拦下来!现在全面禁止他再接触这些小浪蹄子!”

    看来确实是要阻止儿子再谈些不正经的恋爱,向结婚生子的终极目标而去。

    对母亲和小紫晴的计划,当事人秦奋压根不知情,自和许自香分手有十天了,他这人整天做事都提不起精神,那种从内心散发而出的倦怠是从何而来,连最热爱的篮球也不爱了,就这么差不多一周有五天就瘫在家里发呆。

    前几天倒是朋友们叫去喝酒,他也有意为之,想告诉许自香,他的日子仍旧潇洒一如从前。

    可四五天以后他就觉得枯燥,勉强和友人们吃喝玩乐根本提不起劲来,那感觉就像妓女生病了还得强行接客一样难受。于是再有朋友来约时,他拒绝了。

    也正好宅在家里开始打游戏那前天晚上,他和马向海发生了一些口角。

    这朋友嘴巴也是个口无遮拦的,什么话都说出来!他不知道许自香多少也是自己前任,说她坏话前也要顾及下他的颜面吗?!

    秦奋这一番双标也算是委屈到了马向海。马向海敢这么肆无忌惮谈他的前任们还不是他自己惯出来的!以前哪一任分手他说她们的坏话时秦奋何时阻止过?

    既然默许了那就当他接受友人们的口无遮拦了!

    只是这一次朋友们低估了许自香在秦奋心里头还是有点地位的,至少能让他当众维护那地位非同小可了!

    事后马向海还在那怄个半死的:“秦奋那个死人!他丫的肯定被许自香这女人套住了,就自己还在那装糊涂呢!我瞅这表现儿,肯定这两人断不干净!不信咱们打个赌!”

    于是闲来无事的友人们还真开了个赌局,赌秦奋会不会再吃许自香这颗回头草!

    秦奋可是压根不知道的,他呢,继续宅在家里玩游戏。头天还好,只是一场游戏结束后躺床上休息时,脑海里自然而然就浮现出表弟徐自飞那贱贱的笑脸。

    徐自飞是秀气的小奶狗,表面看着人畜无害的小白脸类型特别招桃花,女人缘可谓比秦奋还要旺十倍!

    这样一个小奶狗和他马子许自香还能配一脸——

    但凡每次想到这事实时,秦奋就气得躺不下去了!这心里头憋着一股气没处使,然后他又要掏出微信来刷前任的朋友圈,这几天许自香没更新动态了,他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不过——

    他犹豫再三,还是给她留了言:孩子打掉了吗?

    之前一直没主动开口他是自大的等着许自香主动向他汇报堕胎进展呢!

    结果他不动,她也没个动静!让人瞠目结舌,这女人是不是太势利无情了一点?!

    秦奋真是气得饭都吃不好了!他当她善良无比,她拿了钱翻脸无情!

    他看错她了!

    **

    许自香这段时间可没心情理会秦奋对她的感情是否还残留,毕竟你要要求一个分手第二天就给了五千万然后留一句分手堕胎费,之后再无留言的男人,这么无情还能奢求什么?!

    从情伤中走出来的许自香眼下最烦恼的是肚里的小孩,徐自飞像老妈子一样怂恿她赶紧打掉也着实让她心情烦躁,连他电话都不想接了。

    然后第六天收到朋友发来的那则视频,她本开始接受分手命运的心思又不由得多了几分期盼。

    可此后几天一直等消息也没等到,死灰复燃的心还是再度凉透了。

    她想回家!

    伤心到绝望的人潜意识里总爱离开这个伤心地,避而远之。心头一个念想出来后,她就真的买了第二天的机票飞回去了!

    许自香也是欠缺了点考虑,怀着前任的孩子跑回自己父母家这不是讨骂吗?父母要知道她没结婚就被男人搞大了肚子得多伤心难过?!

    不过几个小时的旅途里许自香倒是想好了对策,坦白从宽希望父母能支持她的决定。

    许家二老热情迎接女儿回家,没过多久就感受到女儿情况有异,再加上严重的孕吐反应许母一猜就猜中了。

    比许自香意料中还要情绪大的二老强烈拒绝她生下孩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她赶紧打了!

    她才二十六岁,美好的青春大把的何必陷入未婚妈妈这种尴尬的身份里?!

    许自香心里落差大。

    她以为自己把男友的孩子留下来是自己的事,可随朋友和父母接连反对让她知道,一个新生命的到来不是开玩笑的,不是一句想生就生就能解决的事。

    你得为后代的一辈子而肩负起责任。

    一时冲动而为的许自香在双亲的分析下,渐渐理智重回,开始认认真真思索她的决定是否正确了……

    微信收到前任发来的问候孩子信息,许自香在家乡呆了两天。

    前男朋友什么都不问,就问孩子解决掉没有?!

    许自香心碎了成渣——

    她在这儿一个径的因为仁慈舍不得母爱什么的想要留下孩子的计划看来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于是怒火之下,也没顾得给男友回信息了,直接打了徐自飞的电话:“就这两天给我预约一下人流手术!我想通了,不留下孩子了!”

    这回孩子是必须要生了

    比起秦奋的自大对许自香的盲目相信她会乖巧如初,那边秦妈妈倒是持续追踪着:“那女人肚里的孩子打掉了吗?”

    “还没有。”管家的回复让人格外生气。

    “没有打掉?!这是为什么?!”秦母暴跳如雷,“给了她五千万她还没把孩子打掉,是不是见钱眼开了?!觉着能母凭子贵上位了?!”

    管家哪里知道人家为什么没有拿钱办好事,总之了解到的消息确实是还没打胎。

    “那女人现在在哪里?!”秦母瞬间化为母夜叉。

    “在她老家。”

    “给我找出她父母的电话,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怎么教出来的!”

    秦妈妈干了一件事儿,就是打了电话去怒骂了许母。

    许母被骂得狗血淋头之际,对这位豪门太太也是气极攻心下,怒声反击回去:“我女儿怎么教养的倒是不需要您来操心了!至于这孩子你当你儿子J巴是镶了金的还是家里有皇位继承,送给我们家都不要!谁稀罕啊!也就是我女儿情绪不够稳定不敢打,等着瞧吧,这孩子要是堕了我还把尸体亲自给你寄过来!”

    “哦!天呀天呀!”一贯强势惯了的秦母哪料到有一天会遇到这么个厉害的主,气得嘴时直叫嚷着:“贱民就是贱民!好歹毒的心啊!堕了胎还要把尸体给我寄过来!我的天啊——这种毒妇不愧能生出那种不知羞耻的女儿来——”

    秦母也是双标的严重,丝毫不反省自己也是一路货色。

    许母在电话另一头真是气得发抖,手机都握不稳。

    睡午觉的许自香被吵醒了开门出来,“妈,你怎么了?和谁吵架了?”

    许母看着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女儿,她这一年多来给他们寄来不少的钱,说交往了一个有钱的富二代,那时候他们听着是为女儿高兴的,结果不成想这个富二代家里果然是狗仗人势的!

    越想越气,看女儿那无辜的脸再瞧她那仍旧平坦的肚子,许母当即命令:“换衣服!跟我出门一趟!”

    “去哪?!”

    “你姨夫生病住院了!”

    许母叫回了许爸两老开了车带女儿出去了,临到医院门口时许自香还傻信着她姨夫住院了,结果被带去妇产科时,许自香就面色一沉,质问:“妈,带我来这干什么?!”

    “堕胎啊!”许母态度强势。

    许自香暗叹口气,“我早上不说了吗,我已经预约好了医生,等一回去就做手术。”

    “反正都是要做手术的,就直接在家里做了,妈还能伺候你小月子,以免日后落下病根!”

    “别废话了!赶紧去!”

    “我们能不这么急吗?!”

    “不急?!你那前男友的妈亲自打电话来骂我怎么教育你的,你说我还不急?!我还说给她把胎儿尸体寄回去呢!”

    许自香彻底听懵了:“怎么回事啊?!”

    坐在排队等候的椅子上时,许自香听过妈妈的来龙去脉后也是气到不行。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他妈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我打!立马打!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真当以为他家有皇位继承呢!”

    这下许自香为堵这口气可是全面配合了。

    做人流手术,首先要明确知道一件事,就是医生会事先详细检查当事人的身体以及胎儿状况是否合适做手术……

    等许自香鼓足勇气准备快刀斩乱麻重获新生时,医生却是面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