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好端端睡在床上被人压住,瞿东向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如今已经镇定自若了。
    逸骅撑着手,居高临下的压在瞿东向身上,手臂撑在两侧,粗布衣衫之下依然可以清晰肌肉线条的起伏,他嘴角抹开一丝笑,夹杂了几分狡黠,凑近到瞿东向脸庞,伸舌就轻舔了一下她的下唇,随即张口叼住,含进了嘴里。
    晚风凉凉,被逸骅含入口中的唇舌却是炙热,连彼此靠近的呼吸都格外撩人。
    可是——却不是真的亲密。
    逸骅边和瞿东向耳鬓厮磨,一边漫不经心的低声询问:“和你最近走那么近的小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身份?”此话刚落,逸骅视线就锁定住了瞿东向,他平日看着温和无害,可眼珠子黑漆漆透着光,像是两粒打磨光滑的弹珠,亮得不露任何情绪。
    瞿东向最近和鸣珂走的确实挺近,她来自未来,知道的新鲜东西多,鸣珂这小泼猴在狡猾,到底还是个十多岁少年,少年心性好奇,追求刺激,就觉得瞿东向犹如她做出来的万花筒一般,稀奇古怪,自然就追着瞿东向不放。
    “你说鸣珂?”瞿东向强自镇定,抿嘴淡笑的接着道:“那小屁孩挺有意思的。在这里反正也闲着慌,正好有人主动来凑趣。”
    瞿东向说话的时候,逸骅伸出了两根手指,他手指修长,指尖带着一丝凉意,从她手腕间轻轻一搭,随后姿态亲昵的和瞿东向五指相扣,指间缠绕起来,从胸腔内震出带有磁性的笑声,声量太小,绕在耳边勾人。
    “瞿东向,你紧张了。”
    瞿东向努力控制自己眼神不要打飘,保持镇定自若的样子企图蒙混过关。
    可逸骅这种谋算心机的高手,一眼就能看穿瞿东向说话时候眼睑微颤,眼睛不由自主的眨,分明是在说谎。尤其她眼底那片神采干净又纯粹,让人一望见底,根本骗不了他。逸骅神色稍沉,瞿东向强装的表情让他心头轻轻磕碰了一下,他不知道为何总喜欢看到她在自己面前收起坚硬爪子,流露出软弱无助的一面。
    逸骅轻嗤一声道:“那鸣珂,你说我是该杀还是不杀?”
    瞿东向抬头一瞪,低声骂道:“那还是个孩子,和你们的恩怨根本没有关系。就这样杀一个孩子,你疯啦?”
    瞿东向像猫一样一露爪子,张牙舞爪起来,逸骅立马收起了所有绮丽心思,冷哼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你——”瞿东向咽下了后面骂人的话语。
    此刻和逸骅硬碰硬不是明智之举。逸骅看似懒散,不显山露水,身手却也不俗,她不是对手。更关键的问题是逸骅身边还有横岳清,那才是一等一的高手,身手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两人要出手杀掉鸣珂那是在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她这里没有半个帮手,掩空来最近因为鸣珂和她熟络起来,也开始怀疑了。好在他先一步认识鸣珂,对于没有表现出零星半点修仙迹象的鸣珂,没有更进一步行动。可不行动不意味着他会帮忙,指不定逸骅他们一动手,掩空来就琢磨出其中不对劲来。
    想明白了的瞿东向顿时软下了态度,放低了声音,带了几分恳求道:“别杀他好吗?我保证他无害的,那只是个不相关的孩子。拜托了——”瞿东向越说越急,到最后干脆上手扯了一下逸骅袖子,双手合一做着祈求姿态。
    求人的时候,那双眼明亮带着紧张,惶然的犹如四顾的幼兽一般,刚才不知所以的情绪再一次拢上心头,逸骅感觉就好像被电击了一次,酥麻入骨。他不自觉眯了眯眼睛,嘴角弧度扬起:“你就这样求人吗?”
    瞿东向一听有戏,立马雀跃起来,小心翼翼问道:“那、那你说要我怎么求你?”
    瞿东向越是柔软,逸骅心情越是大好,他压低了身子,几乎和瞿东向整个人贴合在了一起,滚烫气息瞬间喷洒在两人周围,几乎是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其实狼挺喜欢小白兔的。”
    瞿东向有些懵,这是啥意思?
    脑海中系统却在狂叫:“宿主!逸骅的好感度动了!终于动了!往上涨了!”
    动了?
    瞿东向差点要仰面哭泣,她以为逸骅的好感度已经进了棺材板里面被钉死封存了,这是破棺而出了?
    联想到逸骅刚才说的话,瞿东向面色一僵,磕磕绊绊的试探道:“逸——逸骅,我不是很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
    真的是难得看到瞿东向手足无措、傻里傻气的样子,逸骅连逗她的心思都有了:“狼是喜欢小白兔,不是喜欢小笨兔。”
    你才是笨兔!你全家都是笨兔!
    瞿东向心里面气不打一处,又不能真的发火。她虽然感情上比较迟钝,却并不傻,经过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她发现逸骅喜欢她哭、喜欢她柔弱的样子、喜欢她可爱,总之是个喜欢傻白甜性子的男人。
    她还真不是傻白甜,可是女人天性万变,逸骅喜欢什么样子的,她就能够是什么样子。
    微微低下了脑袋,瞿东向低声嘟囔道:“你那么聪明,自然显得我笨了。你又不说清楚,就是坏人、故意的。”
    因为低头,几缕散发垂下脸侧,露出了一截细嫩的后颈,加上那细绵轻柔的嗓音,令逸骅整个人心情大好起来,眉眼带出几分真实的笑容。
    “刚才好像有人骂我疯了,还想和我拼命呢。”
    “没有!绝对没有!你听错了!”瞿东向赶紧伸出手,轻盖在逸骅的双唇,掩耳盗铃的模样彻底逗笑了逸骅,他一笑,尾音轻飘飘地,透着几分磁性。
    “好吧。既然这么认真的求我。我可以先不动手杀那小子。不过你欠了我一个要求,以后可是要补上的。”逸骅随手揉了揉瞿东向头发,闪身就离开了房间。
    待见到暗处藏身的横岳清时,他嘴角压下,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  :“鸣珂肯定就是少年时候的那冒牌货。”
    横岳清桃花眼一挑,勾出了滔天杀气:“那就动手吧。”
    “不急。我最近观察了一下,那小子和瞿东向的互动,我觉出来了一点意思。我觉得我们有场好戏可瞧——”
    横岳清眉间一蹙,不赞同:“万一让那假货先下手了怎么办?”
    “放心吧。那家伙接近不了少年的自己。不然早就出手干预了。”逸骅想起了刚才瞿东向被自己揉乱的发丝,身体一紧,嘴角的弧度再次扬了起来:“瞿东向这女人真有意思。反应度和敏捷性一流。”
    只是可惜——他确实喜欢她柔弱的样子,只不过是那抹柔弱是要他亲手打造出来,而并非刻意示弱。他喜欢亲手把她的爪子统统拔掉,亲自动手欺负她,将她揉碎了,狠狠压在他身下哭。
    *原文发自шшш.ρο1?.тш;微博:江潮月中落;请支持作者版权,感谢!(如若登不上PO,可以加qq群:904890167寻求帮助)
    “小矮子,你在干什么呢?”随着一块小石头抛来,鸣珂轻快的声音随之响起。最近他给瞿东向取了个新称呼,因为前两天他俩踢毽子,毽子挂树梢上了,瞿东向举着树杈弄了半天没下来,结果还是鸣珂人高手长,一跃而起把毽子给扯了下来。从此以后,瞿东向就被鸣珂喊成小矮子了。
    大概是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日子,或者正好男孩发育的时候到了,短短半个月时间,鸣珂的个头就蹭蹭的往上窜,本来还和瞿东向身高齐平,现在已经高出大半个脑袋了。
    “小矮子,做什么不理我?”等了半天没得到瞿东向回应,鸣珂又扔了一颗小碎石过去,然后使劲撑起了手臂,就要从窗口探身爬进去。
    窝在房间里的瞿东向没好气的挥了挥手道:“你怎么每天都找我啊?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
    鸣珂嗤之以鼻,待他人钻进房内后,随手一拍手里灰尘道:“行啊。你教我啊。话说你识字吗?”
    “那当然。不识字怎么行。来——我教你。”
    没过多久,瞿东向就满脸通红的盯着翻开的竹简,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鸣珂手撑着脑袋,侧身朝着她望,挑眉怪笑一声:“啧。某个小矮子说自己识字?”
    老娘好歹是大学毕业的!!大学!
    瞿东向龇了龇牙齿,眼睛瞪了滚圆,可竹简上面七歪八扭的字体她还是一个都不认识。这异世古代的字怎么像鬼画符一般?
    瞿东向佯装镇定,在竹简堆里反复翻看,打算从中挑几个她能够辨认出来的字。身旁的鸣珂看出瞿东向窘态,捉弄心大起,干脆也凑近了些,装模作样道:“来来,让我瞧瞧,小矮子哪些字不认识?说不定我认识呢。哎呦——瞧这个字,不就是树吗?”
    少年的气息滚烫,呼吸落在后颈处,轻柔的让瞿东向感到有些发痒,缩了缩脖子,她定晴一瞧,好家伙,那树字画的比广场扭秧歌的大妈还狂野,这怎么认得出那是树啊?
    “那这个字你认识吗?”瞿东向手指了一个画成乌龟壳一样的字扭头问道。
    大概两人脑袋贴了有些近,垂着的一缕发丝擦过鸣珂面门,带着一丝清香。
    心跳骤然急速起来,剧烈的好像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又因为骤停的呼吸,克制的隐约发疼发胀起来。瞿东向转回了头,浑然不觉还指着那字,鸣珂不自觉的稍微后退了些许,声线发哑道:“是坤字。”
    “一圈圈年轮似的是坤字?你怎么会认识的?你识过字?”瞿东向有些好奇了,古时一般平民百姓识字的也不多,更何况小乞丐一般的鸣珂。
    鸣珂没在做声,他只是识得几个粗浅的字罢了,而那个坤字,瞿东向偏偏问了巧,他认得那个字是有原因的,只是那原因却不欲为外人所道。
    察觉到鸣珂瞬间的异样,瞿东向这回整个身子侧了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了?”
    鸣珂一愣,眼前的女人太直觉太敏锐了。可这种带着关切的敏锐让他心底生出一种满足感。
    初见瞿东向时,他眉眼冷冽,带着一股凉薄而不善的气息,常年被欺压受难令他形成了一种漠然防备的姿态,他小小年纪明白了人性的恶,唯有靠桀骜和不羁来抵抗这种丑陋。可是现在面对瞿东向,他眼眸中带上了一丝笑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一睁眼,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瞿东向,只要一看到她,那眼里的笑意就藏也藏不住,无论对方那天有没有稀罕事情带着他做,自己都觉得高兴。
    眼里有了她,心里就跟着开心。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