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呢?”

    “我确认过了,没有第三个人了。”

    “所以呢?”

    “所以趁晚饭还有二十分钟,我们打一炮吧!”

    年轻男人再次扑了上去,压到年轻女人身上,他现在老二肿得生疼,就这样放过她实在是虚度了时光!

    许自香低叫:“秦奋!别这样啦!都说这是别人的床啦!不要乱来!”

    “你不想躺床上?”

    “你误会了……”

    “那我们站起来搞好了!”他就是故意误解她,把她从床上拽起来推到墙边去,不顾许自香的反对,略强势地把她长裙给拉起来,瞬间就看到那性感的丁字裤。

    天!

    这女人居然穿丁字裤!这么一对圆润饱满的屁股完全是赤裸在空气中的,只有那一条带子卡在股缝间,迷人得不要不要的!

    秦奋一个没忍住,一双手捧着那白嫩的大屁股又搓又揉的,还说了句:“我一直觉得你屁股变肥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错觉。”

    “那是我生过孩子的缘故……”许自香羞得满脸通红,被秦奋这么色情的手法搞得她小逼因饥渴而疼得受不了,很想赶紧让他棒子插进来了!

    男人的手揉了一会儿臀肉后又伸一根指头探到股沟缝底部,那一根细带子卡在她蜜道内,把两瓣小花瓣给剥开的浪骚,他简直想低吟:“你今天就穿这么一条骚内裤在外面逛了这么久?!”

    他从来不知道她可以骚到这种程度!

    许自香羞到不行:“是这件礼服必须配丁字裤啦,你以为我想穿这么难受的内裤哦……”

    穿惯了三角裤再穿这种丁字裤对追求舒适的她而言就是一种受罪,可对男人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性诱惑!

    男人急切地脱裤子,边恶狠地怒道:“等着我的大J巴干死你!”

    许自香激动得双腿一软,蜜道再分泌大量的爱液,瞬间湿了男人的整根手指,他急喘气,把那沾满爱液的手指扯出来往她嘴里塞去。

    许自香吓得赶紧撇头:“太脏了,我才不要吃!”她都没洗过花丘的!

    他已经把拉链拉开掏出那巨根,手掌调整了她屁股的角度然后就恶狠狠地刺了进去!

    许自香闷哼中,秦奋已经开始熟练地挺耸起来。在男人棒子的抽动中女人发出甜美的呻吟,逮着这机会那根沾了她爱液的手指就立马往她嘴里塞了进去!

    “唔——”许自香恶心到了,口中充斥了自己爱液的腥味儿,今天真的是有些重口味了。

    “许自香……”男人忍耐的低吟:“你今天怎么这么骚?比平时出水更快还吸得这么紧……”简直要把他夹射了!

    许自香内心得意,小嘴呻吟不断解释:“嗯嗯——那、那是——人家好紧张啊呀!哈嗯嗯嗯——”

    “别叫这么大声!”男人捂住她的嘴唇:“窗户可没有关的!”

    经他提醒,许自香终于注意到窗户是没有关的,这下可更紧张的身子一僵硬自然又夹紧了男人的大棒子!实在是紧到他拔都拔不出来的程度!

    真是想射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你怎么还不射啊?

    许自香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她好痛快又好痛苦,男人棒子的捣送简直要了她的命,能明显感觉到小逼内泛水不止,随男人每一次抽出而顺着大根流淌,一些甚至直接拉扯飞溅到木板上!

    实在是太激情而淫荡了!

    没到二十分钟两人因为在陌生的环境下很快进入高潮,抽摔的身子陶醉的神情,男俊女靓的组合成一幅极养眼的淫欲画面。

    拔出巨棒子的男人后退了两步,女人双腿发软,此刻因为爱液浸水了丁字裤,那细带子卡在她蜜道里难过得要死,她根本没法再穿着它。

    “都怪你啦!让你不要在这里来的!”许自香一脸媚相的娇嗔着。

    秦奋面上不无得意,他往洗手间走去:“还不是你勾引我的。”

    男人进去洗小弟弟了,许自香在原地回味镇定,待到双腿不发软了才往浴室而去。

    秦奋扯了纸将小弟弟上的水冲洗干净。

    而许自香也进来清洗,这黏乎乎的蜜道如果不洗一下她没办法下楼去。

    秦奋先出了厕所,“我在外面等你。”

    许自香把湿透的丁字裤脱了出来,清洗了下身后才出来将一并清洗了下的丁字裤给塞进了小包包里。

    这下她是真空上阵了,亏得裙子还算长,不会被人发现的。到底是第一次这么大胆,许自香还是有点小心虚的。“早知道我就该多备一条内裤了……”可谁知道秦奋会趁这短短的十来分钟都要搞她一炮嘛!

    真是色中之恶鬼!

    吃晚饭的时候自然的秦奋把她带到了父母旁边坐下,这一桌入座的都是最有地位的人,许自香的入座不免引起了又一阵的轰动。

    秦母一直臭脸,许自香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惹老人家不开心,沉默又不失礼仪的用着餐。这一餐真是吃得她难受但也没办法。

    散席后,一家人又和主人家聊了一会儿,然后才道别。

    秦奋牵着许自香落在父母后面,一路尾随父母出了别墅,在等司机开车来时,秦父简单的讲了两句:“抽个时间带许自香上门吃顿便饭吧。”

    获赠秦母一对白眼!

    秦父没管,反正是儿子娶媳妇,儿子要挑条件好的或者条件差的真无所谓,只要女孩子一家人品过得去就行了。

    许自香表现得很是惶恐和惊喜,得到未来公公的喜欢是很容易的,而且看得出来秦母的话语权始终不及秦父。

    她嫁豪门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车来了,秦母臭着脸上了车,催促丈夫:“你还不走干嘛?!”

    “那就这样。”秦父走了。

    “叔叔阿姨再见,路上开车小心!”许自香客气而礼貌目送。

    没穿内裤给你打两针

    回程途中许自香百般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秦奋不喜欢过度美甲的女孩,她因此很少去弄指甲,干干净净的秀秀气气的也是一种美。

    “怎么不说话?”秦奋注意到女友的低气压。

    许自香闷声回:“阿姨那么不喜欢我……”

    “以后时间长了,她会了解你的。”

    许自香抬头盯着男友,男人的心思真的和女人一样,他们往往把婆媳问题想得很简单。“那万一一直不喜欢怎么办?你们家什么都不缺,我就算是想用礼物攻势也不行。帮忙做家务又有佣人……”平凡女孩想讨公婆喜欢不外就是这两种,可惜在有钱人家来说一切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

    “是挺麻烦的。”秦奋仔细想想女友说得也没错,讨好他妈还真是无从下手。“算了,不要想了,反正虽然讨厌你可我爸对你印象还是挺好的。以后结婚也不住一起……这样!”

    他顿了下,她疑惑并期待的眼神下,他面色柔和说:“你给我多生两个孩子吧,我妈一手抱不过来时她自然就会高兴多了!”

    “你当我是猪啊,生那么多!”许自香皱眉,面上假意娇嗔,这什么鬼主意呀!

    “你相信我,肯定没错的!”

    “才不要!”她最多再给他生一个就行了,生那么多很毁身材的才不要呢!

    正说着,天空突然一道响雷,哗哗的雨水说下就下,倾盆大雨来了。

    许自香抬头看着这天气,“这雨怎么说来就来呢?”

    “嗯,下雨了。”开四个轮子的男人压根就无所谓天气,从来不关注。

    许自香看着身边那些骑电瓶车的人们,因为这场雨使他们瞬间狼狈。这时心里头不免有些感慨,她曾经和他们的人生差不多,但两年多前一个转折下,她不再和他们同路人……

    忍不住回头时,许自香看着身旁认真开车的男人,秦奋真的好帅啊。这么帅的男人她居然因为害怕婆婆的厌恶而不想和他结婚了……

    老实说,她是脑子傻掉了么?!

    怪不得徐自飞要对她翻白眼,她不想结婚那想法在外人看来真的是欠揍极了!

    嗯……

    还是有条件把婚结了,趁秦奋对她感情正火热时,别作得等他厌烦了那时候可就没后悔药了——

    秦奋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女友的心思随一场普通的大雨而发生了改变,有时候不知道还是挺幸福的。

    车子驶回别墅时,这雨是越下越大,大到雨刮器都没法刮干净的地步了。

    从庭院到玄关处有五米的距离必须淋雨了。

    秦奋停车熄火,“我车上没有伞,跑进去吧。”

    许自香想想,拿了包刚开车门这雨就跟豆子一样打在身上很疼。“啊!奋,你进屋去拿伞来接我好不好?!”许自香又缩回了车里。

    秦奋爱莫能助:“我家里一把伞都没有。”他平时压根就用不到啊。

    许自香气鼓了脸颊。

    秦奋又说:“披我衣服进去?”

    “算了,还不是一样要淋湿!”鼓起勇气打开门跑了出去。

    等到屋檐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