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觉得喝醉了跑我这里来我不生气?”

    “这不喝点酒来得更猛点嘛?”

    “我可希望你别太猛了。”

    许爸许妈偷在窗帘后偷看,对女儿和未来老公那股子黏乎劲,真是甜蜜得让他们没办法再生气。

    许爸劝老伴:“你气什么?这孩子也是香香自己要生的。再说,这两人现在还要结婚了。”

    “我气啊,就只是电话里,他那个妈就不好惹!再说我当初还那样挑衅她,不知道她日后得怎么记仇的!”

    “豪门生活肯定不好熬。不过女儿能嫁给孩子亲爹,再说那秦奋看着也挺不错的,你啊,见人家时不要图嘴快了,别坏了女儿姻缘。”

    “你以为我傻吗?!”许妈妈翻了个大白眼。

    许自香笑容甜蜜回来时,见爸妈气氛好多了,这才过去,“人走了,有什么不满现在可以说了。”

    “不满也不可能让你和他分手不是?”许母说。

    许自香点点头,“我是一定要嫁给他的!”

    “你可是考虑清楚了?他妈可不好惹!”

    “他妈妈也不喜欢我啊,但也没有强烈反对我嫁进过去。所以他妈还是听秦奋的,不会强制决定他的婚姻大事。”

    其实许自香当初知道秦母没怎么反对就接受了她当媳妇时,真的无比惊讶。在她猜测的豪门生活里,她得多辛苦委屈啊……

    可反过来看到的是秦妈妈一肚子的憋屈,许自香就觉得她这个未来儿媳真是太恶毒了。

    “是吗?谁知道他们母子私底下怎么闹的,你也没在现场不是?”

    “你别再挑唆人家了!”许爸看不下去了。

    许妈妈不爽地环胸,许自香拿亲妈没办法,这看来这亲家母是结了仇了,只能庆幸他们一年也见不到几面了!

    “妈,你就这样想吧,我嫁谁不是嫁,我嫁给秦奋,以后离婚了我还有巨额分手费呢!我要嫁给普通人家,一样不讨婆婆喜欢的,离婚了我只剩人老珠黄了!”

    许妈妈震惊了,“你怎么年纪轻轻就想得这么透彻呢?!”

    许自香小声嘀咕:“那不平时也经常听你念叨几句奶奶的偏心么……所以,这婆媳问题不是普遍存在的么!”

    许妈妈不吭声了。

    “妈,你等我下,我拿个东西下来。”

    许自香上楼把自己那颗贼大的钻戒拿给父母欣赏,“因为太大了我平时都不敢戴它,只有出席重要活动才派得上用场了。”

    看来真是嫁入豪门的节奏,看在那颗五克拉钻戒的份上,许妈妈决定好了,她要对未来亲家母笑脸相迎,不管她怎么嘲笑她都能承受的!

    “行,嫁吧!如果嫁入豪门要承受一些奚落为代价,我就当是在替老板打工的份上忍了!”

    一年没有性生活的危机

    在正式拜见男方亲家之前,秦奋这位未来女婿是尽职尽责载着老丈人一家去上海逛了个遍,虽然说许妈妈已经来过好多次了,可这是未来女婿挣表现的时候到了,他们当然开心不已。

    同时也算是见识到了超级有钱人的派头,还看到了传说中的保镖。不过有钱人除了出入的地方高档些外,还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没啥区别。

    许氏夫妻玩得开心,未来的秦氏小两口也陪玩得很开心,秦奋那颗挣表现的紧张的心总算随未来丈人丈母脸上越来越多的笑容而落到了实地。

    嗯,他暂时可以放心了。

    这天晚上回来时,他来找妈妈:“妈,你最近和爸安排下双方长辈正式见面的时间吧。”

    秦母正在修指甲,一脸凉凉说:“急什么急啊?这不离你结婚还早么?”

    “妈,人既然都来了,上次你也说了要早点见面。”

    “我就随口说了一下。”秦母翻着小白眼漫不经心地把剪刀放下,“谁知道她要这么快行动的!”

    秦奋皱眉,面透点不悦,他本来很好的心情也察觉到亲母的不上心了,“妈!”走过来,坐下:“你不是接受她了吗?”

    “接受是因为你要娶她,我为了秦家的未来没办法只得接受!但我本人是不接受她,甚至包括她那个没教养的妈妈的!”秦妈记着许母要给她寄季生尸体一事,一辈子都记得的!

    “那既然这样,与其臭着脸不如笑着脸,不是更和气生财吗?”

    “和气生财那是对有利益给我的人,不是对这种只会从我身上扒钱的人!”

    “妈。”秦奋挺无奈的,面上难过,十指交叉支了下额头,随后抬眼说:“就算为了儿子配合下吧?”

    “我配合了啊!要什么时间还不得问你爸啊,看他什么时候抽出时间呗!”

    “谢谢妈。您知道的,我一直很敬爱您,在任何事上。只除了这件事,这是我唯一想自己决定的。”

    “……”秦妈妈臭着脸不吭声了。

    她是知道的,就是因为儿子从小一直很听话懂事孝顺,她作为母亲的,才不忍心让他左右为难!

    真是憋火啊!

    秦奋心里叹口气,他虽不说对父母百依百顺,但也绝对是个孝顺的孩子,也想娶一个妈妈喜欢的媳妇,为此这些年来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对任何一个女人付出真情,就因为知道妈妈不喜欢。

    “妈。”秦奋一脸认真,语气深沉:“我想告诉您的是,我用了一年时间来努力忘记许自香的,我尝试当她和过去的每一任那样不重要。可是我没能办到。”

    秦妈妈面上难色有了些缓和,“那你怎么不继续坚持下去了?”

    “这一年来我都没性生活了。”

    秦奋这句说得秦妈妈整个人都震惊极了,她上下打量她儿子一番:“妈让佣人给你买点狗鞭补补身体?!”

    秦奋抹了把脸,“我只是对许自香提得起劲。”

    秦妈妈嘴角翘起,又生闷气了。

    “所以,妈妈,我想如果要为秦家传宗接代我只有娶许自香,虽然会让妈妈不开心,但至少不会让秦家的香火断送在我这里。多生几个孩子多继续家里的财产。”

    “别说得那么伟大,好像你娶对方是委屈求全似的!”

    秦奋皱眉,倒是认真思索了下,委屈求全?好像是有这么卑鄙……但只要能让妈妈至少表面配合他,再卑鄙的手段他也使得出来的!

    “妈,就当看在儿子的性生活的份上,请您务必要配合儿子吧。反正以后你们也很少见面。”

    “知道了知道了!别烦我了,我会配合你的!”秦妈妈再度妥协了。

    “那我先走了,我还有事要忙,妈,谢谢您!”

    “真是过河拆桥的孩子!你要是别家的我真得气死!”

    去酒吧惹了个小人来

    许自香带父母去买了好几身体面的衣服,亏得这两年来她挣得不少,给父母的不少,让他们直接小康飞跃成大富,倒也养出了富贵人家的派头。

    许母试衣服时就说了:“绝对不能给那女人看了笑话去!”

    许自香就纠结着:“妈,你别用力过猛反而惹人家笑话啊!”

    “你担心什么?你当我电视剧看多了没分寸啊?不会给你丢人的!”

    许妈妈白眼一瞟,那小傲娇的惹得许自香掩嘴笑。

    许妈妈又想到事儿:“双方见面订在哪?”

    “希尔顿饭店?”

    “有档次。”许妈妈点个头,然后说:“你明天就带我和你爸先去希尔顿踩踩点,然后我们去吃些好的。”

    “为什么啊?”许自香不明白了。

    “为了就餐时不会因为没吃过的菜出丑啊!”

    许自香终于知道自己这么聪明是从哪遗传来的,不由对亲娘刮目相看。

    一家三口说做就做,第二天还真马上去了希尔顿,然后足足在那里泡了一天,还订了间房间,以应付未来亲家的财大气粗。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秦奋打来电话通知这周五晚上两家人会餐,那就是还有足足四天时间。

    “你还要整天和叔叔阿姨们处一块儿?”

    “怎么了?”

    “不来陪陪我?你可知道我有好几天没和你睡一张床上了。”

    许自香抿嘴偷笑,面上好甜,“那什么,要不,我今晚去你别墅?”

    “晚上九点。”

    “干嘛要这么晚?”

    “我有点事要处理。”

    “行嘛。不准迟到哦,否则我就不嫁你了。”

    “好。”

    挂了电话后的许自香就开始精心打扮,甜蜜的约会意味着今晚不回家了,素了好多天的年轻女人也是饥渴的。

    结果这人刚开车出门,徐自飞打电话来让她去酒吧玩。许自香就说:“不行,今晚九点我要去秦奋那。”

    徐自飞埋汰:“是不是朋友?最近三番五次约你全顾着准备嫁人了,重色轻友太严重了吧?”

    许自香为难了,看了看时间也还早,七点,可以去酒吧泡一小时,于是退步道:“那这样,我就呆一小时,我和秦奋约好了。你要提前约我我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