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的手段不一般啊,非常的不一般,能让秦奋吃回头草的没几个,回头草能吃得这么开心的就属她一个。

    秦奋近来照镜子的时间变得多些了,大伙都说他恋爱了,一脸上挂着的。他有点不信邪,就时不时盯着镜子看,然后一看,诶,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唔……给许自香打个电话吧,问她准备好没有,他现在准备过去接她了。

    许自香到理发店把发型做好后,一身深蓝小礼服站在门口发呆。

    再过半小时她就会去见秦奋的亲戚了,幻想那场景肯定是给当猴子一样围观的。

    “唉……”又叹口气,她略感愁苦。

    身后一位帅哥走出来,“小姐,一直看你在这里发呆,是有心事吗?”

    唉哟喝,是搭讪呢!

    对自己有好感的男人许自香从来不恶言相向的,应该是当主播落下的后遗症,她瞬间微笑而客气:“没什么的。”才不会把自己心事随便告诉给一个陌生人呢。

    那位男性马上接着话展开了攀谈,许自香也是等着发慌,于是趁机和对方闲聊着。

    于是等秦奋把车开过来时,大老远的就看到精心打扮的女友在和一个陌生男人聊得那叫一个开心!

    心情不美好了!

    秦奋拉下脸了,她在干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做什么?和一个男的那样聊天干什么?搞不明白自己已经不是单身状态了吗?!

    车子开到理发店门口,车窗滑下,一脸凶神恶煞的:“许自香!”

    许自香马上回头,一看到自己男朋友,笑容很甜:“秦奋!”

    那年轻男人见着正牌男友来了,说了句:“下次再聊。”

    “有缘再见。”许自香特别有礼貌。

    许自香走下台阶坐上车,面上心情很愉快,刚才和那位男士聊了一会儿感觉心情好很多了。

    寄好安全带,身边的男朋友沉默着发动引擎上路。起初许自香还没察觉任何异常,直到车子驶出好一阵子身边的人特别的沉默,这才让她抬头一看,唉哟妈啊,她男人这张脸是谁欠了他五个亿啊?!

    “你怎么了?这脸色臭成这样。”伴随着话一起行动的还有她的手指,往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帅脸颊上一捏。

    秦奋偏开了头颅给移开了,那表情在抗议。

    她惹他了?!

    冰雪聪明就是许自香,男友一个眼神一个行为就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了,于是很奇怪疑问:“我今天打扮得不好看?还是你抓到奸啦?”她觉得她能惹他的就这么两处了。

    可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啊!

    秦奋终于张口了:“刚才那男的是谁?!”

    敢情他吃醋了?!

    许自香贼贼一笑,她的男人哟,怎么这么搞笑呀!“你吃醋啦?!”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有男人了?”他间接承认。

    许自香笑得更快乐了:“我不就是和对方聊了两句么!小心眼!你眉距连两指都没过,果然就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他听不懂她偶尔的嘀咕,但他知道她骂他心眼小,于是很不客气回道:“以后,不要再随便和不认识的男人聊天!”

    “是是是,知道啦。”醋坛子,许自香心里嘀咕着,面上故作反省,随后狡辩:“可人家对我打招呼,我总不能高傲的不理人吧?”

    “不理又怎样?难道很熟吗?”他就是高傲不理人的那一挂,大少爷脾气性格很任性。

    许自香撇撇嘴不吭声了,她不能拿他的想法来比,出生不一样,为人处事不一样,没法比,自然也没得争论性了。

    不过很高兴的就是秦奋因为她和陌生男人多聊了几句而吃醋了!很开心哟,棒棒哒!

    趁男朋友在专心开车时,她猛地凑上去往他右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男人表情没什么,但是隐隐勾起来的弧度还是证明许自香取悦对了。

    好吧,他原谅她了,就此气消了。

    二人甜蜜蜜抵达一幢别墅,别墅里面停了好几十辆豪车,清一色的百万级别以上。果然超级有钱人的世界就跟看车展一样。

    亿万富婆许自香才不羡慕呢,她有充足的底气!

    秦奋下车后,自然来到她身侧,许自香也自然的伸出手来勾住男人的手臂儿,两人甜蜜进场。

    秦妈妈和秦父来得早,各自混在熟人堆里聊天,等有人把秦奋带女朋友过来的消息传上来时,他们都来了五六分钟了。

    秦父对儿子的未来老婆人选无所谓,那个网红许自香他早就看过相片也调查过人品了……基于男人本色,又都是父子,秦父对未来儿媳妇很自然的就认可了。

    话传到秦母那里时,她本来因聊天而高兴的嘴脸随之而冷漠下来,她并不介意让亲朋好友知道她对自己的未来儿媳妇不喜欢,确实是不喜欢啊,她凭什么要假装喜欢去捧儿媳的臭脚呢?!

    “人来了啊,那大伙就去看看呗。”不咸不淡的语气配上那臭脸色……实在让一众女眷们私下有好一阵子话题可以聊了!

    **

    许自香的脸都笑僵了,屋里头的人果真跟看猴子似的全程围了过来,许自香一直维持着微笑的脸时间久不了不免彻底僵了。

    这时候她就不得不羡慕嫉妒总是一张木头脸的秦奋了,趁着新一波的亲朋好友还没围上来时,许自香拉着秦奋走到角落,恢复一下面部的肌肉。“啊,好烦啊,挨个的上来看,七大姑八大姨的,这么多人怎么记得住啊!”

    秦奋是有替她挨个介绍,可人多了许自香就没法记住了。

    秦奋安慰:“反正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还怕叫错人吗?以后要遇上了我告诉你就行了。”

    “哼。我早就把他们忘得一干二净了。”许自香才没那么傻呢。

    秦奋捏了下她鼻子,许自香笑容又起,垫起脚尖捧着男人的脸颊在他唇上亲了好几下:“今天我的男人怎么这么帅呢?”

    秦奋被哄得真是心情开朗无比。“好了,我带你去见我爸妈,见完后我们就躲角落里休息下。”

    “哦,好。”许自香有点郁闷了,要见秦妈妈就跟要上断头台似的恐惧。可惜男人马虎没注意到。

    很快找到了秦氏父母,未来公公很和善,而且保养得很好,是年轻时就能看出来是一位型男的类型。

    秦母是气质高贵型的,可惜高贵的女人通常不好惹,她还真是全程不屑和许自香搭理。看在儿子的面也就勉强应了两三句,然后就想拉儿子去应酬,结果秦奋不上当,说要带许自香去休息下,就这么把人给带走了。

    秦母气得吐血,“看看!有了女友忘了娘!”

    秦父倒是没什么:“当年我和你不也一样?”

    秦母恶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可惜丈夫已经见着熟人热情走过去打招呼了。

    “气死我了!”留秦母一个人在那里继续怄气!

    **

    秦奋带许自香找了一间没人的客房,关上门,给二人一些小清静。

    许自香往屋里的小沙发前一坐,吁口气,然后把高跟鞋脱了,“真是累死人了。”

    “吃了饭以后就走了。还有半小时。”要不是要带许自香见家长,他肯定是踩着点来的。

    年轻人就不爱和老人们打交道。

    秦奋走过去,把许自香拉起来,“到床上躺会儿吧。”

    “别人的床,乱躺不礼貌吧。”

    “能打开的就是供客人休息的客房。”有钱人的讲究。

    床当然要比沙发舒服多了,年轻人能躺着就决不坐着的性格,许自香一沾那床马上就躺上去。

    然后身侧的男人自然的翻身压在她身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深邃的盯着她:“香香,累吗?”

    “你这么叫我会不习惯的。”许自香伸出手来勾住他脖子,两人亲密时刻忍不住就想亲上一口。他看来想法和她一样,在她心动的瞬间就低下头来啃上她红唇。

    许自香忍不住急道:“别把我口红给吃了——唔!”他还越吻越凶了!

    最后甭管口红了,吃了再补上去就行了嘛!

    在客房来一发

    吻渐渐饱含情欲,成人的亲吻可不是偶像剧里的过家家嘴碰嘴,那是又啃又吸的舌吻,保证能让人脸红心跳的同时双腿发软产生生理变化。

    许自香小逼紧到疼痛时,也清晰的感受到秦奋的老二胀得发硬。他们有好几天没搞事了,身体无可避免的产生了自然的反应。

    当男人的一只手掌罩上她的乳房时,许自香吓得伸手抓住,扭头躲开他的吻喘气叫停:“你可别乱来,这里是别人的家!”

    “这样才刺激不是吗?”男人性致上头哪里在乎这些。

    “不行!万一这房间里有人呢?见我们来了躲在哪了呢?”许自香推开男人整理自己的礼服。

    秦奋被这么一说,倒是有了顾虑,任她推开后翻身坐起,然后拉开衣柜再去卫生间寻找,最后把能躲人的地方都找过了,确认安全了。

    许自香瞅他这样,好笑地翻白眼问:“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