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自香全身淋成了落汤鸡。“好大的雨啊!”

    秦奋也没好多少。

    开门,两人一前一后在玄关处换鞋时,秦奋随意一瞟,女友那一身紧身的小礼服被淋湿了大半,然后背对着他弯腰换鞋时屁股翘得很高……

    嗯,很适合后入式。

    然后……看着看着有点不对劲,这裙子淋了雨以后就呈半透明了,把那浑圆的屁股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丁字裤呢?!

    就算是丁字裤也有那一根细细的带子啊!

    去哪了?!

    秦奋疑惑极了。

    而许自香换好室内拖鞋后,马上就往楼上走去,“赶紧上楼放水洗个澡,要不然明天肯定要感冒。

    秦奋跟着尾随上去。

    进了卧室后许自香脱衣服,穿着胸罩的上半身很正常,到脱到屁股处时,秦奋凑过来:“你没有穿内裤?!”

    许自香很自然:“都被你弄湿了穿着不舒服。”

    “所以吃饭时你一直没穿内裤的?!”男人略震惊了。

    许自香莫名其妙:“啊,是啊!”

    秦奋沉默了。

    没有穿内裤的女人……

    “干嘛呀?!”许自香后知后觉察觉到男人的不对劲了。

    秦奋捏着那屁股:“早知道你没穿内裤,我就该在车上搞你一次了!”

    “……”他黑着脸就是因为这个?!

    许自香无语到不行。

    而此时,仿佛为了要弥补回自己的失误,年轻男人双手捧捏着她屁股,那劲道只有一个疼字!“唉呀,我这是肉不是面团你轻点行不?!”

    “不行!你这么骚居然不穿内裤,刚才在大门口你弯腰时我就该操死你了!”真是懊恼,刚就怀疑了结果却错失良机了!

    “你简直是色鬼!”许自香只有翻白眼了。

    “为了报复你欺骗我,我今晚要给你打两针!”男人恶狠狠地啃上她红唇。

    许自香惊到了,现在身上的湿衣服还没脱呢,她拍着她胸膛趁机说道:“衣服还没脱啦,先把澡洗了我再让你搞好不好?”

    “就这样到浴室里去。”他捧着她脸颊边亲吻边带她移到浴室去。

    “我怕摔啦——”倒着入浴室对许自香是一种压力。

    “有我在,不会摔着你的……”

    最后被强势的男人带进了浴室。

    水龙头出水淋上两人的头顶,都是短发洗起来没有压力。花洒下男人就着温水不停啃吻女人的脸,脖子和胸,激情满满又急切。

    许自香双手插进男人的短发里,她喜欢他对她肉体的迷恋,越是迫不及待越代表他对她的迷恋,她希望他会一直这样迷恋她!

    当男人蹲下来亲吻上她的小骚逼时,男人的整张脸都被热水打湿了,口里至少有一半的热水。

    许自香想夹紧腿,可她又实在喜欢极了他亲吻她小逼的那种殊荣,她觉得自己像个女王,被服侍一方总是主导权更多一点的。

    “啊!奋!我喜欢你这样舔我——”情不自禁的赞叹,许自香皱眉仰起了细长的脖子,好舒服,小逼被舔咬得好舒服啊!

    他的舌头钻进来了啦!

    许自香实在忍不住想夹腿时,男人早一步用大掌扳着她一条腿,迫她维持原状。他把她一条光洁的大腿搁在他背上,这姿势会让她蜜洞抬得更高更方便他亲吻!

    受到鼓舞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再接再厉,口腔的吸吮力道更为强烈了!

    向我承诺,婚后你决不出轨

    他简直是想把她搞死的节奏!

    许自香受不了的求饶了:“奋,不要吸我啦——不要用舌头舔那里!”他舔她敏感的花蕊了,信不信等下高潮给他看!

    简直是刺激得要命,秦奋知道女友的花蕊格外的敏感,平时用跳蛋玩她花蕊决不超过三十秒就准得高潮。

    许自香一双手胡乱抓着毛巾杆子,男人不放过她,为了更好的舔她花蕊还把水给关了,她就得这么单腿站着忍受花蕊被折磨的痛苦!

    变了调的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叫床声,不时求饶的凄惨声,最终当花蕊被刺激得肿大充血,高潮来临的那刻男人迅速站了起来,把大棒子狠狠地捅进她紧缩的蜜道内!

    呜咽声悲鸣声,“奋……奋——”急切又热情的低唤,毫无意义成分居多。她只被他狠狠爱着自己的强势迷了心智,“我要被你一辈子都这样操好不好——”情不自禁地吐露心声。

    男人受到刺激,女人的告白来如此热切而真诚,她漂亮的眼眸透露的情感是不容置疑的喜欢,他还记得第一眼她就用这样一双漂亮又炙热的眼眸盯着他,他从中看出她对他的喜欢。

    虚荣,满足,自豪,最后付出喜爱。

    情感的自然演变。

    “我会一辈子操你这饥渴的小逼!”他略显急切啃上她的唇,从这嘴里吐出的每一句都让他开心到不行,她天生懂得如何取悦他!

    腰部力道一次次加重,看着身下女人被他搞得小脸烂皱成一团的痛苦,她的扭曲难受就是他的自豪。知道她越难受越是被他捅得快乐,于是更为凶狠,要把小逼操肿的架式!

    最终当蜜洞不堪忍受的将透明的水渍捣成了白泡沫子后,女人终于痉挛的抵达高潮。而男人也将浓浓的精水像不要钱似的灌进蜜洞里。

    战事结束,水花重新被打开,冲洗两人汗湿的身子。被热水冲洗的甜美小脸酡红着,微张着配合鼻子呼吸鲜红肿胀的唇,男人的棒子还停留在她体内没拔出来。

    并没有疲软预示着他还有再战的能力,每一次肉臂的收拢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的它的坚硬,它像一根真的棒子一样硬塞在她体内扩充得她合不拢腿。可又不是冷硬的木棍,而是活生生的会动的会发烫的性器,充实得她舒爽极了,即便已经获得了满足,仍旧还想要更多……

    果然遇到秦奋以后她就变成色女了!

    “真奇怪,明明分手后一点情欲都没有的……”自言自语的抱怨着:“为什么一碰到你就还想要……都怪你啦!”她撒娇轻捶着他。

    男人听得很受用,不是只有女人才喜欢听甜言蜜语,他也喜欢听到来自心爱的女人的情话绵绵。

    “那说明你爱我!”他双手捧着她屁股,温柔的揉搓着,然后拔出棒子,看得出来她有些不舍和失落,他亲吻她红唇许下承诺:“让我先洗一下,等下到床上好让你好好服侍它一番!”

    “你又要人家给你含?”她抛媚眼。

    他嘴角一勾,“那必须啊。”

    她抿嘴一笑。

    **

    许自香一双勾人的眼睛儿格外真诚的盯着男朋友,她漂亮粉嫩的樱桃小口塞满一根赤红粗长的性器,那棒子极长,毫不夸张的说二十厘米是有的。这么肥长的一根她的口腔塞不满,尽最大努力也只能吸入三分之二。

    宛如吮吃棒棒糖一样,她的认真让男人满足无比,在被服务得舒爽正当头时,他问了一句:“和徐自飞上过床吗?”

    许自香立马吐出回答:“他才没你这么好色!”

    秦奋是很开心的,不过……没有?想着性生活比他还要疯狂的表弟能一直没和许自香上床,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没碰你?”

    “哼,你猜啊!”她才不会告诉他真实答案。

    “因为他没有那么喜欢你?”

    许自香用牙齿轻咬了他菇头一下,吓得男人心脏都骤停了,“咬断了你后半辈子就只能靠假阳具了!”

    “那我就换个男人!”她可得意了。

    “你敢!我见一个揍一个!”可别想学一些富太太包养明星小鲜肉或嫖鸭的,一旦被他发现必须离!

    “你吃醋了?”许自香眉梢间都是得意。

    秦奋眼睛一瞪,“吃醋又怎样?我就吃了。”随后猛地伸手把她拽进自己怀中,她双手抵到他胸膛以防两人正面撞伤,他恶狠狠地捏着她脸威胁道:“我警告你,嫁给我以后如果你敢出轨,我就先杀了奸夫,再把你先奸后杀!最后还杀你全家!”

    “天啊!你这么凶残?!”许自香震惊到了。“你这样赔上自己的人生不好哦!”

    “放心,我难道会傻得亲自动手?”他可是有钱的大少爷,买凶杀人什么的不要太容易。

    许自香觉得好憋屈,“你太邪恶了,那我不嫁给你了!”她觉得自己好吃亏。

    “别光顾着聊,坐上来,把大棒子吃进去,边操边聊!”

    真是粗俗得好讨她喜欢哦!

    许自香又羞又期待地跨坐到男人腰肚上,然后抬起屁股把水汪汪的蜜源洞对准那肥大的菇头,沉闷的噗声中,菇头一寸寸吞噬蜜穴。

    年轻甜美的女人表情难耐又饥渴,她小屁股一抬一压的,很懂得如何最短时间吞咽完这雄物。

    尽根吞下后,她调整着身子准备坐直时,男人把她压到自己胸膛间,就这么抱着她开始挺耸屁股撞击。

    “啊啊啊啊——奋!你先慢一点啦!”她还没准备好呢!

    “向我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