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霖的舌头在她小穴里一进一出用力抽插着,时而吮吸淫液,时而在紧窄的穴道里勾缠旋转。
    叶芝琴没想到自己背着男友,在邻居家的床上,被男友以外的男人舔得欲仙欲死。看似疏离冷漠的少年,竟然才见自己第二面,就这么裸裎相对,甚至舔穴舔得万般温柔。
    带着背德的迷醉感,她继续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左乳,不时用力抓着整只乳,不时捏着揉搓硬硬的乳头。
    叶芝琴爽得忍不住稍微夹紧了谢霖的头,右手还伸到他的脑袋后面按压,就像是希望他能更深入一点似的。
    谢霖若有所觉,把大拇指按在她的两瓣花唇上,粗糙的手指摩擦着,接着把花唇向外拉,舌头更卖力地往里伸。
    叶芝琴带着娇媚气音的声音难以压抑,眼角有泪渗出,突然她小穴失去了唇舌的包裹,不由得一阵空虚,她情不自禁地向上顶了顶臀,像是要追逐那远离的舌头。
    谢霖低低一笑,她立刻抬起头。
    他的头就在她的蜜穴上方,双手撑在自己的身体两侧,这个角度,他锻炼不息的坚硬胸肌一览无疑,而他的嘴巴周围、下巴,甚至鼻尖全是闪烁着淫光的蜜液。
    谢霖又痞又帅地看着她笑,她爽到不行忍不住自己摸奶的行为让抓个正着了。
    他把她的右手放回到她空出来的右乳上,命令似的说道:“继续摸。”
    接着他两根修长手指挤进她的穴里,抽插起来,骨节分明的大手带给她不同于方才的快感,粗糙的指腹带来阵阵酥麻。
    他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附在小豆豆上,揉捏、按呀,研摩个不停。
    叶芝琴的大腿上突然有滚烫的触感,谢霖忍不住把大肉棒在她娇嫩的大腿内侧摩擦,挺着腰前后律动。
    叶芝琴不禁看向谢霖。原来这个漫不经心的少年也能有这么一副被色欲所折磨的表情,皱着眉吐着粗气、眼神迷离地在她腿上前后耸动……
    如果他狠狠地插进来、射到自己身体里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这样迷醉地幻想着,叶芝琴却觉得脖颈处一片麻痒,忽而一阵天旋地转……
    她睁开了眼,这里是自己和男友的新窝,旁边舔吻着自己脖子的……是她的男友肖亦轩。
    她微微松了口气,原来是梦呀,刚刚的梦也太真实了吧。
    “嗯?下面居然这么湿了?说,是不是做春梦了啊!”
    肖亦轩打了一下她的屁股,手指在她的小穴里乱摸。
    “嗯~  梦、梦到你舔我的下面了。”
    肖亦轩眼睛一亮,“宝贝你变的色色的了哦,我好喜欢。”
    说罢他把她的双腿分开,俯下身舔弄起她的小穴。
    叶芝琴看着埋头舔穴的男友,不禁想到谢霖舔弄她的色情场景,蜜液不禁一股股往外流。
    “这么骚,水都流到床上了。”
    唇舌离开了她的小穴,男友坚硬粗长的鸡巴就这样顶开她的穴口,一寸寸往里深入。
    两人都不禁发出舒爽的呻吟。
    叶芝琴闭着眼睛,不由自主想到,如果是那个邻居谢霖,舔完用手指插完逼之后,应该也是会用这个姿势,用他长长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入我的吧……
    这样想着,她难以自抑地把在她身上狠狠抽插的人想象成了一墙之隔的邻居谢霖,双手也忍不住玩弄起了自己的乳房。
    肖亦轩感觉到女友的小穴,比以往更色情地夹弄吮吸着他的肉棒,而且她还淫荡地玩弄自己的双乳。
    他眼角发红,紧咬着牙,更猛烈地抽插顶弄。
    在这对情侣猛烈做爱之时,仅一墙之隔的邻居谢霖正呆呆地看着自己高高耸立的鸡巴。
    他没想到他竟然会梦到昨天才见面的女邻居,而且还是那样色情的梦。
    他认命地把手放到鸡巴上撸动着,脑子里不住回想梦里叶芝琴淫荡的模样,她那颤抖着的巨乳,那不停流水的骚逼……
    所幸叶芝琴他们的床不在靠谢霖这一侧,而在靠着另一边邻居那一侧,不然那床嘎吱声、淫叫声会传过来,只会映衬得谢霖更凄惨。
    当天去学校的叶芝琴和肖亦轩,皆被告知军训期间必须在学校宿舍住。
    这意味着从明天开始有好一段时间他们都不能一起住了,虽然不舍,但只能如此了。
    甚至叶芝琴还庆幸着,可以远离邻居谢霖好一段时间了,做了那样的梦,她觉得她都没勇气去阳台晾衣服,没勇气见他了。
    不过令叶芝琴心虚不已的是,他们这段时间的最后一次做爱,肖亦轩事后不停地夸赞她更主动更骚了,其实是因为她心里不住地幻想那个清俊的邻居。
    军训第一天,叶芝琴也认识了不少女性朋友,休息时围坐一堆,叽叽喳喳讨论年级里的帅哥、甚至是他们的教官。
    不得不说他们班那个同学,路嘉瞬,在一众男生中鹤立鸡群,挺拔的身姿,俊朗的外形,外向开朗的性格,好像一进学校便被众多八卦的少女选进本校男神榜。
    对他们凶巴巴,说一不二的教官,陈学器,晒得黝黑的肤色挡不住他极其出众的外表,年长学生七、八岁的他威严又可靠,带着军人的硬朗作风,更显英姿飒爽。
    是夜,站军姿站了一天的叶芝琴又遇到了那个选择题,不同的是选项里的人名变了:
    A  路嘉瞬
    B  陈学器
    C  谢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