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刚开始攻略时候,系统和她介绍掩空来是法力高强的和尚。
    她第一反应是挑战无情无欲的禁欲系目标。
    要让那目标从高高在上的佛坛跌下,沾染那俗世情欲,情海浮沉,有了攻城掠地的贪念,如野狼般失控。
    这样的桥段虽然俗套,可禁忌感太强,想想也很有挑战性。
    结果——掩空来这和尚,远观冷然无心,佛法无边,近看面冷如雪,眉尾朝下,透着几分危险,哪里是怜悯众生的样子,分明是毁天灭地的凶残。
    从挑战圣僧变成了挑战妖僧,瞿东向琢磨着其中难易程度,怎么都觉得还是圣僧好,圣僧虽然对你无动于衷,好歹不会要你命。这妖僧凶残起来,分分秒秒能将你剥皮抽筋。尤其是此时此刻,瞿东向还被妖僧的鸡巴钉得牢牢的,四周已经席卷起巨大的寒意,令她血液直冲头顶,吓得瞿东向原本攀附在掩空来精壮腰侧的手猛地一缩,可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反而让寒意更甚,激起浑身冷战。
    “看到他,你就缩手了?则夫人?”这语气很轻,低沉柔软,似乎并没有多少杀伤力,可传入耳内,就仿佛有无数把细小的刀刃锐利的飞射其中。他话音刚落,吓得瞿东向立马把手重新放回了掩空来腰间。掩空来锐利嚣张的眉眼渐柔,那头却阴阳怪气出声:“则夫人,你这是公然偷情吗?嗯?”
    大概人们常说不同的灵魂造就成不同的人,明斋之本人以前是军人,年轻时候就转而从政,做政客的十年之中,收起了骨子里桀骜不驯的野性,惯是八面玲珑,一派风度翩翩的样子。可此刻应该是身体里多了心魔,明明胸膛受伤处还渗出着血,人依靠床侧,因为失血过多,面色过度惨白,可眼神却是浑然改变,明斋之本就是典型的男生女相,平日明斋之的性格冷静自持、气质上显现不出这种昳丽感觉,可是心魔心性邪气,此刻眉眼微挑,目中跳跃着火苗,潋滟波光中弥漫着欲念,周身却透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架势。
    瞿东向故作凶悍:“你现在是明斋之。没你什么事情,闪边去。”
    则藏眉眼一挑,对上了掩空来,似笑非笑问道:“要不要我出点力?”
    掩空来冷哼一声,眉间戾气横生,虽然他和心魔则藏并没有什么过节,可此时此刻他正在床上奋战,这瘪叁却要问是不是出点力?他还不够威猛雄壮吗?
    瞿东向心里狂躁的想要骂人,察言观色这两男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尽可能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掩空来低垂的头,那炙热的呼吸还喷洒在她颈部,大概是则藏说要出点力刺激到了对方,掩空来顶着胯,冲击力凶猛中带着掠夺,抽插的声响肆无忌惮起来,旁边空若无人一般。
    掩空来一直双修邪术摄魂夺魄,能靠女人高潮的阴精助长功力,虽然之前女人在他眼里的作用就不过类似那些佛珠木鱼的法器,他心里波澜不惊,更谈不上任何技巧。可是他却是天赋异禀,能让在他胯下的女人欲仙欲死,神魂颠倒。
    此刻就算他收了心法,并不会摄魂瞿东向,可是那胯下的鸡巴犹如魔力一般肏得瞿东向娇喘瘫软,双腿大开,双乳随着掩空来起伏的冲击而摇摆着,细枝柳腰,这一刻瞿东向宛若娇花,透着一股难言的风情。
    高潮快要到了,瞿东向忍不住扭捏了一下,却感到身体一侧一凉,一双手顺着她双乳的轮廓游移起来。
    “则藏,别以为你躲在明斋之身体里,我就拿你没办法。”掩空来狠狠瞪了则藏一眼,床榻之上岂能容二虎?
    则藏只是含笑的用手指轻点了一下瞿东向乳尖,瞿东向只感到自己乳头一麻,一股难言的快感瞬间席卷而上,冲击着她的大脑,令她浑身一颤,嫣红唇瓣微张,身下穴口却是一缩,夹的掩空来闷哼一声,他抬起了头,脑门沁出汗来,眼尾微微泛红,像是冲锋陷阵的雄兽,越发张牙舞爪起来。
    “明斋之这身体快死了一样,可不能亲身上阵了。我不过是说助助大家的兴致。”则藏饶有兴致的舔了舔双唇,眼神锐利而赤裸的扫射着瞿东向全裸的身体。他也是难得看到如此的瞿东向,在他的印象中瞿东向一直如一抹盛夏骄阳,可此时骄阳下坠,在床上扭成了海岸深处的人鱼,迷惑着神明。
    *原文发自шшш.ρο1?.тш;微博:江潮月中落;请支持作者版权,感谢!(如若登不上PO,可以加qq群:904890167寻求帮助)
    纹轻孤几乎是一路飘回自己宅院的,一路上下人们向他行礼,他完全忽视而去,和平时翩翩少年郎的举止大相径庭,引得一众人担忧自己公子出了什么事情。
    直到整个人独处,纹轻孤这才软着双腿瘫在椅子上发呆。
    他还没从惊涛骇浪中清醒过来,长久以来的伦理教育和礼义廉耻都告诉自己刚才那一切都是错误的。可脑海之中知道是一回事,夜晚之后的绮丽梦境却挡也挡不住。
    他像是野兽,身下的女人就是他的欲望之源。
    女人先是面容模糊,可是越是到后面越是眉眼清晰,黑白分明得双眼中清澈而明亮,正是几面之缘的则夫人。但此刻却欲眼迷离,因为他的占有而越发朦胧,他探索的很凶猛,总想撕裂了这层朦胧的屏障。
    欲望是直接的,不加掩饰的疯狂而原始,肆无忌惮的在肉体上属于自己的标记。
    私处的阴蒂已经那么红,水光潋滟,是因为他在情动;绯红的阴唇内鼓鼓囊囊,是因为他膨胀的性器。
    他觉得每一声都是天籁,让他体内的施虐感在苏醒。他想让身下的女人彻底属于他,想着她浑身都是他喷射的精液,浓精糊满了脸上,让那张呻吟的嘴里含着他的性器,身下的那肉穴彻底为他所霸占,永远成为承载他欲望的容器。
    性器硬到了无法纾解的地步,纹轻孤觉得自己已经如火山一样,濒临到了爆发的最后——
    “少爷!该起了。”一声尖锐的嗓音,断掉了这一切爆发的
    纹轻孤一头大汗,他猛然惊醒,坐直的身体在微微发颤,他惶然无措的四下环顾,朝霞散满空,晴光入窗来,已经一夜已过,哪里来的女人,哪里来的欲望。
    可是罪证却明明白白在胯下,亵裤之内滑腻一片,可那阳物依然硬挺,只要思绪一飘散到那艳色梦中,就越发肿胀,似乎那未尽的风情还要一次享受到。
    纹轻孤浑浑噩噩,并不知道这不过是成年男子的一夜春梦遗精罢了,对亵渎了梦中得则夫人,终日心中愧疚不已。
    他有意去见一下则夫人,因此未带一名随从。可走到了半道,却勇气全失的不敢上前,只能反复的来回踌躇,满腹心事。
    他这模样被躲在后花园凉亭乘凉的鸣珂瞧见了,他本无意搭理旁人闲事,只是眼瞧着对方来来回回在他不远处晃荡了十来次,终于不耐烦的扬声问道:“我说纹少爷,你晃什么呢?”
    纹轻孤闻声望去,想起了那天雨夜狼狈的少年,此刻少年穿着整洁的衣裳,面目俊俏,笑着看他的模样却带着些许邪气,像是郊外盛开的无名花朵,渲染的红色却藏毒。虽然少年比自己小上了两岁,可满心烦忧的纹轻孤还是上前,低声询问道:“要是一个人犯了错怎么办?”
    鸣珂先是一愣,第一反应是纹轻孤犯了错,转而又想这些世家公子,反点错又能算的了什么,于是轻哼了一声道:“别烧杀掳掠就行了呗。”
    纹轻孤摇了摇头,一双黑眸直勾勾注视他问道:“要是犯了辱了女子清白的事情,又该如何?”
    鸣珂也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这个方向,他也浑然没有经验。但是他幼时就沦落街头,见惯了江湖叁教九流的形形色色样子,眼珠子一转,坏心思就冒了上来:“纹少爷,你这都及冠了,不是可以娶了那姑娘吗?”
    他唯恐天下不乱,知道这种世家子弟可不是轻易能娶妻生子的,就是个妾室都要门风家底能够格的,要是纹轻孤碰了什么小门小户的姑娘,轻则后院闹腾一番,重则姑娘寻死觅活。
    “可——那女子已经嫁人了啊”
    “啊?”鸣珂万万没想到这皎皎君子,泽世明珠的纹小公子玩了这么野。
    纹轻孤还想说一说自己梦中的冒犯举动,眼神却是一变,仿佛透出了光芒,转而又慌张无措的扭头就闪,丢下了一句话道:“我有事先走了。”
    鸣珂莫名其妙的看着纹轻孤几乎落荒而逃的样子,一转身就看到正扶着腰,脚步蹒跚的瞿东向。
    那臭女人?
    鸣珂先是一惊,转而联想到纹轻孤异常的举动,眼神微动,大约琢磨出来了纹轻孤所说是谁了。
    瞿东向正一路暗骂两个禽兽男人,心魔这种好事不做,一做坏事就格外起劲的家伙。他在明斋之身体里,却是没法身体力行做些什么,可不做什么,他手指下了魔力,几乎所到之处就犹如点燃她身体每一处敏感点。掩空来先还是掏出符咒打算降妖伏魔一下,结果见对方真的只是蜻蜓点水的助兴,这下伏魔没成功,自己却变成了色魔。顶住瞿东向的性器没有一刻停息的插弄,掩空来本就强悍,觉出了因为心魔那点助兴,瞿东向那嫩穴更加湿软的美妙滋味,越发是把瞿东向颠来倒去的玩弄。
    瞿东向觉得自己一泄再泄,到底高潮了多少次,她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唯一值得苦中作乐的事情就是,这两个善于施法术的高手联手作用下,她已经肿痛了许久不愈的屁股终于转好了。
    “喂,臭女人,你也有软脚虾的时候。”极其嚣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瞿东向不明所以的抬头望去,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脑海中的系统已经雀跃起来。
    鸣珂被一双大眼看的有些发愣,那双眼黑白分明,透着疑惑而无辜,和之前那杀气腾腾的样子浑然不同,几乎一刹那间鸣珂就察觉到两者之间的不同。
    鸣珂是谁,瞿东向当然知道。只怕现在一群男人到处都在找他,只是这个时候年少的纹风冷,不过是仗着有些小聪明,弄巧呈乖的少年郎罢了,虽是有些坏主意,却只是小打小闹,完全没有今后腹黑残忍的模样。
    她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他而来。只是她知道自己里外都被人盯着,一旦主动去找鸣珂,必然被他人察觉他的真实身份。她正愁怎么琢磨着不着痕迹的接近鸣珂,对方反而主动找上门了。
    送上门的机会,岂能错过。
    瞿东向身上无伤,身手就快了几分,一抬手对准对方脑袋就是一个毛栗子:“小小年纪不学好。”
    “臭女人!你敢打我?”鸣珂捂着脑门,龇牙怒骂,转而却是一想对方和纹轻孤的关系,眼珠子一转,又挤出了几分笑意:“哎呀,我好像认错人了。你不是那个凶女人。你是谁?”
    没想到鸣珂会一下子察觉出她和X的差别,只是态度转变的有些太快,让瞿东向有些狐疑的看了几眼鸣珂。鸣珂怕对方察觉出自己小心思,扬起了下巴,故作老练道:“小爷我可是冤有头债有债主的人。不是你弄伤我的,我当然不会找你麻烦。”
    “弄伤你?你伤哪了?”瞿东向一听鸣珂受伤了,面色一变,急忙追问。
    *首发:po18.vip「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