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东见到的果真是她!他竟如此轻信了他们的串词!

    简直愚蠢至极的自己!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发现——

    该死的!那孩子现在都七个月大了——

    坐在飞机上一想到这事全身就在发抖,一个七个月大的孩子都彻底成型生下来都可以活了——

    怎么办?!

    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此夜注定这个男人将苦恼到不能成眠!

    **

    庞东在和朋友喝酒,席间有意提起请他帮他找一个人的事儿,朋友拍胸脯打包票保证给他完成任务!喜得庞东马上举杯,嘴里一口一个“兄弟”的亲热叫着,两人又是一阵好酒相劝!

    这夜庞东依计划行事中。

    许自香洗了香香的澡,护完肤上床睡觉。

    最近这肚子上有隐约可见的妊娠纹吓得她大量加强食补,好歹是把纹路给控制下来了。

    倒是她妈埋汰:“这才开始呢!你要是不怕胸部下垂你就喂母乳,要是想保持身材就奶粉!”

    “妈!喂孩子会胸部下垂吗?!”许自香又惊恐。

    许母心痛与惋惜地摸着自己的胸部:“你不总嫌你妈我是小笼包子还不挺么?这就是喂了你的代价!”

    许自香大大惊恐,当下二话不说要奶粉,她决定明天就好好去调查一款好的奶粉牌子!

    孕妇嘛,整日闲来无事总要给自己找些事做的。

    这夜,许自香还在睡最后一个踏实的夜。

    而徐自飞则在家里收拾行李,计划明天去见了许自香小住十天半个月的。这阵子他是考虑清楚了,哪怕许自香生下了这个孩子他也是愿意当接盘侠的。就是这么喜欢她,上辈子欠她的!

    唉。

    **

    两个多小时的行程抵达许自香家乡时不过才凌晨两点半,保镖已经预定上当地最好的酒店待老板下机后就专车接送过去。

    秦奋头痛,他没来过许自香的老家,也找不到她家的地址。但这个并不难,他总能拖关系调查到她家地址的。

    **

    今天天气很好,许自香被肚里孩子闹得五点左右就醒了,宝宝月份大了会在肚子里乱踢妈妈,这孩子劲儿有些大,偶尔一下拳脚踢得她可疼了!

    被揍醒以后许自香就睡不着了,去洗了脸涮了牙出来敲妈妈的门:“妈,我饿了,你快起来给我做饭嘛!妈——”

    “这才几点!自己去煮水饺吃!”许母很不爽。

    许自香委屈:“妈,人家这么大的月份不想动啦!”撒娇大法一出:“你快起来帮我煮煮嘛——”

    最后在房门口磨蹭了几分钟,来开门的是她爸,“我去给你煮。”许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去煮早餐。

    许自香笑得可乐了,她很幸福,只有自己的父母才能无条件的宠溺孩子。

    吃着父亲给她煮的水饺,因为被她闹醒了许父也没睡意了,顺便把一家人的量全煮了。

    “妈,今天我们去奶粉店逛逛。”许自香想起昨夜订好的行程。

    “嗯。弄好了就去。”

    上午十点母女二人准时出门,许父则准定去公园会老友们,托女儿的福他们已经过上退休的日子了。

    早上七点,秦奋拿到了许自香的住家地址,他一早就坐车于两个小时后抵达了许自香家门小区楼下。

    而这时许自香还没下楼。

    十点母女俩带着垃圾下楼,许自香戴着帽子手套口罩的全副武装,纵然冬日里裹得厚也一眼能看出是个孕妇,那远处车窗紧闭的秦奋按下了开关,死死瞪着许自香的肚子!

    他从来没被一个女人耍成这样,引以为傲的自信,对她的信任,随着她大肚婆的样子彻底坐实而愤怒恼恨!

    她欺骗了他!她偷偷瞒着他生下他的孩子想图什么?!用来敲诈他?!借以来嫁入豪门?!

    这一刻愤怒上头,男人控制不住自己的炉火,拿起手机给许自香打了个电话:“把你妈妈支开,如果你不想我们当场大吵大闹的话!”

    许自香听得莫名其妙时,她突然醒悟脸色一白,四下张望,然后很快在马路边发现了秦奋!

    他通红的牛眼这一刻瞪起人来杀伤力十足!死死瞪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杀夫仇人!

    许自香面色白了又白,心脏狂跳如雷!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终究是被发现了啊——

    公园一角。

    许自香咬着唇瓣,年轻精瘦的男人死死瞪着她挺起的孕肚。

    许自香面色青白的,深吸一口气,赶在秦奋逼问前,率先宣布:“你别这么生气!其实这孩子不是你的!”

    他的视线猛地有改为瞪着她。

    许自香心里压力大,男人发起火来的样子好像要揍人似的,双眼布满血丝的嘴唇紧抿的,好怕他揍她啊!

    所幸认识那么久了知道他对家暴没兴趣,于是继续鼓起勇气编织谎言:“我已经有新男朋友了,而且要结婚了,这孩子是他的!”

    “那个男人是谁?!”要不是她肚子小,他真的没耐性在这里听她解释的!

    “你别往脸上贴金了,我们俩的那个孩子肯定我是打掉了的。你看我这肚子这么小的就知道才刚怀上没多久,我们分手那么久了,这时间上对不上的。”她装作不屑翻白眼。

    男人本来非常愤怒的,一径猛盯她肚子,这肚子确实小啊!真的小啊,不过他还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的!他没怀过孕不知道女人这肚子具体情况,唯一能信的只有医生!

    “行!你把你那个男朋友叫出来!”

    “呃……”许自香一时心慌,这节骨眼上的她到哪里去找一个男人来冒名顶替的,但急中生智:“他出差去了!要大半个月才能回来的!”

    “这么巧?!”他深吸一口气,她难道不知道她自己其实很不擅长说谎的吗?!那小眼神儿乱瞟的!直觉给人一种不可信!

    “是啊!”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坦坦荡荡,这辈子说谎的时间不多,让她练就说谎本领也不容易,难免会心理承受能力差些。

    他突然伸手一拽,死死握住她手腕不松:“既然你男人没在,那我们就去医院一趟吧!让医生来告诉我真相!”

    秦奋承认自己爱许自香

    “你干什么呀!我不去!”许自香急嚷嚷着不愿走,他拉她后退,两人拉据着只可惜男人力气大,若不是顾虑她肚里的孩子早就被他拉走了,哪里还容得两人僵持的情形。

    “许自香!你怕什么?!不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去?!”

    “秦奋!”许自香尖叫,声音都嘶哑了:“你是神经病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去啊!我又不是只给你一个人怀过孕,别一看我大肚子就想着是你孩子!”

    她这口无遮拦的说话可真是伤人至极!男人被刺激得只差没口吐鲜血,但也一时气得呼吸不顺,眼睛瞪圆表情狰狞,“好你的许自香!我以前压根就不认识过你对吧?!”

    “都是我啦!”许自香才不领这盆污水,过去她展现的只是温柔的一面,吵架强悍状没发挥权只因为他们没机会争执到这种程度!

    “秦奋!你别疯了,你快放开我!我发誓我这孩子真不是你的!”

    因为徐自飞有惯例喜欢清除聊天记录,尤其是和许自香的,有天大的秘密是不允许有任何闪失被公之于众的,所以秦奋翻看留言也就那么丁点儿。他无法确信这孩子到底多大了,只是出于一种谨慎还有一种愤怒!

    “你要我信我们就去医院检查清楚!”他只执着于这一件事:“如果不是我的孩子,我立马走!”他松开了她手,但言行间摆明了此事不会善罢干休的。

    两人僵持着,许自香紧咬唇瓣很是生气,一去医院就得漏馅儿,毕竟她还没和医生串通好。这肚子的月份万万不能曝光的。

    也就在她有些一筹莫展之时,徐自飞的电话来了。两人低头盯着发声地儿,许自香掏出来一看是徐自飞打来的,这时候她突然脑中精光一闪,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的不顾一切接起,然后哭泣:“孩子他爸,你快来救救我——”

    秦奋听得那称呼整个身子一僵,她果真是已经这么快就有了新欢还动作快得珠胎暗结了?!

    他简直没法置信,打击太大,男人脸色都剧变了——

    徐自飞听到这开场白时,聪明的已经意识到点什么了,他马上问:“怎么了?!”

    “是、是秦奋……”许自香在报出前男友的姓名时眼神是恰到好处的心虚,当然她本就心虚,可更多的是选择了要冒领的接盘侠的身份实在太令人尴尬了……

    所以她恰到好处的心虚还有一大半是因为自己找的“新男友”与前任那敏感的身份。

    徐自飞秒懂了!

    秦奋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许自香身边,然后撞破这大肚子!许自香求救无门下他刚好打电话去她就一时脑热把他报上去充数……

    唔,这可真是尴尬啊。

    不过……

    徐自飞心里头却是小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