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份检查报告告诉她,因为她身体自身原因,不适宜做手术……

    这是怎么回事?!

    回家的路上许自香脑袋都还有点懵。

    有些人可以堕无数次胎还能再怀孕,但有些人一辈子就只能当一两回妈妈。

    许自香属于不易受孕体质,具体的医生说的原话也忘记了,总之就牢记了这点,这胎儿堕了,她以后恐难再怀孕……

    这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家人都愁云惨雾了!

    打还是不打?!

    许母不信邪,叫了许爸爸再送女儿去三甲医院,“指不定是那医生误诊呢!”

    许自香全程没吱声非常配合,她主要是受到了打击,什么叫一生不易受孕体质,这玩意儿一听就凶多吉少啊!

    这一下午加大傍晚上的一家三大人连带肚里的小孩四口人就来回奔波了三个医院,最终确认确实人家医生没有误诊……

    不大建议堕胎。

    后果挺严重。

    这可真是——雪上加霜?!

    一家三口憋了一肚子火回到家,许母不想做饭直接叫的外买吃。饭桌上一家三口愁的呢,这孩子要打了吧,闺女以后难受孕。要不打吧,留着以后又难嫁人……

    许自香其实还好,三个医生宣布的话算是解救了她肚里的孩子,只觉得老天爷冥冥之中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这就是命!

    这下可好,于许自香而言,终于不用再反反复复纠结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生了!”许爸老实人,医生说的最大,还是三个医院三个医生,他们总不可能联合起来串通呀!

    “可是我都摞下狠话要寄给那臭女人胎儿尸体了!”许母最纠结是这个。

    许爸瞪大眼睛:“哈?!你还真敢啊!”

    “有啥不敢的!那死了就只是一块肉,一块肉我也能寄!”

    许自香小小声反驳:“妈,那可是一条小生命啊……”

    “要知道是小生命你措施不做好?!”

    “我这不就是想生他么……”

    “你滚回房间去!看着你就生气!”

    “哦。”许自香乖乖滚回房间了。

    客厅里许母还在那哀声叹气的,许爸在好言安慰。

    许自香在屋里躺尸,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没法入眠。

    她双手轻抚小腹,这个孩子,她之前一直想留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当它诞生在她肚里时,她可能就是纯粹的母爱作用让她想把它生下来。至于生下来的后果怎样她还真的没去想过。

    如今走到这一步,在医生眼中,她能怀一个就是幸运的事,别的不要再作了。

    “我说你真的是命大呀宝宝……”许自香心里笑开了花,她可一点没为自己难受孕体质而悲伤,此刻只沉浸于能生下孩子的小幸福中。

    **

    秦母在这里满心等着堕胎结果,然后也收到许母的回电,“你等着我给你寄尸体过来!”

    电话挂断。

    秦母这心里头气的同时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对方在另一个城市她觉得以这个女人的高傲也不可能骗她了,所以心中戒备一松,没再关注此事了。

    话说到另一头,经过一晚上的沉淀,许家三口达成了协议,枪口一致对外。

    许自香给秦奋回了微信,打字,没语音:孩子已经在老家堕了,你放心,过好你的日子吧。

    语气平静,连个感叹号也不打,就是尽量想表现得云淡风轻。

    而另一边,她也给徐自飞说了,她在家乡把孩子做了,请他取消了当地的手术预约,然后她要顺便坐小月子就不能回来了。

    至于录制美食节目那里,也是凑巧,一季节目到期了,许自香不差钱的主又身怀小宝宝没法去录,只得暂时请辞了。纵然内心多有对事业的愁肠,感叹之余只能自我安慰:“工作还会再有的,孩子就这么一个。宝宝,你妈为了你牺牲了很多呀。”

    自打分手后,许自香终于重新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就是生一个健康快乐的宝宝抚养成人,没嫁人条件就当个快乐的单身妈妈,有条件以后就给孩子找个继父!

    人生不会因为谁离开了谁就不再继续过了!

    **

    秦奋一直守着手机,守来守去过了几天才守到许自香回信,这是从未有过的!以前都是让她等他回信的,而今分手了她倒是拿乔了让他苦等。

    秦奋真是气得舌头舔过牙龈,一双漂亮牛眼睛瞪得老大,整张俊脸臭到不行。

    秦妈妈给儿子打电话来,“你那前女友把孩子堕了。”

    “是。”看来母亲也收到风声,想来确实是堕了。

    本来是他坚持要打掉孩子,没成想这孩子真的被打掉时,这心里头突然的多了一丝愁肠与失落……

    用力甩掉那心头的失落,告诉自己,和许自香的一切成为了过去,是真的成为过去了!

    **

    徐自飞心里头巴念着许自香堕了胎,总得有人去慰问,眼下真是去向未来岳父岳母献殷勤的好时刻,于是也就瞒着许自香在她“堕胎”一周后买了机票去了她故乡。

    下机的那天问了许自香,“你家在哪呢?”

    “干嘛呀?”许自香在啃鸡腿,吃得真欢。

    “我到机场了,要到你家来!”

    “什么?!”许自香啪地把手机挂了。

    徐自飞要来了?!

    一个小时后打车到许自香家小区楼下的徐自飞被许爸热情的迎上了楼。

    “进来屋里坐,随便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谢谢叔叔,劳您费心了!”

    许自香在屋里头装病人,一身标准小月子装扮,她不想告诉徐自飞,总觉得他要知道真相他肯定会生气。那是对好友的一种了解和直觉。

    为此,全家瞒着徐自飞。

    徐自飞进屋坐小单人沙发上问:“你身子好些了吗?”

    许自香点头,故作虚弱脸,“好些了。”

    “别难过了。以后孩子还会有的,找一个对方真心喜欢你的!”

    “嗯。”

    听着徐自飞真心的关系,再想想自己如此欺瞒,许自香真是愧对好友。

    许母来寒暄把徐自飞给哄了出去,许自香松了口气。这两天她心宽体胖,孕吐也降轻很多了,但愿不要让徐自飞发现了。

    晚上吃过饭许爸就以家里没客房为由把徐自飞先送去了附近的酒店住,许自香在床上喊着:“有事微信里聊!”

    “好!”

    徐自飞不疑有它走了。

    许母在人走后,满脸小兴奋来问女儿:“这男孩子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听她语气就知道她对徐自飞很满意。

    当然啊!提了不少名贵的食材,冬虫夏草燕窝啊那些份量可真的不少呢!许母这一年被女儿寄了些过来识货了,知道那份量怎么也得二十万必须有!

    天啊天啊,再看这男孩的穿着打扮和气质谈吐,肯定是富二代没跑啦!

    小紫晴托盘徐自飞的暗恋心

    “妈!你在乱想什么呀!”许自香微斥,“我们是超级好的单纯的友谊,你们这些人怎么老是乱想!就是因为这种想法造成男女纯友谊保持得困难重重!”

    “诶诶,那男孩子看你的眼神绝对不是单纯的普通朋友!这普通朋友能大老远的坐飞机过来只为看你一眼,还送这么贵的礼?!”

    “不是!前阵子我去他家乡玩的时候也给他妈妈送了礼,他这是回礼!我们关系好的亲如姐弟!”

    “唉哟唉哟,妈不信!”

    许自香真是猛翻白眼。许母见女儿不信,游说道:“这男孩子我喜欢!妈看着觉着真不错,懂事有礼貌家里条件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笑得可贼了。

    许自香的反应是把被子一掀,四肢一摊,把那肚子晾出来。

    许妈妈一看到就如焉了气的球瞬间哀声叹气:“这孩子毁了你啊!香香!你这后半辈子,我告诉你,终究是差了些福气啊!”

    那样一个精神抖擞的男孩可能不会介意她堕胎,但未婚生子许母真是没脸敢自大。

    “妈。你女儿我是有钱人!”许自香语重心常外加开朗无比,“我是小富婆耶!我现在有继承人继承我财产了,我还在乎婚姻和男人干什么?!”

    “算了。不和你提这些了,女人的苦啊,以后有你受的!”许母只当女儿年轻,老人良言逆耳,懒得再浪费口舌。

    待许母离开后,许自香故作坚强的脸色一垮,眼里透点儿幽伤。她怎能不知道未婚生子的悲伤处,可又能如何?时至今日只能如此作想方能让自己心情开朗明媚,要不整天像个怨妇一样,以后生的孩子会成苦瓜脸哟!

    **

    许自香要坐满三十天月子,她自己说的,徐自飞就没法让她陪他。独自在异乡也就待了一天人便回去了。

    “你说这孩子就这一趟飞来飞去的为个送礼?也真是不嫌累。”许母左右看着都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满意度。

    许自香没吭声,因为她在和徐自飞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