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时间十秒已过,少女大口喘息着,玉乳跟着一起一伏。两人的大手却都流连忘返地搭在她身上。
    何盛用他麦色的大手,虚虚笼住她的脖子,心想,好白好滑嫩,好细,一手就能抓住。他粗糙的指腹忍不住轻轻摩擦她的肌肤。
    而王皓廷的手就贴在她的腋下和胸之间,手掌轻微挤压她的左乳,按得一弹一弹地。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媚态,她不禁羞红着脸白了两人一眼,娇羞地道:“好、哈、好了,别摸我,嗯哼…下一局!”
    叶芝琴只觉得空气变得焦灼凝固,她没有意识到四个血气方刚大男人已经无心打麻将,只想着配合让她受到惩罚。
    在这种情况下,她是不可能赢的。
    这次她输给了任净宁和何盛。何盛要求挠腰,任净宁想挠脚心。她不顾阻止,坚持要好好洗洗脚丫,才又扭扭捏捏地跑回来。
    何盛火热地大掌按上她的纤腰,任净宁单膝跪在她椅子前,把她的脚架在自己膝盖上。两手小心翼翼地握着玉足。裙摆仅至膝盖上的她,赶紧捂紧了裙子。
    十秒又开始了,本就敏感的腰,加上更敏感的脚心被袭击,她的反应更为激烈魅惑。娇喘媚笑间,裙摆也按不紧了,腿间淡紫色的小内裤若隐若现,离风景最近的任净宁,呼吸急促,大屌狠狠顶立巨大的帐篷。
    十秒过去,她不肯再玩,叁个舍友和男友都失望地叹了口气,他们四个只能继续打麻将。而叶芝琴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观战。
    几番输赢轮回后,这一次,他男友输给了叁人,少女却俏皮地让他们挠她痒痒抵账。
    王皓廷手架在桌子上,撑着脸,桃花眼勾人地盯着她,笑道:“惩罚要升级一下,还是那些敏感怕痒的部位,不过这次用嘴来挠痒,敢不敢,嗯?”
    她心一颤,正犹豫着想拒绝,一直沉默的肖亦轩忽然开口,“就挠痒痒而已,没事。”
    叶芝琴注意到男友的胯部已鼓起大帐篷,拳头紧紧捏着,不敢看她。
    男友都不觉得越界,应该没问题吧。她稀里糊涂就答应下来。
    她坐着,叁个高大俊朗的男人围着她,下体挺着夸张的大帐篷团团站在她椅边,空气仿佛带上烫人的温度静止了。
    叶芝琴被各异的浓烈荷尔蒙灼烧着,她知道自己小穴兴奋地收缩着,淫水打湿了内裤。
    叁人分别选择脖子,腰以及脚心。她正准备叫开始,王皓廷勾魂的双眸却委屈地看着她,抱怨着只有自己没能直接接触皮肤。
    她穿的是连衣裙,没有拉链,只能从下面往上拉才能脱掉。
    四人,包括男友,都以省事为由,不让她去换衣服。
    少女素白的小手缓缓拉起裙摆,四个少年都咽了口口水,看着白嫩大腿越露越多,直到看见一丁点淡紫色内裤,她顿了顿,继续上拉,内裤完整地暴露在他们面前,然后露出纤细的腰肢。
    四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鸡巴肿胀不堪,快要把裤子顶破了。
    少女主动的拉起裙摆,就像是在他们面前做脱衣秀,而且观众不止自己一人,有自己的好朋友一起观看,其中甚至包括少女的男友。
    何盛和任净宁都是未尝人事,第一次在现实里,近距离接触异性,看她露内裤,居然不是二人独处,而是刺激地和其他人共享。这个淫靡的事实对他们的冲击很大。
    虽然王皓廷和眼前的少女有过最最亲密的接触,但这种多男围观她一女露内裤的场合,还是第一次。他又嫉妒,又兴奋难耐。
    而肖亦轩感受就更复杂了。这个场面是自己默许甚至部分主导的,从同意其他男人舔她,到让她脱衣服,每一步都有他的推进。他自责之余,更是兴奋。自己没机会参与,只能旁观几个男人舔舐女友,居然会这么刺激。
    叶芝琴打定主意,紧紧并拢双腿,不能让四个如狼似虎地少年发现她地水渍。
    叁人火热的唇舌触碰上少女,甫一接触,就停不下来了。
    脖子被何盛生涩地舔吻,他的呼吸吐在敏感的耳垂旁。这个不善言语、总是面无表情的少年,好像沉迷在舔舐她这项运动里,耳边响起色情的毫无章法的啧啧水声。
    腰部被王皓廷技术高超地玩弄,打圈,舔吻,吮吸,轻轻啃咬,发出各种响亮淫靡的吮吻声。到后来,他的舌头还暧昧地伸进内裤腰带处滑动,好像就要咬住内裤揪下来一样。他的唇舌有难言的魔力,带来一浪又一浪酥麻快感。
    任净宁抱着小脚丫,生涩却也有力,但不失温柔地舔吻着脚心。她看着凶猛霸道、狂放不羁的校霸,这样跪在自己面前,爱惜地舔吮自己的小脚,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快感。
    少女被叁人色情地舔弄,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她妖娆地娇喘着,不禁放松了腿,淡紫内裤腿心处深紫色水痕,尴尬地暴露出来,好几人都看到了少女动情的证据,不由更加激动。
    叶芝琴在内心告诫自己,这只是挠痒痒,他们湿热柔软的舌头舔得一点也不色情,所以她不能羞耻地发骚动情。只是从没试过被叁只大舌暧昧舔吮的她,刺激得忘了时间。
    十秒早就过了,叶芝琴被唇舌伺候得爽的浪吟,一不小心扫到坐一旁的男友,他眼角发红地盯着他们,手已经忍不住,隔着裤子抚摸巨根。
    她一下惊醒过来,颤抖呻吟着喊停。男友为什么看着她被他的叁个舍友舔吻吮吸,变得这么兴奋?难道他不止是喜欢幻想她被别的男人玩弄,更想亲眼目睹吗?  为什么她的内心也羞耻地更兴奋了。让心爱的男友,看着她和其他男人共坠欲海。
    她把裙摆放下,继续围观他们打麻将。
    而四人已经有了默契,肖亦轩很自然地又输了,这次赢家是王皓廷。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追·更:ρο1⑧s𝓕。cᴏm(ωоо1⒏ υi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