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教官的大肉棒紧紧地朝上贴着她的臀部和腰窝。
    这个小单人床真的太挤了,平时堪堪够一人平躺,现在两人一起睡,必须紧紧相拥地侧身才可。
    那根硕大的大肉棒只能被夹在教官的腹部和少女的腰臀之间。
    叶芝琴漫天思绪,陈教官的肉棒被压迫成这样,应该就像是穿了很紧的内裤的感觉吧,  看他的内裤都这么宽大,他现在肯定受不了这种折磨。
    “教官,你……要不放我两腿之间会舒服点。”
    说罢她便微微抬起一条腿。
    陈学器的确被绷得难受,但是放到少女的双腿之间,未免过于色情了吧。
    过了好一会,叶芝琴的腿有些撑不住了,微微颤抖起来,“快点……我举的好累。我、我相信教官你不会欺负我的……”
    陈学器无可奈何地把坚硬勃起的大肉棒拨到她的腿间,啪地一声,巨根一下子打在她的肉穴上。
    叶芝琴骚痒的肉穴被又硬又烫的棍子这么打了一下,嘴角不小心泄出一声细微的呻吟。她顿时意识到,这个姿势好像真的不太妙。
    陈学器憋着一口气,听着她那娇柔的哼气,感受到她的腿重新合并,紧紧夹住自己,大鸡巴不禁一抖,马眼悄悄滑出几滴淫液。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能相信,他的肉棒就这么紧贴在她光溜溜湿哒哒的小穴上,还能忍住不去欺负她。
    叶芝琴发现更糟糕的是,她的腿因为刚刚抬起又放下,她的小穴已经不是完全紧闭的状态了。
    她的小穴的两片花瓣被迫分开,柔柔地含夹住坚硬的肉棒。
    失去保护的敏感至极的小花豆,直接被青筋凸起、硬挺灼热的肉棒按压着。
    接触小豆豆的那片棒身,甚至刚好长了几根硬硬的扭扭曲曲的屌毛。
    陈教官偶尔轻轻抖动的肉棒,缓缓而撩人地刺激着她的下身。
    随着肉棒的跳动,硬茬的毛毛肆意刮来刮去,青筋条条的棒身任意来回摩擦揉搓,加上灼热体温的刺激,叶芝琴的敏感的小豆豆、娇嫩的穴肉和空虚的穴口不堪忍受这般爱抚。
    蜜液一阵阵的涌出,汨汨地流遍陈学器的棒身,他的龟头和前端棒身则因为太长凸在外面,而躲过一劫。
    叶芝琴快被他不自知的温柔撩拨给弄发疯。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主动前后磨蹭他的大鸡巴,给小穴杀杀痒。
    她想调整一下姿势,好把小穴的花瓣合起来,保护小豆豆和周边的嫩肉。
    她抬腿挪动下体的一瞬,陈学器因为门外有人喊他,也不自觉侧了侧身听。
    这两人同一刻的动作,使得大肉棒不小心一滑一顶,浑圆硕大的龟头捅进了微微张开的小穴里。
    大鸡巴的前端瞬间受到了极致的包裹,陈学器全身肌肉都紧绷住,不敢呼吸。
    而叶芝琴的穴口被突如其来的撑开,敏感的媚肉被硕大的龟头顶的一阵酥麻,她的惊呼便带着娇媚的尾音。
    门外的人也听到了这身让人血脉贲张的“啊~”,不由得有些迟疑,“陈哥,你不会在看片吧?快别看了,饿死了给我两桶泡面!”
    陈学器正想着要不趁机去给那人拿泡面,还可以远离这不小心插了一点进女学生穴里的尴尬境地。
    叶芝琴的小穴感知到了他的离意,更细心的她却意识到了,绝不能让陈教官去开门。因为她的训练衣正挂在椅背上,她的鞋子在床边,桌上还摆有不止一人份量的吃过的泡面盒,太多证明她存在的破绽了。
    况且她躲去哪?床上、卫生间、阳台都不合适,万一那人进来,随意走动很容易就被发现。
    不敢出声的她不想让他走,情急之下狠心向后一压,陈学器大半根肉棒就这么被吞吃下去。
    她紧张的不行,真实的心情无意识地反应在小穴里,她的小逼随之紧紧地吸吮着他。
    她想着,他应该能懂她的意思吧。
    血气方刚的陈教官突然被紧窄的穴道含住,而且还被里面的媚肉层层迭迭的一吮一吸。
    他死死攥着拳头,一动不敢动。只是开口朝门外喊道:“没面了!睡了,别吵我!”声音中暗藏一点嘶哑和颤抖。
    “好嘞,哥你慢慢撸啊!不打扰你了。”
    外面讨人厌的人终于慢慢远去,叶芝琴的腿无力地放下,这么一压,陈教官的巨根更加动弹不得。
    陈学器的大肉棒几欲爆炸,残存的理智让他强忍着,不进一步往前深入那销魂之处。
    他尽量让自己严厉认真:“你抬腿,让我出去!”
    可是陈教官近距离喘着粗气、嘶哑暗沉的耳畔低语,令叶芝琴感受不到他的严肃。
    她的腿酸软无力,只好伸出玉手,勉力支起一条腿。
    陈学器还是很难拔出肉棒,她的小穴太紧,里面的媚肉还紧紧吸吮着。
    他只好继续故作镇定,“你下面放松点。”
    “教、教官,刚刚太紧张了,好像要稍微摸一下,才、才能放松……”  叶芝琴小脸通红,颤抖着柔媚的声音解释道。
    —————————————分界线———————————
    预告:下章标题为:教官热吻摸奶插穴插菊花,但还是纯洁的师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