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小时许自香才被推出来,一脸苍白失血。医生随后出来,很不幸通知家属,胎儿没保住,孕妇已经清宫完毕。

    “……”

    许自香醒来的时候就有预感,但心存期待,见着秦奋问娃还好么,他摇头,“你正好说过不想这么早再生二胎的。”

    许自香愣了一会儿后就伤伤心心哭了,“自己堕胎和被迫堕胎还是两码事啊——”

    不过到底还是缺少母爱的女人,再加上一个更缺父爱的男人,这两人绝配,凑到一起,半个小时后就冷静地接受命运了。

    许自香白天睡得多,再让她睡没精神,缠着秦奋陪她聊天。秦奋白天可没睡过,熬到十二点就开始打瞌睡了。

    “肚子还会痛吗?我听说清宫很伤zi宫。”

    “痛死了啦!”许自香撒娇,其实也没怎么痛的,麻药时间没过去。

    “那我怎么做?替你揉揉吗?”他提议。

    “行!”

    立即腾了床位让男人坐到旁边,把他温暖的大手伸到她肚子上。男人替她揉了起来,笨拙又不知轻重,许自香觉得不揉还好,一揉痛意明显,怒火中烧:“不要你揉了!越揉我越痛!”扯出男人的手。

    秦奋略显无辜,最后许自香趁着余气未消前给他个建议:“你有空好好学学按摩技术嘛,要让你替我揉一下都这么痛苦的。”

    “请专业按摩师?”

    “那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让我警告疼痛先缓缓等着按摩师来吗?!”她挨了疼火气很不好。

    这不是温柔的许自香。

    男人傻眼片刻后,包容了:“我回头趁空练练。”不想再挨未来老婆骂了。

    许自香瞬间就满足了,面上又挂了甜甜的微笑。

    当男人开始打哈欠睡意升腾时,许自香又鸭霸起来:“你不准睡过去哦,我刚刚失去心爱的宝宝,你要是睡过去了就对不起我。”

    “是。”他看她怎么也不像一个刚失去孩子的妈,要不是他亲眼看着她从手术室出来,他都不相信自己刚失去一个孩子。

    “等你养好身子我们再生一个。”很会自我安眠。相信到了明天这对年轻小夫妻可以开开心心又去逛街了。

    “还好你没给你妈提我怀孕的事。”

    “没提。但你也得让你朋友们噤声,这事儿别传我妈耳朵里。”他也怕这事儿会再度引起亲妈对媳妇的反感。

    “我已经够悲催了,你别乌鸦嘴。”

    “好好好,是我的错。明天给你办理转院手续,回内地住院吧。”

    “又不是多大的事,不用住院了。”她感觉身体很强壮。

    两人聊了一阵儿,秦奋实在没撑住,眼皮子都在打架,那双又大又圆的牛眼睛闭上时,更是突显那欧氏双眼皮的完美。

    真是就像进医院里动了手术的完美。

    许自香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男人,虽然有陪护床,但她就没让他去睡,抽了张椅子坐病床边陪她。

    男人倒也是表现良好,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乖乖的陪着她。

    贪恋了一会儿男人的颜值后,躺回床上拿出手机来看下,虽然没什么精神,但还能勉强看几条留言。

    结果朋友圈好多人在问她发生什么事了,现在可安好?惊得许自香莫名,她流产住院的事这么快就曝光了?!不查不知道,一看,原来是蔓莉那个小婊砸矫情地发了朋友圈,在没有马赛克也没有她本人的许可下,把她躺病床上虚弱的模样宣传了出去!还配个文字:为孩子妈加油点赞!

    操!

    许自香瞬间想爆粗口,正要找曼莉算账时,徐自飞的电话也打过来了,来电铃声瞬间惊醒了秦奋。

    许自香接起的同时秦奋已经抬起了头看着她。

    徐自飞也是问她怎么回事的,许自香不得不简短解释缘由后挂了电话,最后秦奋问:“怎么徐自飞知道了?!”

    许自香沮丧抓脸:“曼莉那个小贱人发了条朋友圈,这下能知道的基本知道了,不能知道的迟早也会知道!”

    秦奋皱眉。

    这事儿也不能太怨曼莉,毕竟人家的出发点确实是为表关怀,而当事人没有第一时间封她们口。

    最后只能叹道:“只希望我妈晚点得知这消息吧。”

    许自香可怜巴巴地瞅着秦奋:“真要瞒着吗?如果她从别人口中得知消息,会不会更记恨我?”

    秦奋为难了,看着未婚妻,再想着母亲,最后……“别管了,能瞒一时算一时!”

    “这可是你说的哦!东窗事发责问起来你替我顶着!”

    “我是你老公,自然替你顶。”

    她怎么觉得这么甜呢……

    唉哟,真对不起肚里刚失去的宝宝呢。

    他们可真是一对最没良心的父母!

    小紫晴失恋了

    回来后坐了一星期的小月子,这期间许自香双眼紧迫盯人让秦奋亲自伺候她坐月子,然后说溜嘴:“当初徐自飞可会照顾我了。”

    惹来男人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许自香皮厚不怕,“奋,我家的奋一定比徐自飞更厉害对吧?!”

    “当然!”历来就觉得自己牛逼坏了的男人哪里会认输给除了身高相貌样样不如自己的表弟(他自认为)?自然是心存输赢心态,这一周小月期间简直是努力外加卖力学习成为一个好老公。

    当自己成功熬制一盅虾仁粥时,自然而升的自豪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分享这一刻的喜悦。掏出手机随手来几张相片,配个字:学会,永远不是一件难事。

    一贯装逼的语气。

    秦奋前脚发朋友圈,后脚许自香就刷到他信息了,来了句:粥煮好了给我端上来噻。

    秦奋只回了一个字:嗯。

    这一碗狗粮简直撒得一堆吃瓜群众被甜酣了过去!

    不出半小时留言就爆涨几十条,全是拒绝他们秀恩爱的!

    秦妈妈没有加许自香微信,虽然有手机号,但对那微信自动推送的好友信息她选择视而不见,毕竟现在的晚辈总是爱屏蔽长辈,不要自讨没趣。

    当然,最重要是她实在太讨厌这个儿媳了!

    看着儿子发布的色香味俱全的虾仁粥,再加那配语,当妈的也是惯例留言:你煮的吗?

    儿子隔了很久才回:是的,妈。

    秦妈妈给他点了个赞,没想太多。

    毕竟儿子的朋友圈那些留言她也是看不到的。

    等她得知许自香怀孕又流产一事儿,都是很久之后了。

    **

    小紫晴愁眉不展,在徐自飞的酒吧里喝闷酒。

    徐自飞来的时候店员让他去看看小公主,“一大早的就过来喝闷酒,还警告大伙谁都不能去吵她。”

    “我去看看她。”

    徐自飞去了小紫晴所在的包间,那姑娘正在唱歌,鬼哭神嚎的简直不要太吓人。

    “你干嘛?!”她回过头来时他简直是吓一跳!

    小紫晴画着浓妆,那长而浓郁的睫毛被眼泪给这么一染,简直跟个鬼似的可怕!

    所以说他还是喜欢许自香那款卸了妆也是清纯的姑娘。

    见年轻男孩过来,小紫晴嘴一瘪,嚎:“唱情歌被感动了啦!”

    他双手环胸挑挑眉,她在唱《伤心情歌》。

    拿起遥控暂停了歌曲,“听酒保说你一早就过来喝酒,这几瓶了?”

    看桌上两瓶XO,他砸砸舌:“受不了你。你这酒量以后没男人要敢要你的。”

    “他敢!”

    “是是是,没人敢的。”他不置可否坐下来,拿起一瓶啤酒打开,“说吧,你又怎么了?”

    小紫晴盯着徐自飞几秒,然后哭了。

    徐自飞真是烦恼地皱眉闭眼几秒,随后睁开耐着性子,“好了,别哭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呢。”

    “啊呜呜——”嚎声更大。

    徐自飞难受得耳膜都快破了。

    “就是你欺负了我!”指责。

    徐自飞小震惊:“啥时候?!”

    小紫晴又径直哭了一阵后,擦掉眼泪,一双熊猫眼,通红眼眶盯着徐自飞:“我说你干嘛还不谈恋爱啊?!”

    “我不谈恋爱碍着你了么?!”他觉得莫名其妙。

    “你不谈恋爱就是还没有忘记许自香?!”

    “奇了,你怎么突然给我说这话?”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

    “是是是。”他无奈回应,“找不到第二个姑娘让我忘记她,我怎么谈?”他也没故意要装情圣,可如他心意的好姑娘哪里好找的?!

    “一个都没有?!”她错愕,他这话可太伤心了,她不就在他眼前么?!

    他毫无察觉地点头:“没有。你替我介绍一个吧?”

    她到底是王紫睛,那个无法无天胆大妄为的高干小公主,脱口而出:“把我介绍给你好了?!”

    他惊了一跳:“别别别!无福消受啊!”

    他以为她只是又开一个寻常地玩笑,可他不知道简单一句有多伤她的心。

    她的眼泪瞬间大颗大颗掉泪,“为什么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