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表示,这人数都确定了,他还能说点别的不成?

    那天出发到机场坐飞机时,小紫晴一改往日辣妹打扮,一条淡系色的长裙配一头俐落俏丽短发,衬一脸清淡的妆容,简直可人得让男人眼前一亮。

    许自香很是诧异:“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果然女人最了解女人了!

    小紫晴被说中心事,小脸一红一白的,随后怒气冲冲吼回去:“你哪来这么八婆!我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有什么奇怪了!”

    许自香眯眼不吭声了,最近小紫晴朋友圈里不停地发出些什么做菜的图,再配上一些感伤的语气,以女人对女人的了解,她直觉她是恋爱了。

    不过当事人极力反对,许自香也不可能坚持自己的想法,就当没有吧。

    人来得早了,等了一会儿还没见到她心仪的对象,不由假装随口一问:“徐自飞呢?!”

    “说是在路上了,等等吧,反正也不赶时间。”

    “哦。”小紫晴稍后偷偷地掏出手机,对着自拍模式认认真真地打量妆容的完美度,她可是为了让徐自飞刮目相看才改变风格的呢!

    可遗憾的是,等徐自飞来的时候,他对小紫晴的装束也只有一眼,问都没问就忙着躺床上睡觉了,说是为了今天出行昨晚上熬了个通宵打游戏……

    许自香嘴角一抽,这点和秦奋可真一模一样。她的未婚夫也在卧室里闷头大睡,以便度过无聊的空中时间。

    许自香察觉小紫晴喜欢徐自飞

    景美人美空气美,一切都美好到让人精神一振。

    长长的婚纱摄影跟拍队伍,美丽的美人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做出幸福漂亮的动作,或许在面对婚姻时,十对新人九对都心怀着幸福的期盼。

    小紫晴盯着徐自飞,他们落于队伍的远处,看似是局外人可又寸步不离地同行人。

    徐自飞的一双眼睛看似紧盯新人,实则眼中只有那位漂亮的新娘。

    穿着价值不菲的婚纱化着精致妆容的新娘子是如此的甜美可人,她笑起来时眼下有两条招桃花的小卧蚕,十分饱满而立体使得眼睛充盈着水光。

    漂亮的新娘子。

    徐自飞看得痴,小紫晴闷闷不乐,很郁闷又有些小受伤:“你要看着她嫁人,难道还要用这眼神看她一辈子吗?”

    他头也不回轻声回答:“谁知道呢。只知道这时候看她仍旧那么好看迷人,我的心会一直为她跳跃。”

    “不能努力一点看看别的女孩子吗?我不信全世界只有她才会让你心动。”比如回头来看看她,她今天打扮这么好,他连一个正眼都没有,多少顾虑下她暗恋的情绪吧?

    “不能。”他简直丧心病狂到残忍,但又或者是太过深情。“你看电视剧里面那些深情的男二号,我得向他们看齐啊。”

    “呸!”小紫晴气到不行,走到一旁拔了朵野花。这漫山遍野的美景也挽救不了她难过的心。

    新娘子的相片总是比新郎要多些的,趁着新娘独照时,新郎秦奋走到一旁休息。徐自飞走了过来:“小嫂子可真是漂亮,哥,你们两人照得跟壁人似的。我可替你们拍了不少照片啊。”边说着边举起手机递过去。

    秦奋自然是好奇两人的成果,认真查看。

    中场休息了,体贴的助理搬来小板凳让新娘坐。许自香这才得空去看闷闷不乐的小紫晴:“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她不开心是如此的明显。

    小紫晴剜了她一眼,“看着你就烦!谁让你俩秀恩爱的!”

    许自香真是哭笑不得:“诶,这可是你自己要跟过来的,你自己要来看我们秀恩爱的!”真是躺着也中枪。

    “别管我了!我要一个人到远一点的地方静静!”

    “随便你吧。”

    反正附近也安全得很,不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故。

    半小时拍摄最后一个场景就完结今天的行程时,小紫晴把脚给崴到了。这好山好水的地方会有野生的动物时常出没,蛇是害她崴脚的罪魁祸首。

    小紫晴疼得猛掉眼泪,徐自飞跑过来,“我说你怎么搞的?这脚还能动吗?”

    小紫晴哭:“徐自飞耶,我这脚不能动了,你背我好吗?!”

    徐自飞扫了扫那远处拍照的人,不想打扰他们,于是把小紫晴小心地扶了起来,最后还真背她了。“我说你啊,让你换平底鞋你偏要穿带跟的!”

    “什么呀!是刚才脚下窜过一条蛇惊到我了!”

    “蛇呢?!”

    “早跑了!”

    “这才几月份蛇就出来了……”徐自飞还有点不信。

    小紫晴瞪眼,大小姐脾气上来捶他一拳:“你是不是怀疑我撒谎啊?!”

    “没,怎么可能嘛。”赶紧辩解,以免自己被打残了。

    “我先带你过去休息下,你忍一下,等他们拍完了我们就下山去医院。”

    “现在就去医院,我脚还疼着呢!”

    “他们拍最后一组了,也就几分钟时间,反正你都崴到了,再疼也不差这几分钟了。”

    小紫晴气到没脾气,猛翻白眼,“喂!徐自飞,你够渣的啊!我好歹是你朋友吧?!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啊?!这里可是有两辆车耶!”

    就为了不耽搁许自香的婚纱进度,就要把伤残人员留在这里挨痛?!王大小姐心中委屈啊。

    徐自飞检查了她脚,脚踝崴到了,有些小肿,看她气势又足也伤得不算重,几分钟能等的。“你知道化一次妆很麻烦对吧?”

    “屁!”气得抬起另一只没受伤的脚往他心口踢了下去,徐自飞没防备,屁股直接往后坐了地。

    这两人动静马上吸引了许自香和秦奋,两人扭头的时候摄影师眼疾手快拍下最后一张,喊了句:“秦先生,许小姐,今天可以收工了。”

    “怎么了这是?”秦奋率先问。

    徐自飞从地上爬起来,这山上可不像大马路的平坦,石头奇形怪状的,即使他屁股再丰满也咯得疼呀!不由没好气翻个白眼,“我的大小姐,你这样很难嫁人的。”

    小紫晴听得眼泪瞬间哗啦啦地流,“徐自飞,你是个大浑蛋!”

    徐自飞深深地叹了口气,唉。

    **

    陪同小紫晴进了医院,医生包扎完,推着轮椅的许自香劝说着:“我说你还要和徐自飞生气啊?”

    “都是因为你!”小紫晴余怒未消。

    许自香连声应合:“是是是,都是我的错。”都是她的错,她受伤了她还得当佣人照顾着这大小姐呢。

    唉。

    上车后,小紫晴质问许自香:“我说你为什么总喜欢到处勾搭人?!”

    许自香震惊:“我又去勾搭谁了这是?!”她一直安分守己的良民好不好?!

    “徐自飞!”小紫晴表情都拉了下来。

    许自香张张嘴,一时间没话说。

    小紫晴拿她沉默当默认:“你已经要嫁豪门了,就该和徐自飞保持距离!”

    “我……”许自香觉得真是有一把剑刺进了心口,有点疼:“用不用这样?你明知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好朋友的,遇上了一定要好好珍惜维护。

    “可是他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好朋友!”

    许自香沉默。

    小紫晴不傻,她只是有些单纯,但若有人教她一学就会。看许自香沉默,就知道她这个臭婊子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不要再吊着人家了,这样很卑鄙知道吗?!”

    许自香被指责得有些生气了,笑容淡去,好心情也消失,她也拉下了脸来瞪小紫晴,看她喷红的双眼,本来想抬杠说“我和谁来往用不着你来命令吧”这类的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突口而出:“你是不是喜欢上徐自飞了?!”

    想和你造个二娃

    “你在开什么玩笑?!”作贼心虚就是小紫晴现在的典型,眼神游离语气张扬,过激的反应反而更显有鬼。“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啊!小白脸一个的!”

    许自香本来只是随口一猜,哪里想到小紫晴反应这么大,要说不怀疑那就是侮辱她的智商了。

    许自香也没再追问,假装信了来观察小紫晴的反应,但见她误以为蒙混过关了,脸上有着松口气的侥幸。嗯……值得她近一步研究确认事实真相了!

    **

    秦奋和徐自飞在喝咖啡,手机是比伴侣还要出境高的陪衬物。两人各玩各的手机,看到好笑的事才拿出来分享,“我说哥,你看王有才干了件什么蠢事……”

    刷到朋友圈发现乐子赶紧递过来分享。

    秦奋看过去,他笑点一直很高,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居多,此时惯例来句:“哪里好笑了?”

    徐自飞便翻翻白眼,一脸没劲,“你这高人体会不到就算了!”又自己啃着指甲留言去了。

    秦奋确实体会不到,他笑点太高了。随后又低头兀自玩自己的手机。

    许自香推着小紫晴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