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皓廷听着少女的夸赞,听着毫不知情的女神邀请自己每天都去舔舐她的骚穴,他一下把内裤和裤子褪至胯下方,大肉棒猛地在空气中张牙舞爪弹跳。
    少年下体的毛剃的很干净,看得出今早已经过精心的修剪。他的肤色挺白,与肖亦轩差不多。而紫红色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白皙的双腿间突兀打眼至极。直挺挺的青筋凸起的棒身,形似蝎尾的大龟头淫邪地向上翘,龟头处亦早已难耐地溢出润液。狰狞的大鸡巴和他本人精致俊逸的外貌形成更淫荡的对比。
    少年坐到了他们身旁的床沿上,也就是自己的床上。然后修长有力的双臂托着少女,坐在自己身上。
    叶芝琴看着“男友”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顺着她的右腿,用两根手指作出走路的样子,手指一路暧昧地走向脚踝,然后轻柔脱下她的鞋子,仅仅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经是温柔至极又性感撩人。
    她今天光看他为自己脱鞋,小穴就已兴奋地又流出几滴淫液。
    怎么“男友”今天一举一动都这么色气这么会撩,而且他什么时候买的手链、戒指和手表,又潮又帅。
    坐在少年怀里,被搂着的她,继续胡思乱想着。为何“男友”今天的气息也不太一样了,竟然学会喷香水了。他身上恰到好处的木质琥珀香气,沐浴后的清新浴液香气,还有宛若麝香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都缓缓地、温水煮青蛙般包围了她。
    但她好像亦不敢去深究,只想沉醉在情欲里。
    修长的大手托着她穿着白蕾丝过膝袜的小脚丫,像捧着珍宝一样,稳稳地放在他大腿两侧的床沿上。
    她现在是双腿大大分开地坐在他腿上,她不由得想到梦里这么坐在竹马腿上……
    王皓廷双手转而抬起她的翘臀,指尖轻轻磨砂着花唇,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色色的小宝贝,想要大鸡巴,就自己动手吧,嗯?”
    叶芝琴现在满脑子都是少年的声音。为什么今天“男友”的声音这么性感,尤其最后的那声拉长的“嗯?”,磁性低沉地,她耳朵被撩拨得酥麻。
    他一会抽插时的呻吟,肯定会更迷人的吧。
    M字型腿蹲在少年上方的她,小穴颤巍巍地流下一丝蜜液,落在少年的龟头上。他在她耳边的呼吸,陡然更急促而诱惑。
    酥麻得起了鸡皮疙瘩的她,小手抓住他的灼热坚硬的大肉棒,在花穴上滑动一番找准位置,慢慢地坐了下去。
    坚挺的巨根缓缓挤开层层迭迭紧窄的敏感媚肉,二人不由得舒爽地长叹一口气。
    他的手伸进裙子里,单手解开她的胸罩。
    叶芝琴顺从地让“男友”把自己的连衣裙和内衣都脱掉,现在的她,全身上下只有那双白色蕾丝过膝袜,在满是青少年气息的男生宿舍里,羞耻地赤身裸体。
    一旦有舍友突然闯入,她赤裸地含着大屌的样子,绝对无处可藏。
    少年继续爱抚她的巨乳和花核,却没有托着她臀部来套弄巨根,他甚至没有顶胯,大肉棒好像很能忍耐似的,在她体内除了偶尔的跳一跳,保持着安分的不动。
    “嗯…呜…人家要…”
    他低低笑了一声,  “宝贝,要就…自己动。”他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有魔力般,低哑而性感。
    少女在多重夹击刺激下,蹲着的腿使力,臀部一上一下地扭腰,大肉棒瞬间在湿润紧致的穴道里一进一出。
    少女轻声呻吟着,动作却越来越慢,她这才深刻意识到自己和男生的巨大体力差。明明男友和梦里的竹马、路同学、陈教官都能顶弄的那么持久,那么用力。
    “我要你…嗯哈…大力操人家…”
    听到少女不知所措的呜咽请求,他在她耳边喷洒着温热的气音:“小色鬼这么快就不行了呢,哭着在男生宿舍里求操,那只好,满足小宝贝。”
    说着他的大手架着她的大腿,深深一顶胯,一下戳到了她努力许久都未曾达到的花芯。他又顶弄好几次,好像弄清了她的敏感点似的,才开始纵情抽插。
    每次达成最深处的碰撞,她的翘臀都会被他的胯部给扎痒一下,“老公…嗯…你剃毛了吗…哈啊…”
    “哼…嗯…特地…为你剃的…”少年醉人地在她耳边呢喃喘息。
    “啊嗯…一会给我…看看…好喜欢…扎扎的…我要亲亲光秃秃的…大鸡巴…”
    少年不知联想道什么,更肆意地玩弄她,时快时慢、九浅一深地各种技巧折磨得她要生要死的。
    “你今天…好厉害…啊…为什么…而且龟头为什么翘翘的…总是勾住骚肉肉…还总是顶到,以前没顶到过的地方…好喜欢…和、和梦里的竹马…操得…不一样…”
    王皓廷喉咙发紧,女神居然会和她男友分享自己的出轨淫梦,却不敢多说骚话,抓着她的大手更用力,“哈嗯…怎么…呼…不一样…”他亦不禁幻想,少女得知自己现在在现实里和他出轨,会变得更骚浪吗?
    叶芝琴好像已经能接受,和“男友”做爱时聊些淫靡的出轨幻想。“他也是这个姿势,哈啊…在课上偷偷操人家,还、还差点被发现…好刺激…他的大肉棒好大…整根往上翘的…但是没有你,嗯…这么有技巧…那里…不要…好舒服…而且他的毛毛好多,挠的很痒…哼啊…”
    俊逸的少年皱着眉,薄唇轻启动情地低吟,“小宝贝…嗯啊…太紧了…你对比肉棒的样子…好骚…小骚逼这么敏感…被我操,还想着别的男人,是不是很爽?想不想和舍友做爱,嗯?”
    “人家想…想更爽…哈啊…让你舍友…围观我们…看着人家,发骚的样子…啊嗯…突然太猛了…插坏了…不可以…”
    作为舍友一员的王皓廷听得欲火中烧,只觉得鸡巴硬的就快炸裂。他眼角发红地疯狂抽插嫩穴,突然抱着她站起来,一边顶胯操逼,一边走向舍友任净宁的床。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真的耶才半个月,谢谢大家支持和喜爱吼吼
    这段结束要来个赤激的梦
    感觉现实里这段,前戏什么的比较少呀,不过自我感觉重点在女主发现自己不是被男友而是他朋友doi的时候吧……大概哈哈
    期待和竹马现实肉肉的,会有的啦再稍等下
    下章预告:46.  在每个男舍友床上做爱,最后居然在男友床上
    追·更:ρο1⑧s𝓕。cᴏm(ωоо1⒏ υi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