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合着算了。你说,我们关系好成这样,要不要也来一个君子协议?”

    许自香理顺被弄乱的头发,扭头上下扫了徐自飞一眼,吐槽道:“你是人缘有多差到要和我将就的地步?!”

    徐自飞配合地叹口气,反而自恋道:“相反。我是觉得我太优秀了,便宜了别人不值得。不如和你送作堆,毕竟我喜欢你一如喜欢自己一样嘛!”

    许自香被逗乐了,轻捶他一拳:“拜托,我怎么没发现你和秦奋一样那么自恋无比啊!”

    徐自飞着急反驳,“不,我可真没他自恋。”

    “也是。”没料许自香认可地点头,“要论自恋啊,那家伙很多时候都让我忍不住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可每次都看在钱看在感情的份上忍下来了,于是越来越宠,宠得他更理所当然的自恋自大自负了!

    他以为终于捉到奸了!

    “啊啾!”秦奋打了个喷嚏,相亲对象非常关怀道:“感冒了吗?”

    秦奋感觉自己耳根子在发烧发痒,不由伸手揉了几下,“可能有人在暗地里骂我。”

    相亲的白富美温柔的掩嘴一笑,“你真幽默。”

    “嗯。”男人不咸不淡,手中刀叉没有断过。

    “我们吃完饭去看场电影吧?看《特工3》怎么样?”女方处于主动状态,她眼里对秦奋很满意,媒人介绍前就说这个男人能力特别强,当时她不相信,一起吃顿饭后发现他天南地北都略懂一些,很对她味儿。

    秦奋皱了皱眉,他这个月已经看了三场特工3,或许一坐进电影院就会犯困。

    出于对母亲安排的饭局的尊重性,他毕竟还是很孝顺父母的前提下,和这些相亲对象都会适当的给一些时间相处了解,毕竟确实也是要挑一个门当户对的传宗接代。

    虽然不乐意,可有起码尊重女性的绅士美德让秦奋并没有拒绝,“好啊。”

    白富美笑容更满意了。

    正待晚饭尾声白富美去洗手间,小紫晴来了信息。秦奋拿起一看,是小紫晴发了数张徐自飞和他前任许自香二人撸串的亲昵相片,还有一段视频。配上小紫晴的解释:“今天遇到这二位了。”

    她发在群里的。

    众人针对此事件聊了起来。

    年轻男人皱了眉。

    白富美出来时,秦奋已经结了账,并且对她说:“抱歉,我临时有事,不能去看电影了。你先回家吧,我就不送你了。”

    他走得很快,看起来确实是一副有急事的样子。

    白富美虽然心中略有被轻视的不满,但还是故作得体大方,“OK,那我们改天再约。”

    “嗯。”

    秦奋开着跑车去了许自香家,他想他有件事必须得告诉这位前任,关于她和徐自飞的事,上次来时忍住了没问,这次不能再回避了。

    晚上八点来的许自香家,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别墅外面才看到车子的影子,秦奋站在窗户前沉默看着。

    许自香家里的智能灯会在入夜后自动亮起来,因此她没意识到秦奋在别墅里。和徐自飞有说有笑间进了庭院,车子停妥,许自香去开安全带,结果,“这锁怎么打不开了?!”安全锁卡住了。

    “怎么了?”徐自飞扭头问。

    “卡住了。”许自香略急,她被绑在座椅上了。

    “你别急,让我看看。”徐自飞解开安全带凑过去。

    这有车的人都知道,当出现这种锁卡情况时,在外人眼中会误以为对方是在接吻的错觉,那纯粹是视觉的原因。

    不过别人不知道,那个别人不是谁,就是秦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徐自飞的车子进来时他会有一种捉奸夫的错觉再度涌现让他下意识地躲到了窗帘后,然后跟作贼似地的偷偷往外看。

    于是就看到这么一幅让他上火的场景!

    许自香果然是和徐自飞有染?!

    而车里,面对徐自飞的突然亲昵靠近,许自香是大气也不敢出的背部牢牢粘在椅背上,虽然明知道他是为解安全锁扣,但她突然间还是有一种奇异的心脏跳跃失速!

    距离这种感觉已经是好多个月了,以前是有那么一两回的,如果不是这次亲昵的靠近,她都忘记了!

    徐自飞一直低着头,许自香得仰着头以免他后脑勺撞到她下巴,“好了没?”她声音有点压抑。

    她嗅到了徐自飞身上的香水,那是她喜欢的味道,还有男性成熟的荷尔蒙气味。

    呃……她真的不是对徐自飞有非分之想,只是这姿势突然间让她意识到他除了是她很好的死党外,还是个男人了!

    “解开啦!”伴随大男孩一声雀跃宣布,还有的是许自香及时打住的胡乱心思!

    身上的安全带一缩,许自香要直起身子时,徐自飞也刚好抬头,于是一声惨痛沉闷的呜咽声,很遗憾,防了那么久在最后一刻还是功亏一篑了!

    徐自飞后脑勺撞到许自香的下巴了。

    “撞得疼不疼?!”后脑勺与下巴亲昵接触的一瞬间,徐自飞就心里叫槽的同时伴随心脏一串串的抽痛感,他好心疼呀!

    抬头看许自香,年轻女人被撞得捂着下巴眼睛痛眯了眉头皱紧了,难过得不要不要的,太痛了!

    许自香说不出话来,徐自飞急得直叫:“快让我看看撞到什么程度了?!”

    他伸手去扯她手,许自香痛得摇头不愿给他看,看着这家伙就来气,把她撞痛了啦!可也没力气埋怨了,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对不起啦,宝宝,我不是故意的哦!我给你吹吹!呼——”哄小孩的轻声细语伴随着无限的宠溺与心疼,这样一副模样怎么让许自香再好意思抱怨?

    她松开手时,徐自飞看到了她下巴的红肿,马上二话不说张嘴就给她吹上去。

    许自香抹干眼泪,今晚自己真是倒霉透顶了。

    屋内,秦奋一只手死死地握紧了手机。

    瞧他们在车里又亲又搂的!

    她还说她和刘昊明在约会!

    结果最终还是证明,他被自己表弟绿了——

    车子折腾了接近二十分钟,许自香才擦干眼泪控制情绪下了车,“好了,你路上小心吧。”

    “没事了吧?记得擦点消肿药。”

    “我知道啦。你回去吧。”许自香最后抹了眼泪,她是疼痛的后遗症,而看在秦奋眼中则是两人依依不舍,她流下的难过的眼泪!

    许自香目送了徐自飞开车离去,这才转身去开门。门打开放下包包摘下围巾,吸吸鼻子揉着下巴,这下巴还有轻微的疼痛感,她得去冰箱里拿冰袋来热敷一下。

    进入客厅正欲去厨房时,她隐约感觉客厅好像有什么,于是疑惑扭头一看,但见秦奋坐在沙发上,双手交握着支撑着下巴,一双眼格外冰冷凝视着她。

    许自香吓了一跳:“唉哟,天啊!”她差点吓破了胆,“我以为是有贼进来了!”配上一副明显惊吓过度的表情。

    秦奋注意到许自香的下巴有点红,当然更显眼的是她的唇瓣异常的红润。那是人家因为忍痛咬出来的肿,他却当成了是被徐自飞亲出来的。

    “你怎么这么大反应?”语气轻柔,随后调整坐姿,他弓着身子,那动作带点儿攻击性。

    许自香敏感地透过他的神情和语气感觉到不对劲,“你这是……怎么了?!”迟疑试探。

    “你和徐自飞什么时候好上的?!”

    许自香气得翻白眼:“我说怎么连你也相信了?!”

    最近人人都在拿她和徐自飞打趣,她真是气得快没朋友了!三人成虎,流言杀伤力大到她怎么反驳都没用了!

    “刚才在车里呆了有近二十分钟,我以为你们会直接车震。”他眼中只看到他们俩你浓我浓的接吻,中途还换了几次姿势!

    “那是——”正欲马上解释,忽然醒悟到他们已经分手了,然后瞪大眼睛怒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做出这副捉奸的表情干什么?!”

    “是,我们分手了。”他点头承认,语气还算平和,但越这样越显暴风雨前的宁静,“今天我来就是想问清楚,你们俩是在我们分手前搞上的吗?!”

    “……”许自香简直气到没朋友,面对秦奋那一双牛眼睛冰冷的瞪着她,老实说其实她是有点害怕的,可是她没做过亏心事,而且他们已经分手了,她还没追究他擅闯民宅的事,他反倒像被戴绿帽捉奸的男人!

    “没有!”虽然很想刺激一下他,但她还是老实乖巧地否决了,“我可以保证在我们交往期间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所以,你之前突然和我分手是因为徐自飞向你表白了,你已经有备胎了的原因吗?!”

    “什么?!”什么叫被人屈解的委屈,这种事只有在很多年前她初次踏入直播平台被一群网友骂得狗血淋头哭泣的心历路程,如今又重温了!“秦奋!你是发神经了吗?!”

    “应该是。”他松了双手,总保持一个姿势有点累,“一直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