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都要!”急猴猴地抓住男人将他拉下来,主动凑上香唇一把堵了他嘴,只求他快住嘴只要操她就够了!

    于是一场持久战继续进行。

    搞到九点左右,许自香肚里的粮食消化光了,打了电话给客房服务让送大餐来,秦奋故意叫了一道培根香肠,这时许自香只有翻白眼,他明显就是故意的。

    许自香气到起床进浴室,不想和这个邪恶的人说话!

    不过泡澡时又盯着自己的大钻戒看,真是怎么看都怎么漂亮呢……唉哟,好幸福!

    她羞得脸儿红透了!

    伸头一刀,正式拜见秦母!

    接下来几天,秦奋带着许自香买买买吃吃吃玩玩玩,疯狂的度假之旅。

    时隔好久不更新的朋友圈迎来许自香晒钻戒和白玫瑰,她向众人宣布她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有人真心祝福,有人明里暗里讽刺略过不提。

    只说道从普罗旺斯回来后,秦奋就着手安排许自香登门秦家。

    让许自香从兴奋中清醒过来的永远是婆婆那嫌恶的脸嘴,啊啊啊——“好痛苦啊!为什么不可以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当我一想到明天晚上就要登门拜访时,我就连续做了两天噩梦了!”

    许自香痛苦哀嚎。

    不知何时起,小紫晴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许自香左右,曾经的敌人如今竟然被外界传为“朋友”?!

    初听到这两个字时,小紫晴是不耻不屑愤怒,再到最后的无所谓了。“你可以不嫁啊。”凉凉嘲讽,“我可巴不得你嫁不进去。”

    面对小紫晴的讽刺,许自香只能再一次伸出她的左手无名指,“我是看在秦奋费尽心思向我求婚的情义上,我才勉为其难答应的!”

    “所以该感谢你的大发慈悲吗?你真是个贱人。”小紫晴好笑不停,这个在她面前炫耀大钻戒的死女人,她会祈祷她早日被抛弃的。

    相处久了就不再在意小紫晴的冷言冷语了,许自香抱着脑袋痛苦不已,“秦奋说礼物他来准备就行了,我也不知道他妈喜欢什么,就算知道只要是我喜欢的她也不会接受……”不被婆婆看中的媳妇啊,想到未来豪门之路要被婆婆冷眼欺负的待遇,许自香只有哭泣的份。

    小紫晴懒得理会她。

    这时许自香换了话题:“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

    小紫晴嘴角一抽,怒眼恶狠狠扫过去。

    许自香“啊”地一声,瞧她这表情,看来是没有了!“不是,你好歹也二十二了,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最能挑三捡四的时候,如花儿一般盛开,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屁,好货在后头,我急什么?你以为像你这年纪?再不嫁就老了?”

    “老?!”许自香眉头一皱,她是比小紫晴长几岁,但还没老到要急着嫁的年纪吧。啊,算了,和她说不上几句话就会火气窜上来的。

    “明天画个淡雅的妆容吧,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未来婆婆能多少喜欢我一点……

    真心的乞求着。

    **

    秦母果真是全程冷脸的,看着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的许自香,她就觉得这丫头真不大气,一脸就看得出来是出生平民的女子登不得大雅之堂!

    啊,气人!

    许自香很尴尬,“阿姨,喝杯果汁吧。”顺手把佣人端来的果汁递过去。

    秦妈妈没接,一脸的傲慢。许自香好尴尬,还是坐在旁边的未来公公打了圆场:“给我吧。”接过果汁放到秦母的旁边。

    然后秦父发言:“你和秦奋结婚后就住他的那套新房,也是我们当初给他买好的婚房。如果要自己带孩子,就把孩子接过去带。”

    秦奋可不乐意:“我可没兴趣带他,还是留在妈妈身边吧。”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自私,只顾着自己玩儿,连亲生孩子都不上心了!”秦妈妈冷嘲热讽地看着许自香。

    许自香全身崩得紧紧的,能明显感受到秦母说的这话是针对她的,可她不敢接话一不想坐实二不想再惹人家的讽刺!

    真是如坐针毡般难受。

    “关于聘礼那些,虽然你出生普通人家,但是我们秦家人也不会亏待未来的媳妇,该比照办理的都会有。”秦父又宣布。

    秦妈妈白眼一翻:“嫁妆什么的也会替你安排妥当的!也不用你们家置办了!”

    许自香只有尴尬低头一个径陪笑。

    一旁秦奋给她递了一块苹果,“吃点吧。”

    许自香抬头看未婚夫,瞬间给他一个哭丧脸,秦奋朝她使使眼色,安慰了一下。

    忍吧,不管怎样能嫁进来还怕婆婆不喜欢吗?

    反正婚后也不住一起。

    “找个时间叫上未来亲家吃顿饭吧,毕竟都要结婚了,也是时候该见面了。”

    秦妈妈想到电话里那个强势的女人,她就气得吐血,忍不住一句:“真是没教养的妈生出来的孩子!”

    许自香笑容一僵,秦奋不悦:“妈,你在说什么呢?!”

    “没啊。我就说我昨天看的一部电视而已,我可没针对什么,别误会啊!”秦母装无辜。

    这事儿算这么大事化小了。

    可出来时,许自香还是气得掉眼泪,“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你,我才不稀罕嫁给你呢!”

    她有钱有颜值才不受那长辈傲慢无礼的气!

    “对不起,是让你委屈了。你忍忍啊,忍一忍我们就把婚结了。”秦奋赶紧安慰递纸巾替她擦眼泪。

    许自香委屈兮兮的:“那有一天你妈在背后挑唆我俩的关系呢?”

    “那你多给我生几个孩子,我妈会念在孙子孙女的份上不为难你的。”

    “不要啦,你不能避重就轻啦!”许自香好生气。

    秦奋回:“我保证任何时候都站在你身边,只相信你好吗?”

    明知道是假的,可女人在这时候就爱听这种话,许自香破涕为笑,“好,我要录下来,我怕时间久了你就忘了!”赶紧拿起手机打开录音。

    秦奋见状,只得又重诉了一次,方才让许自香满意了。“听着,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要和我离婚了,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不要当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的可怜虫!我会痛痛快快地带着分手费离开的!”

    秦奋轻捏了下她脸颊,面上神色放柔:“……好。”

    他没有给她虚假的承诺,未来人生很长,他会尽可能的让自己对她不变心。

    许自香长松口气,这次见家长,总算还是圆满了。

    许氏父母来看望未来女婿啦

    许自香给许母打电话说要结婚了,这么久以来一直瞒着父母,许母还很欣喜,但又疑惑:“你要结婚的对象也没先往家里带就自己决定要嫁了?!这样以后男方家不会对你太尊重的,着急嫁人的女人是会受到鄙视的!”

    许自香眼泪都要来了,她确实没被人家尊重,地位悬殊理解嘛,要嫁豪门那点委屈在钱和爱情的名义下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这不是赶紧让妈妈过来和男方家吃顿饭么。”

    “那,对方知道你有孩子了吗?或许只是男孩知道,男方父母不知道?!”

    “呃……”许自香还真不敢对自尊心强的妈妈坦白要见的亲家是她在电话里威胁要送孙子尸体给奶奶的那家人。“总之妈明天和爸一早坐飞机过来吧,到了我再详聊,电话里我也说不清楚。”

    “好好。”

    挂了电话后的许母翻衣柜掏出她最漂亮最昂贵的衣服,还把首饰都准备好了,给许父说:“女儿这么优秀,我们不能丢了女儿的脸,穿好点,气场不能输!”

    **

    听说了秦奋要结婚了,一众狐朋狗友们就拉着他要过脱单派对,秦奋就说:“我婚礼时间还早得很,你们没事找事做吗?”

    就只为了吃喝玩乐什么理由都找出来了。

    “可惜了啊!多好的钻石王老五就被这么一个小网红给勾引了去!从此江湖上多少网红碎了心啊!”

    “少来。”秦奋不吃他们那套。

    “总之不管,今晚你得为那些万千损失的网红们喝几杯!”

    于是秦奋被灌了一肚子酒,众人是逮了心思要整死他的。

    这一群不是兄弟们的家伙!

    其实男人比谁都清楚,能真心交往的没几个,大多泛泛之交又是人生里缺一不可的,毕竟总有用得上人家的时候。

    有损友给一妞儿出馊主意:“秦奋可是我们这堆公子哥里最有钱有颜值的主!只是现在有了恩爱的女友,你要不要试试?看他花不花心?”

    那妞儿新来的不知天高地厚还真去勾搭人家了,喝多了上脸满脸通红的精瘦男人,用手支着下巴瘫在沙发上,身边一满身香水味的美女一落座,成功刺激他呕吐欲!

    急急从沙发上坐起来,怒了句:“喷得比厕所的味道还臭!”跑去洗手间吐了。

    众男人们幸灾乐祸哈哈大笑:“香水怕是喷了半瓶吧?!”“本来说好不吐的还是给弄吐了!等秦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