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一边,我到底怀没怀孕你多等段时间,我这肚子肯定遮不住不是?赶紧吃饭吧!”

    徐自飞瞪眼没吭声,许自香一脸心虚的不敢看他,低头挟菜假装吃得很认真,其实这心里头真是七上八下的。

    最后徐自飞没再逼她,配合的先把饭吃完了。

    吃了饭以后他说带她继续逛,许自香以为这事儿就这么暂时结束了。却不想徐自飞一声不吭的居然把她带去了泳池!

    许自香当场吓得脸色一白转身想逃,徐自飞长腿一伸,把她去路堵了,双手环胸面带挑衅:“我们游个泳吧?”

    “徐自飞,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嘛?!”许自香吓得求饶撒娇了,她怎么敢去游,那凸出来的肚子一看就是孕妇啊!

    “你要只是单纯的发胖,你就换泳衣证明给我看,然后我替你拍几张照澄清一下。如果你磨磨蹭蹭吞吞吐吐就是不去,那说明庞东说的是真的!”最后一句说得徐自飞帅脸已经彻底严肃下来了。

    许自香低下头,徐自飞摆明了对庞东的话是将信将疑的,眼下较了真也为了心安要来逮她肚子,她真是骑虎难下头皮发麻了!

    “徐自飞……”许自香想软磨硬泡。

    徐自飞不给她机会,拉起许自香的手往里拽:“去游泳吧!”

    许自香真想死。

    徐自飞来到柜台前买了两套泳衣,许自香特意挑连体的带格纹的,这样显瘦。一脸势死如归去更衣室,她把泳衣挂着,然后站在镜子前把外套撩起来,那明显到不行的肚子,对同月份的孕妇而言是已经算小的了,但真的一眼就看出来单纯的肥肉和孕肚的区别啊!

    根本没法穿!

    徐自飞还没换泳衣,其实从许自香那推三阻四的态度上已经让他心凉了。回想这几个月来许自香吃麻麻香又发胖十斤,上次去她家乡看她时她肚子也没大,要真隐藏了那确实没有问题的!

    心头凉拔凉拔间,他和许自香一样都还在垂死挣扎,盼着许自香肚子只有肥肉出来的忐忑。

    一个候在更衣室外面,一个缩在更衣室里面,直到十五分钟后,徐自飞叫人:“许自香!这么久了你还没换好吗?!”

    许自香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缩在这里面,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深吸口气是时候勇敢面对了!

    走出去开门,徐自飞看到她没换衣服,手上的泳衣还是保持原样。这表情瞬间就凉彻底了。

    而许自香看着徐自飞那神情,也只是万分愧疚地垂头,嗫嚅一句:“徐自飞……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已经充分证明了一切!

    徐自飞高瘦的身形晃了晃,他有点承受不住这打击——

    **

    许自香擦着眼泪擤着鼻涕,一旁的徐自飞抬头望着天空发呆。

    许自香瞒着他留下了孩子,虽然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解释因为难以受孕体质这孩子有非生不可的理由,可徐自飞这心真的堵得慌。

    “你想过生下孩子以后你就是单亲妈妈,以后不好找条件好的人家嫁了的道理吗?”他语气低缓,看都没看她一眼。

    许自香心里有愧:“我知道……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得不到秦奋,我就想生他的后代。再加上医生都那样说了,我就觉得这是老天爷都在支持我的做法!我没理由不把他生下来啊!”

    “那么,牺牲掉你后半辈子的幸福也无所谓吗?”他终究没忍住还是回了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许自香眼鼻红红的,一脸可怜兮兮:“我有很多钱了,徐自飞。我身边接触到的男人,除了你和秦奋,就没一个正派的!我心高气傲的,和秦奋那样的顶级货色交往过,你觉得我还怎么再委屈自己找个条件差一点的?当然!退一万步来说,我就算愿意找,那也得是我重新喜欢上一个男人的前提下呀!可是现在,我肚子里的孩子和我的情感等不到我重新找到喜欢的对象!我就只想生下他,就这一个念头。”

    “你会后悔的。”他说。

    她哭得更伤心了:“拜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给我一些祝福好不好?”

    “趁着还没生下来,把他做掉!”

    她抬头:“你想都不要想了!现在他已经发育成型,是条鲜活的小生命了。你让我做掉他无疑就是在杀害一条人命!”

    “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生下来?”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从她瞒着所有人包括他,就知道她已经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了,只是还是想再问一问。

    “是!”她一脸郑重点头,“现在,秦奋不知道,我只要躲得远远的,在他知道真相前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他奈何不了我!”

    “那他知道了呢?他逼你打掉,你必须明白秦家决不允许有私生子流落在外的!”

    “我就不要他知道啊!他们没有证据,我去产检全用的假名全身包裹得严实,还打的去,不可能被他发现的!”

    “可眼下你已经被庞东发现了!”

    庞东对许自香穷追不舍

    “只要我不再回那个城市,秦奋抓不到我,我藏起来把孩子生下来,现在都四个半月左右了,再给我几个月不迟的!我假装全世界旅游,没人能怀疑的!”她老早就想好计策了。

    徐自飞握拳轻捶额头,他头疼啊!

    许自香见好友这么难过,也是于心不忍:“徐自飞,你别再生我气了好不好?我知道你一心为我好,我没听你的是我的不对……可这也是天意啊!我要真把这孩子打掉了,以后难以怀孕……”

    徐自飞抢了话,语气激动:“你可以找代孕妈妈,这根本不算事儿!别狡辩了,我知道你想留下他的孩子。”

    许自香眼眶通红,哑口无言。

    过了良久后,明显气得不轻的徐自飞站起来,大步朝前,许自香急急跟了上去。

    儿子回来时一脸气嘟嘟的,而许自香这姑娘则一双眼通红受了委屈的模样儿,徐妈妈怀疑是两人闹不愉快了。

    想质问儿子却见他怒气冲冲回了屋把门锁了,只得拉了慢后一步的许自香:“小香,你们这是怎么了?瞧你一脸难过劲儿的。”

    许自香低头,眼泪忍不住滚落,“抱歉,阿姨,我瞒了徐自飞一件事儿……”

    “这是什么事儿呀?!”

    许自香嘴唇掀了又掀,一脸欲言又止的。

    看人家难以启唇的模样儿,徐妈妈也识相的没多追问,只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我家小飞那性格阿姨知道,在当头上气一气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们先容他在屋里头静静,相信我他不会生很久的气的!”

    “嗯……”许自香抿抿唇点点头。

    她扭头朝徐自飞的屋里看去,到这节骨眼上她有一股子想逃离的冲动,可又怕这种逃离更让徐自飞难过,因此还是忍住了。

    回到房里后屁股刚坐到椅子上休息没多久,手机响了,秦奋来电话了!许自香看着那电话号码惊得直吸气!

    这节骨眼上这通电话代表什么想想就知道!

    电话响了五次后,许自香接起,“喂。”让声音沉着冷静。

    “许自香,你告诉我,你上回是去堕了胎对吧?!”男人的质问是如此的来势汹汹。

    许自香语气故作轻快:“废话!我难不成还要留着过年啊?!”

    秦奋对前女友的语气粗重略不苟同的皱了皱眉,一瞬间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温柔可人的前任吗?!

    当然,这种恍惚只有一瞬间,他可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庞东那个大嘴巴眼下弄得圈里人尽皆知,他必须要让许自香露肚子证明清白才行。“这样,你拍张露肚照给我看,现在人人都在传你怀了徐自飞的孩子,我知道那不是。”

    许自香本来心里头就窝着一肚子火,要不是这个烂人做爱不戴套她能被搞大肚子吗?!她已经很体谅他的环境让他变成渣男一个,但是她的容忍度是有底限的!“凭什么?你现在只是我的前任而已,你没权力再命令或者要求我做这做那了!”

    “许自香?!”秦奋眼珠子都瞪大了,他就要求了一句,她却像炸了毛的猫一样一连串的狠话,闹得他震惊之余真的觉得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他之前交往的那一位!

    这带点儿泼辣味道的姑娘或许才是她一直潜藏的本性?!

    秦奋心跳加快,如果这真的是她,那过去一年多的相处她就是和那些前任们一样披着羊皮的狼!只有她披羊皮时间最长了!

    细思极恐啊——

    秦奋这一刻想了很多。

    “你们爱猜就猜去吧,反正别指望我会配合你们的胡闹!你没事不要随便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挂了!

    她居然又再次挂他电话了!

    年轻英俊的男人气得舌头舔过口腔,他都气乐了,捏着手机甩头,刚才那个暴脾气的女人是谁?!

    这还是他熟悉的许自香吗?!

    男人不断冷哼,最后再次把手机给狠狠砸到地上了!

    今年他注定换手机频率高。

    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