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气认真而真诚来一句:“徐自飞,谢谢你保护了我。”

    徐自飞对她这么认真的态度反应是有些不自在,伸手揉她头发,最近剪了个梨花头的姑娘真是更为可爱了,“别这么一本正经的,我会有点不自在的。”

    “我是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所以我会在未来用实际行动好好回报你的大恩大德的!”有时候关系铁到他们这种程度,言语都已经没有用了。

    “那就替我找个女朋友吧,要像你一样的类型。”

    “嗯?!”

    秦奋是大醋王

    “你人缘这么好,干嘛找我?”许自香觉得他在开玩笑,没怎么当真。

    徐自飞没继续,换了个话题扯到了别处。给员工发完工资以后,他说出去吃晚饭,两人考虑着到哪去吃。

    许自香想了想,说撸串串吧,最近她狂迷串串。

    “串串哪家味道不错……让我想想来着。”徐自飞一边思索着一边开着车在大街小巷找好吃的店子。

    许自香双手环胸看着他认真环顾的侧脸,徐自飞很温柔,阳光,开朗,脾气特别好。这种年轻男孩不缺女朋友,可以说前扑后涌的女孩子简直宛如韭菜割都割不完。

    记得和她“交往”那阵子,他真的是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

    嗯……

    许自香暗暗点头,有遇到条件好的姑娘她一定会介绍给他的!

    两人终于抵达串串店了,找了个靠窗位置落坐,各自分工去拿饮料配菜什么的真是默契到不行。

    万有明本来就咽不下这口气,他在香港横着走的人,如今却是要怕一个内地人,父亲的三申五令他压根就没当真,只想着把这仇报了面子给弄回来!

    不想朋友给他发一个视频,语音问他这人是不是就是那小子,点开一看,不是徐自飞还是谁?!

    “你给我拍拍那女的,我觉得那女的很眼熟!”

    过不久朋友又发了视频来,是两个俊男美女在一起撸串的画面。

    万有明爆粗口了:“操!就是这个贱婊子!给脸不要脸的!一个臭网红而已!操!”

    想着当初是为了什么而惹出这档子事的?!不就是为了泡这个贱人么!害他“光荣”被砍的事迹传遍了整个朋友圈,最近走哪儿都惹来笑话,为此一直菇缩在家里不能出门!

    万有明那颗报复之心和徐自飞一样,就没有消停过,“帮我多拍几段视频,最好拍点暧昧的相片!”

    “暧昧的相片?!”友人莫名:“你要干嘛?”

    “这女的是那个秦奋的未婚妻,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又不熟。”

    “然后这小子是秦奋的远方表弟!你说如果叔嫂勾搭成奸?这消息劲爆不?!”

    “万有明,你小子好样儿的呀——”朋友瞬间秒懂了,“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制造出一对奸夫淫妇来……”

    **

    徐自飞剔牙的空档里,随意张望中忽然发现一个男的手机对着他们,当时没什么,但过一会儿又发现那人的手机还对着他们。不由多留了点心。

    许自香吃得差不多了,问徐自飞:“吃完了,准备回么?”

    徐自飞收回视线,“再坐一会儿,刚吃饱走路都撑。”

    许自香笑笑,拿起手机看信息,然后给秦奋发了条信息:我和徐自飞在撸串串呢,奋啊,你在做嘛?

    秦奋从来就没有秒回信息的,啧,许自香习以为常。

    徐自飞凑了过来:“发什么?”

    “给秦奋发短信呗。”许自香自然的拿手机过去,徐自飞瞟了一眼后,说:“我俩好久没合影了,来一个?”

    许自香摇头,“别凑我太近。”她可没忘记两人过度亲密造成的误会后果。

    “唉。”徐自飞缩回脑袋,“我去结账。”

    万有明等着朋友给他拍些暧昧视频,结果一条都没有,朋友也很无语:“这两人动不动就给对方挟菜,但除此之外就是不凑近一下。”

    朋友也确实是倒霉,许自香和徐自飞唯一亲近的时候又撞上他去厕所放水了,错失了两个小时的良机,等回来时人家早结账走人了。

    这事儿,暂时就这么了了。

    **

    秦奋打来电话时,许自香和徐自飞在回家的半道儿上。

    他说他在家里等她,于是许自香让徐自飞送他去未婚夫的别墅,未来他们的新房。

    “叔叔阿姨走了吗?”

    “后天才回去。”

    “临走之前我请叔叔阿姨吃顿饭吧,好久不见了。”

    “好啊,我妈还一直念叨着你呢。”

    车子停在秦奋别墅前,许自香和徐自飞挥手道别,两人神色正常。

    推门进屋,秦奋在院子里除草,“怪了,你怎么干起这活来了?”许自香很吃惊。

    “晚上回来后没事做,看草有点深了,整理下。”秦奋割草割得很认真,“和徐自飞吃饭吃得开心么?”

    “开心啊。”许自香大步走过去。

    秦奋扭头看她一眼,“干嘛不叫上我一起吃?”

    许自香惊讶极了:“你有时间?!”

    “什么叫我有时间?”秦奋觉得这话问得奇怪。

    “不是不叫你,是你太忙了,一个月能和你一起吃饭的时间五根指头都数得过来,所以我们习惯性忽略你了。”

    秦奋又看未婚妻一眼,她的表情可真的无辜加坦荡,这让他似乎不好意思再追责?“你们别忘了,之前你俩交往过的!”

    许自香迟钝地懂了:“你这是在吃醋了?!”问得小心翼翼又带点儿期待。

    先去长白山拍婚纱照

    “都是要结婚了,别在这时候弄些绯闻什么的传到长辈们的耳朵里。”秦奋转了个身,其实他是有些生气的,许自香和表弟吃饭,这两人压根就不懂避嫌为何物么?!

    好歹也是交往过的,他再心大也不可能完全无所谓啊!

    “奋好像生气了?”许自香很了解他,看他侧过身去,表面看似除草,实际是有些和她赌气。她就开心得不得了,脚一跳从身后扑上去吊在他背上。

    秦奋吓了一跳,赶紧先关了除草机,再故作恼道:“你快下来。”

    “不要!”许自香一声大吼:“奋吃醋了!你是不是不想我和徐自飞那么亲近呀?!”

    “记得保持距离就好。”反手背住许自香,男人往屋里去。他喜欢她如此亲近,时而俏皮的行为也是很受用的。

    许自香往男人脸上亲了一口:“好开心!我以为你会一直不在意的!”他过去从来自信到丝毫不在意她的异性关系,那让她挺恼的。他不在意就是他不够在乎她,并且笃定她离不开他,不敢做背叛他的事。

    她倒是能理解他的自信,毕竟家境好自己也有本事人又长得帅的,走哪会缺女朋友的?

    可理解归理解,很多时候许自香还是想要男人为她疯狂失去理智的时候。可等啊等,等到黄花菜都凉了,等到她早都放弃不再去奢想了,突然峰回路转,他真的吃醋她的异性关系了,她是多么的开心啊!

    进了屋,把女人放到沙发上,转过身来,抬头看着她,见她笑盈盈的眼睛,甜美可人的容颜,心头就会有止不住的怜爱之情溢出。这让他无法再苛责她什么,只觉得纵容只要她开心就是幸福了。

    “我告诉你,我还没吃晚饭,你最好现在就去给我煮点什么,否则我就要秋后算账,找你扯扯皮。”

    “我马上去!”

    许自香站起来急急朝厨房而去。

    秦奋坐在沙发上,一手倚着沙发背,一双眼睛追随女友而去。

    他喜欢她,并热爱着她,感情日积月累,并且没有停止过的继续加深。

    期盼着婚后的夫妻感情,他开始学会幻想,想象她早起做饭,他在她身后亲吻与陪她一起做早餐,幸福的二人世界,和他理想中的婚姻一模一样。

    就那么笃定,许自香能带给他想要的!

    **

    秦奋预定了拍婚纱照,在哪里拍摄争执中,许自香忽然想到,“去长白山吧!很有记念又与众不同!”

    “确定了?!”秦奋很随意,对他来说就是拍几组相片,去哪都无所谓。钢铁直男的性格曝露了。

    许自香猛点头,越想越兴奋,“拍完了再去埃及金字塔和古罗马竞技场。我要到各地着名的景点都去拍一张!”

    秦奋的反应是拿起婚纱宣传册盖头上,他光听就觉得很累了,更不要说行动了。

    但见未婚妻那样的兴奋和期待,实在没办法说“我们就只去一个地方随便拍几张吧”之类的扫兴话题。

    人生就这么一回结婚,好吧,随她高兴吧!

    徐自飞听说他二人要去长白山,说自己也要去看热闹。

    而小紫晴得知许自香行程,也表示要跟过去。

    人多热闹,许自香当然不介意了,还欢迎,旅游嘛,她就喜欢人多。问都没问过秦奋就答应他们了,得到通知的秦奋倒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