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奋没吭声了,他已经彻底呆到不行了——

    许自香当初没有把孩子堕掉?!

    这事实可真是太吓人了——

    **

    徐自飞带许自香又回老家,徐妈妈仍旧热情招待。不过一见到这姑娘的面容她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后来看这姑娘走路略透点儿沉重,到底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心里头犯了嘀咕把儿子扯到一旁,“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小香好上了?!”

    “还没。”徐自飞心情特别好,他可美了,把许自香带回老家溜达一圈,他准备呆个十天半个月的借此和许自香处处感情。

    “小香是分手好久了吧?一直单身的吧?”徐妈妈不想乱冤枉人。

    “嗯。”

    获得儿子肯定后,徐妈妈行事谨慎,她决定暂且先压下这怪异,等再观察观察。

    晚上徐家佣人烧了一桌子好菜为这对年轻人接风洗尘的,徐妈妈特意留心观察,发现许自香整整吃了三大碗饭!这饭量可是上次来的一半呢!

    吃饱后许自香再露出一个甜笑,那圆润的面颊,怎么看都像孕妇啊!

    徐妈妈心里头震惊到不行,面上还是隐而不发试探,“小香这胃口还真是好呢?半年多不见你胖了不少呢?”

    许自香对外一致口径:“因为失恋暴饮暴食没控制好身材。”

    “这样啊……”徐妈妈半信半疑。

    又见儿子给对方挟菜的那股子快乐劲儿,徐妈妈劝服自己怕是胡思乱想了。人家也就是正常的发胖现象。

    **

    秦奋一直手抖得没法握住手机,在他的记忆力他也就搞大了许自香一人的肚子,只是说他的记忆里。如果前任们私下隐瞒了堕了……当然可以证明那些前任们绝对没有一任是偷偷生下了他的孩子的!毕竟肚子大不大人人都知道!

    他大半个月前去见许自香,是看到她身子发胖不少,可因为衣服宽大又没往那方面想,还真没留心过她的肚子……

    如果庞东没有骗他!许自香没有堕胎?!

    但是可能吗?!在他眼皮子底下生孩子?她还那么年轻就未婚生子?!

    他觉得这个买卖怎么都不划算!

    直觉不愿相信对方真的怀孕了!

    所以找回理智后,他第一反应就是坚决不信,给庞东留话:“你别逗了,准是你看错了。”

    人家包裹得那么严实而且又没留真名,同音字的孕妇多得是,他肯定是看错了!

    “你不信?!”

    “不信!”

    “不信就算了呗!”其实庞东也没确凿证据,告诉秦奋也是藏了两分打探,结果对方语气肯定,他就只能这样罗了。“那成呗。”

    但是呢,下次等许自香回来了,他肯定要找个机会去一试究竟!

    “别乱散布这种不切实的谣言。”秦奋警告对方。

    “知道了知道了!”

    **

    吃了那么多晚饭的许自香在十点左右肚子又饿了,所幸早有先见之明拖着徐自飞出来逛市场,一路上嘴就没停过,也是让徐自飞异惊讶的:“你这吃法怎么跟个孕妇似的,少吃点。到时候减肥不好看,我也会嫌弃的。”

    “你干嘛嫌弃啊?”胡吃海吃的许自香吃肉串的动作一顿,多少有了些顾虑,她月份越来越大了,肚子明显是凸起的。这种凸起可和单纯的长胖是完全不一样的,长胖那肉是软的,孕妇的肚子可是硬的。

    “我喜欢偏瘦的姑娘啊!”理所当然回答。

    许自香翻一个白眼,“哼!那我可得赶紧再多吃一点,你要是喜欢上我我可就惨了。”

    “你这嫌弃的语气很讨打哦……”

    “你才是呢!”

    虽然玩玩乐乐的,但余下时间许自香还是强忍着禁了口,不敢再多吃以免引起对方怀疑。

    徐自飞质问怀孕

    越想越不对劲的秦奋于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医院,他当然是找了关系请人家调了一下档案。然后找到了“徐智绯”这个女人。

    庞东听到的是“徐自飞”,病历实际落款最接近的也就是“徐智绯”,年龄二十六,孕史初次,怀孕30周零3天。

    时间名字高度吻合。

    “那个姑娘长个这个样子吗?”秦奋拿出手机翻出相片给主治医生看。

    主治医生对这姑娘很有印象的,“不是很肯定。因为孕妇每次来孕检都包得特别严实。不过声音很好听,肤白手细的很令人印象深刻。”

    “她一次都没摘下过口罩?”

    “没有。毕竟古怪的病人也不是没有,再说探问别人的隐私不太好,所以没办法确认。”

    “好的,谢谢你了,王医生。”

    “不用客气。”

    秦奋从医院出来,握着“徐智绯”的孕检告报底单,要确定这是一场乌龙还是真实的,只要把许自香的衣服撩起来一看就知道,这个月份她肚子根本藏不住!

    不过姑娘人在苏州……

    得等她回来才行。

    **

    许自香可不知大难临头,还在这里和徐自飞坐木船游山玩水。

    “徐自飞,你把桨给我,我也来试试!”

    “你行吗?”熟练划桨的徐自飞把一只船桨递给了许自香。

    许自香兴致勃勃,“试试呗。”

    嘿咻嘿咻……

    指挥官:“我在左边划,你就往右边划。”

    “好。”许自香乖巧点头。

    几分钟后,船在湖中心打转,徐自飞放弃:“你还是把桨还我吧。”

    许自香郁闷地递回桨,“我怎么就划不动呢?”

    “因为姿势没对。”

    “你教教我?”

    “下午教你。这时间差不多我们得去吃午饭了,先上岸吧。”

    许自香一扫郁闷,面上挂笑。

    在餐厅里等菜时看手机信息,一位女性朋友给她发了信息来:“许自香,庞东到处吹牛说你怀孕了,还说你怀的是徐自飞的孩子,这事是不是真的啊?!”

    许自香简直惊恐,双眼一瞪,嘴唇一撅,回话:你从哪听来的?!

    友人:庞东说的,昨天晚上他喝醉了,指天发誓说你和徐自飞有私情!

    许自香不怕被传和徐自飞有染,就怕他们拿她肚子说事,毕竟她是真怀孕,可不敢穿露脐装自证清白!

    许自香:神经病啊他!有证据么?!

    友人:他说上个月在华南医大妇产科看到你了!

    许自香心里一个咯噔,她裹得那么严实还能被认出来,这庞东是一直暗恋她吗?!

    友人:香香,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怀孕了?!

    许自香:你觉得呢?

    友人:虽然说这天气大家都穿得厚看不出来,不过我觉得你不可能怀孕啊!我相信你!

    许自香:谢谢。

    关了手机后,许自香深吸一口气,抬头时和徐自飞视线一对,他凑过来:“香香,庞东说上个月在医院看到你去孕检这是真的吗?”

    他视线随之往她肚子瞧去,许自香直觉的缩肚子,不过想到自己不显怀,这没必要。眯眼微笑:“他胡说啦!这人一直对我不满,总想着法子来泼我污水,你也要信他?!”

    徐自飞托腮,认真打量许自香,他真的很熟悉她,要论熟悉程度他觉得除了肉体以外别的绝对胜过秦奋。

    所以在认真凝视几分钟后,许自香那小眼神儿乱瞟间,他心里一个咯噔,眯眼伸手一把拽住她手腕,语气略沉:“香香,你堕了胎,对吧?!”

    “当、当然啦!”许自香不是因为不会说谎,而是因为心存愧疚。徐自飞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她一直欺瞒着他的这份愧疚让她底气不足。

    徐自飞有时候挺恨自己太了解她的,她哪怕挑挑眉都知道她心里头在想什么!所以面对她因底气不足而出现的结巴,他的反应是:“撩衣服让我检查一下吧,香香!”

    许自香惊恐捂嘴:“徐自飞,男女授受不亲耶!”

    “这都什么时代了,你连我小弟弟都看过,我就看下你肚子是又怎样?自证清白唯一的办法就是撩衣服啊!”

    “我又不是故意看你小弟弟的!”多久的事儿了他居然还记得!她都快忘记了!

    “总之,我当然很相信你了,我想我们这么好的交情你肯定不会欺骗我对吧?所以,把衣服掀起来给我看看!”

    “不要!我最近吃得太胖了,肚子上全是肥肉,太难看了!”

    “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嫌弃的!”

    “不要!”

    “许自香!”徐自飞声音拔高,明显火了,“你为什么不撩衣服?!”

    菜端上来了,许自香没吭声,默默的等服务员上完菜离开后,才狡辩:“我只是觉得你不能因为庞东一两句话你就随便信了啊!”

    “如果想要谣言不再四起,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众拿出证据自证清白!你一副畏畏缩缩的心里有鬼的样子,只会让人更坐实了人家说的话是对的!”

    “我才没有!”许自香词穷,转移话题:“徐自飞,赶紧吃菜吧!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