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你和徐自飞有染,我没信过的。可今天却被我亲眼看到了。”

    也真是命定的误会,他早不来一天,晚不来,这个时候来了撞上他们的奸情!

    秦奋气得猛地站起来并将身边的一个枕头狠狠地扔了出去,一把砸中了许自香,他声音略失控的狠戾:“你谁不好交往你和徐自飞在一起?!”

    许自香被大发雷霆的前任吓到了,枕头砸身上不疼,疼的是她因此受到的惊恐!他这疯颠的样子就好像要家暴似的吓得她一缩,“秦奋,你有话好好说!”

    他从没在她面前暴脾气过的,因为她从不曾惹他如此愤怒的!

    “我没有和徐自飞交往!”吓得老老实实交代,她可是孕妇,经不起前任言语的暴力:“刚才只是安全带坏了,徐自飞帮我弄开而已!然后他抬起头来时撞到了我下巴替我吹几下而已!你不要发疯了!”

    秦奋冷静下来,他气红了双眼,看她那激动的语气和表情都不像在说谎,再看她下巴,老实说,他脑子的第一反应就是相信她!

    “你没有骗我?!”他怒瞪眼,最后确认。

    她眯眼尖叫躲到一边:“不行你打电话给徐自飞!你要不信他就调记录仪检查!”拍不到人总有他们的对话的!

    秦奋冷静了。

    是他误会了,他选择相信她,他偷看过她手机,她和徐自飞的对话看不出一点奸情,如果徐自飞敢挖他墙角那也真是不要命的事了。

    彻底冷静后,他坐回沙发上,还是余怒未消,“你为什么总要和他这么亲密?!”

    “我们都分手了!你今天发神经了吗?!我们分手了!就算我真和他交往,也和你没关系了!”

    许自香把男朋友哄得气顺了后又重新撩虎毛,他爽了是吧?接下来就换她发威了!

    “许自香。”冷静下来的男人隐隐的升起一股尴尬,他们实实在在的分手了,她的指责一点毛病都没有。“我只是要确认我们关系存续间你有没有背叛我。”他怒力替自己找回点颜面。

    “你简直神经病!我有没有外遇你感觉不出来吗?!你给我吃好的用好的床上功夫还那么厉害,我脑子有毛病去外遇吗?!”

    对啊!

    秦奋对前女友的赞美毫不谦虚的接受了,他对她这么好,物质感情乃至床事上都伺候得她舒舒服服的,她脑子有坑才跑去搞外遇!

    所以秦奋一直自信的来源一如许自香所坦言,自恋总是有资本存在的。

    “抱歉。”他从善如流道了个歉,然后抹了把脸,刚才误会了,然后现在误会解除,他感觉满满的尴尬让他想逃离。“你休息吧,我先走了。”然后真准备逃了。

    徐自飞痛揍刘昊明

    “站住!”

    年轻男人奔走的行为一怔,稍稍回过头来面上若无其事,“怎么?”

    许自香面色古怪,“上次你半夜闯进我家我没说什么。这次你又不打招呼闯进我家。秦奋,你是不是对我还有意思啊?!”

    年轻女子一脸的疑狐。

    秦奋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对她还有意思?!“当然没有!”强烈反对,“我只是来质问你和徐自飞的关系!”

    “如果你要问这件事,可以打电话,我不会对你有隐瞒的。”

    “万一你说谎呢?”

    “我们交往了那么久,我的品行如何你还看不出来吗?”

    秦奋嘴轻抿了下。

    许自香气得深吸一口气,“还有别的事要问吗?还有的话最好今天一次性问完,我不想第三次再见到你私自闯进我家了。虽然这房子是你买给我的,但我们分手了!秦奋,你得记住,你要隔三差五闯进来就是对我余情未了,到时候我如何要重新对你有任何奢想,那就是你的错了!”

    “……你不是和刘昊明在交往吗?”他们分手得很和平,他还记得她说她爱他的话,分手前还在说甜言蜜语的女人,不过三个月就已经找好下家了,老实说他觉得心略伤。

    “为了忘了你啊。而且我已经快成功了。你总不能自私的要求我整日以泪洗面天天惦记着你吧?好歹我们欢好一场,给我些祝福吧。”

    “……”他的唇瓣抿得更紧了。

    老实说,他还真的有那么点希望她还一直天天挂念着他的。

    “没有了。”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出别的,“我没有疑惑会再问你了。也不会再没礼貌的闯进来了。”

    许自香深吸气扭过头去,她眼眶红红的,秦奋的态度真的很伤人,真是该死的庆幸她至今做的一切!“那么,记得替我把门关好吧。”

    实在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她的眼泪,那样他会更得意,而她所做的就前功尽弃,分手无所谓,但是面子决不能丢弃太多!

    许自香上了楼,男人凝视着她的背影,她头也不回,她的身子看起来圆润了不少。在分手后他仍旧保持不变的体重,更甚至瘦了几斤,当然是他的朋友们说的……他不大相信。

    但是瞧瞧他的前任,她怕是胖了有七八斤了!

    秦奋唇瓣再抿了抿,他这阵子过得挺难受的,经常回忆两人的相处,那些全是甜蜜的幸福。可她呢,胖成这样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被情伤的女人!

    无情的女人啊……

    男人挺直的背弓了几分,开门走了出去。

    许自香小心翼翼站在窗户前,暗暗抹泪看着前任走出别墅,她抿着嘴唇,眼眶泛红:“你这人就是这么自大!你说一句甜言蜜语哄我不行吗?哪怕就是欺骗我的,我至少也有个安慰奖啊!这么关注我和徐自飞的事,你信不信有一天我真的跑去和徐自飞谈恋爱气死你?!”

    这个无情的男人!

    **

    许自香最近几天过得很颓废,整天没事就是刷刷朋友圈或者网购,添置了一堆小婴儿物件全寄往自己家乡,让亲娘整日里收包裹收得手脚发软。

    可能就是情伤中的女人唯有疯狂吃吃喝喝购购物来发泄了。

    刘昊明来约了许自香两三回,全给许自香拒绝了。理由也不过很简单,她都是要当妈的人了,这样欺骗人家的感情可是渣女行为。不过表面上还是统一以不来电回拒了对方。

    刘昊明心里略苦,情场中当然不能说无往不利但也相去不远了,毕竟以他条件看中的女孩基本就没拒绝的。可惜许自香这朵花是经过秦奋那种顶级豪门调教过的,见识非凡,一般男人难以勾上。

    这许自香不上勾,他就只能到酒吧里来喝喝闷酒,约上三五个伙伴什么的。来的也正是徐自飞的酒吧,他这酒吧酒好妞靓有身份的权贵全集中在此,没理由约别的地方不是?

    吃着小鱼干和众友人聊天间,徐自飞亲自端了酒送过来,然后一屁股挨着刘昊明坐,他们也是因为共同的朋友而成为了朋友,虽然不是很熟。“听说你一直在追许自香?”年轻男孩开门见山。

    刘昊明上上下下扫了一眼徐自飞,他和许自香的绯闻早传遍了这个圈子,不过当事人极力否认只是朋友关系,对刘昊明这位追求者而言倒算是好事。“怎么的?不行?”

    “没。就是说你追她是真心的么?”徐自飞仗着是许自香的死党这层关系,问出这句话来也是格外的有深意。

    刘昊明挑挑眉,他哪里听不出徐自飞的兴师问罪,但是他自认徐自飞还没资格问他这件事,“干啥呢兄弟?突然这么严肃样,我觉得许自香人很好,现在就想进一步和她相处。”

    “没想娶进家门啊?”徐自飞表情很轻松,但越轻松反而越显危险。

    身边的友人们打圆场:“我说徐自飞你干啥呢?你的意思要求人家谈恋爱还要以结婚为前提啊?”

    众友人笑掉大牙。

    他们玩过多少妞,结婚这种事永远只留给门当户对的白富美!

    “没啊。”徐自飞神态轻松,“但是我作为许自香的好朋友,肯定要多替她把下关嘛。”说完轻拍了两下刘昊明的肩头,站起身离开了。

    看来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倒是刘昊明在人走后,一脸不屑嘲笑:“都说这徐自飞喜欢许自香,今天我不会怀疑了!”

    友人们相视一笑,“漂亮姑娘谁不爱嘛!”

    “哼。”刘昊明不屑冷哼。

    徐自飞的喜欢只能藏在心底,他顾虑太多了,还得碍着对方和他表哥交往过,他更不敢贸然出手!

    可怜的,这许自香这块肉他是吃不上了!

    徐自飞站在吧台前,表面上看着在忙,实际上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刘昊明。这个在追求许自香的家伙,左拥右抱一个整容货的,徐自飞记在了心底,等着吧这个臭小子,虽然他要他来分散众人对他和许自香的过多关注,但是如果许自香被这不长眼的家伙给泡上了……他得找个机会先出口恶气啊!

    没有男人会拒绝投怀送抱的美女,刘昊明也不例外。你要说他对许自香是真心的?当然,他觉得站在他的角度他的身份和地位他对许自香的追求确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