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啊!是奔着我钱来的吧?!”

    看来她刚才那句着实伤到他了!

    男人话中带刺伤她,许自香心虚又委屈:“你要是向我道歉,我现在立马和你好!”

    秦奋拍拍手,他心里头难过,放下肉串,拿纸巾擦了嘴,许自香注意到他戴婚戒的那手指怎么看怎么的漂亮性感的,一时又犯了花痴。

    “许自香,你是不是逢人便说我出了轨?你有抓到实质证剧吗?仅仅就是我多看了一个女人几眼,你就断定我已经出轨了?!把自己当成受害者到处博同情然后干一些对不起我的事?”

    “我——我没……”许自香更见心虚了,然后面露懊恼。被他听到了真该死,而被他质问她也没有证据,仅是因为和家教老师多对了几眼就咬死他出轨肯定站不住理。要说精神出轨别人也会耻笑她太天真。

    这种话只能憋在心里气的!

    秦奋站起了身,本来是找她求和的,可她这种态度,简直是没良心的女人,求她干什么?!再坐几天冷板凳吧!

    “既然你都觉得你这么有行情了,我秦某人也是委屈你了,你要另攀高枝就去吧!”话落,扬声问老板:“这里多少钱?”

    “只付你的还是加你老婆的呀?”老板问得可小心翼翼了,他可是看到那个坐着的姑娘双眼泛红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的委屈模样了呢!

    这男孩子就是年轻,听不出人家说的是气话啊?非要跟媳妇较什么真呢?!

    “她自己有钱呢,怎么会看得上我的呢!”

    “那三十四串,六十八块钱。”

    秦奋掏出一张一百,“不用补了。”

    很是冷酷无情地转身走人了。

    许自香眼泪掉下来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说的一番堵气话怎么就这么好的被他当场听到了呢?!这下可把男人气得不轻,为难他还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先撸点肉填胃了……

    许自香看着秦奋消失在黑暗中,眼泪是哗啦啦地掉啊!老板可急了:“你要现在跑过去从背后抱他哄他几下,我保证你俩马上和好!”

    许自香泪眼汪汪仰头:“真的?!”

    “我也是男人嘛!”

    许自香二话不说掏出一百块放桌上,还真当跑过去了!

    当身后一股大力往他背上一冲时,腰上一双细手臂死死圈住他,男人叹口气,女人把脸埋到他后背上,不发一语可是流眼泪的动静很是清楚。

    秦奋停住,仰头深吐一口气,随后抬起双手把她十指给扳开,“让开。我可不是徐自飞,任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大少爷脾气来了。

    许自香浑身一怔,十指不敢再使力松开,男人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他的跑车前,开着跑车走了。

    望了后视镜最后一眼,是妻子遭受打击的痴呆脸。

    他现在心里头火气真的重,让她好好反省几天吧!

    许自香沮丧着脸回来找老板:“你说谎。”

    “我也真没想到你老公确实脾气大来着……”不过人家都开跑车的公子,脾气大能理解啊。

    许自香失魂落魄,仰头把眼泪擦干,“这下感觉不想离婚也快要离婚了……”

    迟到六年的告白

    许自香又坐在地摊前继续撸串,其实她都是吃吃停停的,真的下肚的还没多少。老板先把钱收了又找了现,“虽然你老公说不用找了,但是我这人实在,该退给你们的还是一定要给。”

    “老板你可真不贪财……”许自香失魂落魄附和。

    “我贪财啊!只是知道自己没挣大钱的本事嘛!”打脸啪啪啪的。

    许自香没啥动静,把串儿放下。呆若木鸡就坐在那里十多分钟。

    老板哈着气来赶人了:“眼下没啥人了,姑娘能让我收摊回去睡个觉了么?”

    “哦,行。”许自香拎了包站起来,继续失魂落魄地朝前走。

    老板摇着头,这种夫妻情侣事看得多了,心也就渐渐冷硬了,早点收摊回去睡觉吧。

    脚步虚浮的许自香最终没走多远,走到路灯下就蹲下来埋头默默流眼泪。她不怕被个地摊老板看了她的笑话,因为他是陌生人,过了今晚可能他们这辈子都不见得会再见面。

    所有狼狈被陌生人看了去有啥,时间久了人家早会遗忘。

    比起家事外扬,更多的是秦奋的态度着实伤人。好好来求和的为什么就不进一步哄哄她呢?非要她一直体贴懂事善解人意?!

    那好苦啊!

    当别人的老婆可以任意打骂自己老公无理取闹时,她必须迎合丈夫的高标准作个理智成熟的伴侣!

    外人看着夫妻和谐,但内在却是所有苦自己吞咽。

    当天明以后该怎么办?秦奋生气发脾气走了,丝毫不顾虑她半夜在外面是否会有危险的!

    她在那坐了十多分钟满脑子都期待着他会开车回来,然后搂住她,然后将这场争执就此揭过。从此小夫妻再和和美美。

    可到底是她奢求了呀。

    当一双脚来到她面前时,许自香目光呆呆地抬头,风衣配围巾的身材高挑的男子,她眼中仅有的神采彻底黯淡。

    徐自飞缓缓蹲了下来,将脖子上的围巾给她套上,“虽然还是夏天,可是这个时间点还是有些冷了。”

    他不提,她还感觉不到,他一说,她就觉得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脱下风衣再套过去,他的语气很轻柔:“我担心你出了事,到处找你。时刻盯着手机等着你发信息,却只看到你在输入中但一直没把消息发过来。你是决定彻底和我保持距离了吗?”

    他往旁边一坐,此刻一脸的成熟不复年少时的青涩。

    许自香裹在风衣里,温暖让她感觉活了过来。“本来之前是这样决定的,但半个小时前改变注意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好像都能找到她似的。

    “比秦奋哥提前了一个小时。”他说得轻描淡写。

    她蓦然一惊,抬头望着他,为什么?!她眼神里充满着疑惑。

    她虽然没问出口,但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这冷清的马路上就只有他们两人呢。真适合谈心。“香啊,我一直很胆小。”

    怎么突然提这个?!

    感觉莫名其妙的许自香。

    “几年前你和秦奋分手后,我就胆小不敢提,就算说出来,也只是当作开玩笑的语气,所以你哪怕有感觉,还是没能真正放在心上。这不怪你,只怪我胆小害怕一说出来后我们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许自香彻底呆住。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事了!

    徐自飞仍旧没敢看着许自香,别看他说这段话很是轻松,实则心跳如雷,手心都是汗。

    “真是奇了怪了,我对任何女人都可以说出泡她们的话,但对自己最在意的女人,我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他笑得有点尴尬,本意是试图再次用轻松的语气提起,但自己实在高估自己了。

    “别说了!”许自香倏然拔高音亮阻止:“既然当初一直说不出口,现在说出来不也于事无补!”态度如此果决。

    换徐自飞沉默了。

    许自香咬咬唇瓣,她也不敢看向徐自飞,她的眼眶里带着泪光,此刻心情即感动又难过,“徐自飞,有些东西注定有缘无分的……”

    “那么……”他语气也一沉再沉,“香,我好害怕这会是我一生的遗憾,在今晚好不容易能鼓起勇气时,你能仁慈的让我说完吗?”

    “……”许自香把唇瓣都咬得泛白了,瞬间热泪盈眶,眼泪终于忍不住一颗接一颗地猛掉!

    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那么卑微地让她莫名心疼他啊!

    徐自飞!

    “我喜欢你,许自香。”他终于正常地表白出来了,也是迟了六年的告白,“六年前来不及告诉你,你生第一个孩子后没敢告诉你,我喜欢许自香,不是朋友的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是爱你,想迎娶你成为我妻子的那种喜欢。”

    “……”

    许自香低头拿着围巾猛擦眼泪,她无法压抑心中的感伤,哭泣声若隐若现,最终丝丝溢出,因为太过难受她得很努力张大嘴巴捂着心口,她眼鼻口都通红着终于看着他。

    年轻的男人眼眶里包着眼泪,这是许自香第一次见到总爱笑的男孩伤心。

    “为——为、为什么——”她从喉咙里挤出这三个字都已经用尽了她仅存的力气。

    她有多难受?!

    那种电视上表演的捶胸顿足式的哭嚎就如她现在一样!

    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可是却惨不忍赌。看着她一张脸憋得通红的难受劲儿,他想取笑她:“香,你这样的反应会让我更难过的。我的告白感觉对你而言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似的。”

    他心好痛。

    “为什么你要这个时候说出来?!就让真相一直沉默着不好吗?如果你一旦说出来,你知道吗?!所有人都会坐实我们的罪责!明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