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飞感到万分惊讶:“你吃错药了啊?!”

    “我也是你好朋友,怎么就不能照顾你了?!许自香现在要避嫌,我照顾你最妥当!”

    好吧,她说得还真是实话。

    徐自飞同意是同意了,就是提心吊胆的:“大小姐,我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我,我真担心你能否胜任么。”

    “别小看我了!”

    许自香去的时候,徐自飞和小紫晴在超市门口结账。

    她就没再往里走,候在外面等着。

    等小紫晴提着两大袋子东西出来时,许自香很体贴地上去帮忙,而徐自飞这时也伸出了手:“我只是伤了一条手臂,另一条安好。”去接的许自香的。

    小紫晴在后面看得心里头怪不是滋味的。

    所幸许自香没让病人提,“又不是多重,几斤而已。不过,买的都是什么啊?!”

    “零食!”小紫晴气嘟嘟地插进他俩中间,把人撞开后大步朝前走了。

    许自香莫名其妙:“谁又惹到她了?”

    徐自飞只有耸耸肩一脸无辜,“谁知道。”一天二十个小时都在生气的大小姐,难以琢磨。

    许自香开车,小紫晴和徐自飞坐后面,两大袋子的东西全放副驾驶,一路三人沉默回别墅。

    要下车时,小紫晴走在后面,拉了许自香的手说:“今晚我留下来照顾徐自飞!你可以回去了!”

    许自香不由上下打量她一番,见人气嘟的脸和执拗的眼神,她于是说:“那行,我替你把袋子提进去,坐一会儿就走。”

    “不用了!”谁料小紫晴一手一个大力士状态,连门都不给许自香跨入,并警告:“我是不会让你再脚踩两条船的!”

    许自香无语了,翻个白眼,随后妥协:“行,大小姐你说了算,那我就不进去了。”

    反正看徐自飞那模样儿应该没什么事了,再加上小紫晴二十一岁的人了,学习如何照顾人很给自己加分的。

    许自香没进屋,徐自飞也没挽留,一直站在门口安静看着,能把人怎么留下呢?留下又干什么?

    完全没有借口。

    背倚靠门口目送许自香离开,直到车屁股驶离到看不到的地方后,才收回视线,然后迎接小紫晴一双喷火的眼睛:“你就这点出息!”

    徐自飞认真观察了后突然来了句:“今天的你有点奇怪。”

    小紫晴可心虚了:“怎、怎么了?!”

    “平时没见你这么关心我的私人感情的。”徐自飞眯眼。

    小紫晴眼神立即游移,随后嘴硬回:“那是因为你没被人砍伤啊!”

    “这点伤,迟早会找那小子报复回来的!”

    “哼,我看难了!”小紫晴话带嘲笑:“他爸是香港的大富豪,也有黑道背景的,是地头蛇,我爸说让我不要去招惹他!他说反正你俩都互砍了,就当这事儿谁也不欠谁了,没必要非为了一口气再继续!”

    “哦。王叔叔已经帮忙调查得这么清楚了啊……”徐自飞面上没什么反应,“再说吧。等我把伤养好了再决定。”

    “我警告你,不要再为了许自香出头了,不值得了!”

    “嗯,我知道了。赶紧进来吧,小管家婆,年纪轻轻的怎么发现你有八婆的趋势了呢?”

    “你再说信不信我这一袋子直接呼你脸上?!”

    替我找个像你一样的女友吧

    秦奋从澳门回来时,两家父母约定初次见面的时间到了。在这之前和许自香聊了聊关于徐自飞被砍一事儿,说这事儿私下解决了。

    许自香就追问怎么解决的,秦奋的话和小紫晴的回应差不多:“双方都有损失,就当这件事这么结束了。”

    许自香琢磨着这肯定是他们深思熟虑的事儿,于是不再过多想法,这事儿暂时这样了。

    当天晚上秦许两家长辈的见面会就淡淡略过不提,总之过程称不上快乐但结局是好的,许自香能嫁进秦家,秦家给许自香的聘礼丰厚到许母提不出什么过分要求来。只是这两个亲家母是相互看不顺眼,个性都强。

    许自香和秦奋全程装哑巴,靠的是两位亲家公打圆场,毕竟男人不能学女人样上不了台面的小气嘛。

    各自分手道别前,许自香私下里拉了秦奋躲角落里亲个嘴儿,在爱情里她绝对也是个主动的,喜欢就一定要说出口的热情深得秦奋的喜欢。

    “你再等四个月就当新娘子了。”秦奋搂着未婚妻甜蜜宣布,额头抵着她的,两人腻歪到不行。

    许自香真是眼里都笑出了花儿的幸福,“还要那么久呢……我都想马上嫁给你了!”

    “哼,之前不是很傲娇的不想嫁吗?”

    “那是因为今天叔叔的真诚实在太令人感动了嘛!”

    “就没有我的?”

    “有你的有你的啦!”

    两人腻歪完一阵后,各自同家人回去了。

    **

    小紫晴照顾了徐自飞两天,就被徐自飞赶回去了,他觉得让这姑娘照顾他就是一种错误,弄个简单的鸡蛋汤都差点把厨房烧起来,为了善后他还得拖着病躯去搞卫生……

    老实说,如果不是小紫晴自己也委屈兮兮出发点又是为了他,徐自飞真得当面翻无数个白眼。

    小紫晴憋屈啊,心里头恼火啊,简单做个菜都做不好的自己这一刻发现能在厨房胜任的许自香到底还是有比她厉害的地方……

    情敌好像变得很优秀了?!

    怎么办?!

    追赶她呀!

    “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苦练厨艺的!”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小紫晴都把自己关在自家厨房里折腾,吓得王妈妈惊到不行:“早让你多少学着下点厨,也不是说一定要做给老公吃,但基本的生活自理也不会难倒自己嘛……”

    不知所以然的王母甚是欣慰。

    **

    徐自飞被砍一事儿就此结束么?

    想着对方也被自己砍了,再则秦奋也有打电话约他出来详谈,这事儿牵扯的双方都背景强大,实在没必要为此进一步恶化,于是只得就这样算了。

    “郁闷。”徐自飞肯定是受不得委屈的。

    秦奋拍拍表弟,“知道这事儿是为你表嫂出头,你放心,你哥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就不能整那臭小子?!”对方年纪三十出头。

    “不是不能,小小的恶整替你出个气也没问题。”秦奋退个步。

    徐自飞马上打蛇随棍上,“我也不要对方多倒霉,就让他吃屎的心情?”

    秦奋抿了口酒,思索了一阵后回:“我试试吧。”

    要整万有明那个混蛋,考虑到对方主混香港,所以一时半会儿肯定不行:“不过为了不让对方怀疑到你头上来,这报复可能会等上几个月。”

    “没事儿,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只要能把仇报了!

    **

    许自香最近跑徐自飞这儿跑得勤,理由不用再重复了。

    只说这天两人惯例在酒吧碰头时,那天是下午三点,还没开门做生意,徐自飞又惯例发现金工资的。许自香也很习惯替他数钱了。

    两人闲聊着,聊到自己的婚事上,“初步定的七月十三号。”

    “现在三月份,还有四个月。”

    “嗯。”

    “要嫁豪门了,兴奋不?”

    “早就兴奋完了。”

    “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呢。”

    “确实是。”

    “那结婚后什么时候再要孩子?”

    “随缘吧。我想再生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毕竟秦奋那么有钱,多点继承人好。”

    “那不错。”

    “对了,那个万有明,最近好像在杭州。”

    “你怎么知道?”

    “刚好我朋友圈里有认识他的人嘛。”都说有钱人的圈子小嘛,之前不认识只是不关注,如今一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关于他的消息只要刻意留心就多得是。“那臭混蛋在杭州啊……”徐自飞危险地眯起了眼。

    许自香是了解好友的,“你是不是想出这口气?”

    “你呢?”他突然甩锅。

    许自香想了想,“秦奋说这事儿他和你说过,有机会会给你找回场子的。”

    “你觉得我能报到仇吗?”

    许自香还真不好说,有时候说好的未来给对方好果子吃,其实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气话,绝大多数都随时间仇恨淡化而不了了之了。“我也不能保证,我对他们家的势力也不清楚。”

    “好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和秦奋哥会看着办的!”

    许自香认真打量了徐自飞好几下,随后问:“你伤口拆缝了吗?”

    “昨天去拆的,要看看不?”说着就挽了袖子给许自香看,许自香看到了一条长长的丑陋的蜈蚣虫,“会一辈子留下疤了吗?”

    “嗯。”徐自飞点头,把袖子放下去,面上没什么:“亏的是那混球砍的是我的手臂不是脸,要不我以后娶媳妇还只能凭家世了。”

    许自香被逗笑了,笑过后又收敛了笑意,端正了神色,随后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