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视频里的男友说,主动要让他叁个男舍友来看她自慰,甚至让他们来一人一个洞操自己,让自己背叛男友……
    用手指疯狂插着小穴和菊花洞她,却感觉深处越来越痒
    叶芝琴突然发现,她的确体验过背叛他的感觉。她在梦里被邻居谢霖用舌头操逼,之后还被猛男教官用粗壮的大鸡吧狠狠操穴,菊花也被他指奸过…
    如果她和教官的梦延续下去,教官那浑圆的蛋蛋里精液那么多,肯定会把她肚子和穴道都射的满满的。她是真的在梦里背叛了男友,被别人的大肉棒顶弄得特别爽,而且背叛的感觉,还使梦里的性爱更有感觉。
    如果他的叁个素未谋面的男舍友来操自己,或者梦里已经玩弄过自己的谢霖和教官一起来插自己……
    在男友面前,有着各种她一人面对众多男神的淫靡幻想,她高潮了,潮水喷了满满一手机。
    叁个少年目不转睛盯着那自慰着的浪逼,突然收缩颤抖着喷射出大量的淫水,小豆豆一跳一跳的,菊花也是跟着紧缩。
    这淫靡的一幕被清晰地拍了下来,叁个少年就这么因为舍友女友的高潮,跟着射了,宿舍地上湿答答黏糊糊,屏幕上也沾上了叁人的精液。看着那屏幕中的小穴随之沾上自己和其他舍友的精液,像是真的被他们射满了似的,叁个少年又硬了。
    不过他们可不敢再打飞机,迅速默契地关屏幕,收拾地板,开窗通风。
    平静下来的叶芝琴想的却是,男友说的让自己背叛他、让别人来操她,肯定只是情欲高涨时的胡言乱语。她不可以顺着想这些,她不能背叛他。
    男友也射了之后,他们温存了一会,结束了通话。
    肖亦轩觉得宿舍的氛围有些奇怪,大家好像都不好意思看他。
    不知道自己的女友已经被看光的他,是真的打算介绍她给舍友认识的,他甚至军训结束让她来自己的宿舍帮忙收拾。这么好的女友当然要炫耀一番呀。
    只是不知道这叁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看到小黄片里“av女优”出现在眼前,会是怎样一番应对。
    那边的叶芝琴,小穴还在高潮的余韵里,突然接到了竹马李开的视频通话,顺手就接了。
    他们真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基友,是最铁的死党。
    竹马李开一接通就看到了一只圆润的巨乳,上面让揉捏的可怜乳头红肿肿的立在那。
    李开和她太熟了,对她原本是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的,他一直认为他们会是一辈子纯洁的好基友。虽然这在旁人看来很奇怪,因为他们一个这么帅、一个这么美,宛若天造地设的一对。
    叶芝琴在他眼里就定格在小时候男人婆的印象里了。
    但是今天猛地看到她高潮后红云遍布的脸,不经意敞开的一只乳,他的大肉棒忍不住勃起了。
    怎么回事,他们以前睡一张床都没事的。她怎么会突然这么有女人味、这么魅惑。
    他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提醒她,胸露出来了。
    “叶子你刚干嘛去了,给你打打不通。”
    “哦,没什么,就跟男友视频了嘛。”
    李开却不能像往常一样坦然地说些调侃的话。叶芝琴觉得李开今天沉默的有点反常。
    李开却在那头郁闷,原本他完全不介意她的男友,但今天这是怎么的了,好像一下发现她变了之后,满脑子都是她。
    她脸色潮红成这样,刚刚和男友视频裸聊了吧,他想像不出来多年死党玩胸摸穴的骚样。
    不过他更不知道的是,青梅还是喜欢小穴和菊花被一起插的骚货。
    他暗自郁闷着。本来他们才是最亲密无间的,现在谈恋爱的她变了。
    她是什么时候给了他男友第一次的呢。
    “对了李子你干什么呢,给我打电话。”
    李开就被挑起了话题,他们开心地聊起了天,叶芝琴觉得他又正常了回来,只是今天的他一直缠着她说话,不愿意挂掉。
    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这么铁的关系,现在去不同的地方读大学,离的天南地北。她还有男友一起,李开可是个单身狗。
    叶芝琴不知道的是,状若正常的李开,其实刚刚一直盯着她轻笑谈天时抖动的硕乳。上身穿衣正常的他,下半身光裸着,大屌张扬挺立着,他看着她一本正经地撸管。
    挂掉电话后的李开在思考自己对死党青梅到底是怎样的心态。以他们从小到大的情谊,他相信自己要是抢,肯定能抢的过肖亦轩。
    入夜,梦中的叶芝琴又面临新一轮的选择题。这次的叁个选项是:
    A  陈学器
    B  李开
    C  谢霖
    本来坚持着要一直选陈教官的她犹豫了。她上回梦里就忍不住破戒,幸好没高潮,而且谢霖也太有魅力太有侵略性了,她想了想为了不背叛男友,她只能选竹马李开。
    以他们多年纯纯好基友的交情,一定不会出事。
    初叁课室里,整个3班的同学今天都很兴奋。他们现在得以脱掉丑丑的校服,穿上好看的演出服,因为再上一节课,就得参加今晚的晚会,每个班都得上台演出。
    李开回到座位上时,才发现他的同桌,兼青梅竹马兼最好的死党,叶芝琴,她的椅子不见了。
    他正想起来给她找,却见她双眼通红、夹紧着腿扭扭捏捏地走向他。
    “叶子你怎么啦?”
    “我、我游泳课之后,就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内、内裤怎么都找不到了……”
    想到眼前羞红脸的她,裙子之下空空如也,他的肉棒悄悄抬头。
    “额,我把我的内裤脱给你吧。”  李开红着脸,挠了挠头,“没事,我们是好朋友嘛,而且我不穿内裤也不会走光,倒是你,不穿内裤就等着屁屁被看光吗?”
    这时上课铃响了,数学老师走了进来。学生们都很是畏惧这位朱老师,吵闹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噤若寒蝉地坐好,只有叶芝琴一个人站着,很是突兀。
    李开想悄悄把自己的椅子给她,自己站着。没等他行动,只听朱老师尖锐地声音响起:“叶芝琴你站着干什么,眼里没老师吗!”
    听过她解释后,朱老师很不耐烦地道:“你别杵在那,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啧,就和你同桌挤一挤!真是麻烦。”
    听到这里,李开尴尬地用手按住越来越挺立的肉棒。
    —————————————分界线—————————
    第二波加更
    下章预告:  上课中,竹马脱内裤,她光屁股跨坐在他的鸡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