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嘉瞬把少女轻轻放下,叶芝琴为将要发生的事默默咽了口口水。
    今天才刚刚真正认识的俊朗男同学,挺着勃起的巨根,只穿超薄内裤的他,要有意地,用他火热的指腹按压夹捏她激凸的敏感的乳头了。而且这还是她骚浪地要求的。
    他靠近了,叶芝琴被他周身散发火热的温度,弄的酸麻不已。
    路嘉瞬抬手,“那我就公正地检查你的……乳头。”
    一直用那个来称呼的少年,突然直呼乳头,她不禁为这种色情的变化春水泛滥。
    突然,翘立的乳头猝不及防受到刺激。他一下捏住了她的奶头,越来越用力夹着。叶芝琴一直强忍着舒爽的表情。
    “我要一个一个来仔细对比咯。你想先被我捏哪边的乳头呢?”
    “右、右边吧。”
    “那我就先捏左边的可怜乳头!”少年坏心眼地故意反着来,他开心爽朗的笑容,让人根本看不出他其实正淫邪地夹她的乳头。
    “肿的好大好可怜啊,叶同学,你的乳头形状好可爱。”?敏感肿胀的左乳头被反复揉捏,少年正直直地盯着她的表情,一脸正经,嘴里却说着淫荡的话。
    好麻、好舒服、略带一点点肿胀疼痛感,她被夹的浑身酸软,努力控制表情的她却忍不住溢出一声声音。
    路嘉瞬听的大鸡巴硬的发疼,他忍不住一边捏着乳头,一边悄悄把手放在裤裆上,来回摸着欲根。
    被继续不停夹捏乳头的少女,更多的呻吟声淫乱地响起。
    少年的手指突然不安分起来,从仅仅一夹一松,到指腹来回夹着搓磨,偶尔用力按压,偶尔还用指尖和指甲划弄,时而左右反复拨动,时而往外拉扯,时而又缠绵地在四周打圈……
    叶芝琴本就敏感至极的左乳,被玩弄的欲仙欲死,她呜咽着摇头,“好了……嗯…哈…不要玩乳头了…”
    意乱情迷的她,发现对面的少年控制不住地抚摸自己的大屌后,也忍不住一手按上发痒流水的骚穴,另一手微微挡在前面,欲盖弥彰地想挡住自己的自慰行为。
    路嘉瞬的大手不再抚慰自己的大鸡吧,转而一下抓住她挡着美景的那只手腕,有力而温柔地移开,少女隔着超薄超贴裤子自慰的淫乱美景便露了出来。
    青葱玉指摁在迷彩裤上,按压着陷入饱满的花唇,手指在中间勾人的小缝里来回摩擦。
    “别、别看…是你先自摸的…嗯…”叶芝琴羞愧难当,被男同学盯着,手下却还是被欲望推使着揉按肉穴,颤抖着呻吟,淫乱不堪。
    路嘉瞬喉结一滚,把她的手按在自己勃起的大肉棒上,带着她来回摩擦。
    另一只摸她奶头的手却突然停下,慢慢暧昧地滑移到她的裤腰上,往下拉。
    他也不带着她给自己自慰了,双手齐上,往下用力。
    叶芝琴在少年面前骚浪地揉逼,一手已主动地在他的肉棒上摸来摸去,时而捏捏蛋蛋,时而撸动棒身,时而暧昧地在硕大的龟头上打圈。少年性感地闷哼喘息着。
    她感受到,少年火热的大手在脱她的裤子。不禁兴奋地颤栗起来,揉穴揉的更用力了。
    她迷醉的时候,路嘉瞬把她的裤子脱到小穴处,一半的翘臀已暴露在空气中,小浪穴马上就要展露在刚认识的男同学眼前……
    嗯…哈…路同学脱人家裤裤了,他大肉棒好大好热,他要用他的大鸡巴插我的小骚逼了吗?好痒,我不行了,他的鸡巴尝起来会是怎样的呢?好像和男友的一样大,但是龟头好像特别大些,会顶的花芯很舒服的吧……会揉到男朋友没顶到过的花芯吧……会蹭的媚肉很舒服的吧……
    我,我有男朋友的!“不行,不可以……”她按揉着骚穴大手紧紧按住裤子。
    路嘉瞬动作一顿,指腹在她皮肤上摩了摩,恋恋不舍地放开。
    “那就继续检查乳头吧。刚刚这么兴奋,是不是因为左边乳头伤到了。”他暗哑着嗓子。
    少女失落地松了口气,放在自己小穴上和他巨根上的手有些无所适从。“乳头,没有……伤的。”
    “那你右乳头怎么怎么玩弄都不能像左边一样,挺立的这么骚。”
    “可、可以的,你再玩玩它。”
    得到允许的路嘉瞬立刻双手侵袭上右乳,“那你继续摸自己的骚逼,和我的大鸡巴。”
    少女酸软着身子执行。右乳在一顿狂风暴雨的把玩下,还是没有挺的和左乳一样。
    “看来左边的乳头真的受伤了啊,不愿意去医务室,那就只能用口水给你杀杀菌了。”
    闻言,少女羞愧又兴奋地,更用力地揉压小逼,更卖力地给他摸肉棒。“只要……不去医务室……嗯……啊……都行……”
    他给自己舔奶头,是为了帮忙杀菌,不是淫荡的吧。没有背叛男朋友的吧。
    她忽略了自己正在别的男人面前揉逼,甚至还给别人摸屌。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最新·书·刊:Ρo1❽sƒ。cοm(wᴏᴏ18.νⅰ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