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琴突然意识到不好,自己这不是单纯的帮忙洗澡了吧,她是真的暗爽着给他淫荡地撸管吗。
    她双手松开他的大肉棒,“对、对不起,你快自己洗吧。”
    “没事、我很喜欢,叶子,你是最棒的。”
    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我很喜欢叶子”还是“叶子你是最棒的”。
    少女沉浸在差点把其他男人撸射,差点主动背叛男友的羞愧中,双腿紧并地刺激着夹着小穴,妄图止痒。
    “还是不够泡泡,那叶子整个人都是我的…打泡器。”
    说着,他有力的双臂抱起她,紧紧搂在怀里磨蹭,大鸡巴夹在两人中间夹摩着。
    他突然分开她的双腿,把灼热硬挺的大肉棒紧紧抵在蜜穴下面,又把她的腿并紧。
    “啊嗯…你干嘛!”
    “把你身上的泡沫都蹭我身上啊,这样比较方便。”
    “你、你下面干嘛放我下面那!”她羞愤道。
    肖亦轩呼吸更急促,这是要开操了吗。
    “你大腿那的泡泡挺多的,我的大鸡巴也要蹭点嘛,抱歉啊,不是故意拿鸡巴碰你的下面的。”
    接着,他就夹着她的大腿,巨根在她小穴下面双腿之间,挺动着一进一出。
    刚刚被竹马把腿抬起分开,她的花唇随之张开,腿放回去时,唇瓣已无法合拢,从敏感充血的花核,一路到汨汨流水的骚痒穴口,全部紧紧贴在他的巨根上,花唇柔柔地含夹着大肉棒。
    她依稀记得,在梦里,同样地在宿舍床上夹过教官的粗壮鸡巴,教官当时不敢动弹,但光是那烫人的体温,和欲根不受控制的弹跳,已经能把小豆豆按压得快慰非常,把穴口打得酸痒难止。
    在梦里的课堂上,她也这么夹过竹马。
    但是现在的竹马更过分。他的大肉棒不仅灼烫,弹跳着,而且他还用粗粝的棒身一前一后地摩擦,像是在肏她的双腿。
    她呻吟不断,被挑逗刺激得,已经无力阻止。
    李开突然加快了挺胯的动作,粗糙的棒身更猛烈地摩擦花穴。
    他的大手更用力抓着她,嘴里吐着性感磁性的呻吟,二人的腹胯部相撞,他的蛋蛋一下下猛烈地甩在她腿间。
    淋浴间的水龙头还在哗哗地流水,现在却夹杂着快速响亮的啪啪声,二人隐忍的喘息闷哼声,还有淫靡的黏腻爱液声。好像他们真的在做爱一样。
    清楚二人没有做爱、没有真正出轨的叶芝琴,放任自己此刻的享受着,竹马的“蹭泡沫”行为。
    她眼前竹马的胸肌紧绷发力,乳头也硬凸,下体的快感阵阵袭来,她忍不住一口咬住竹马的乳头,宣泄欲望。
    第一次含着其他男人的坚硬乳头,她迷醉地想,啊,竹马他,操得更用力更带感了,她快要爽死了……
    李开被少女吸乳头,感受到她的热情,不禁大声呻吟起来,“哈…啊…叶子,别舔…哼嗯…别吸,好爽,嗯呃…太舒服了…我不行了,叶子好棒…”
    叶芝琴也放声呻吟着,苏爽得说不出话来。她颤抖着淫叫,潮吹了。喷得两人下体处处骚水。
    李开啪啪啪地狠狠操着,眼神发狠,低吼着射了出来。大量的浓稠白液黏在墙上,和她双腿之间。
    另一边的肖亦轩听着他们的动静,以为女友被操上高潮,别的男人射到她的小骚逼里,虽然有雾气看不清,但是光脑补着这场面的他,在单人隔间里射到纸巾上了。
    高潮过后的青梅竹马,静静地在温热雾气蒙蒙的淋浴室里紧拥,大口喘息着。
    而另一头的肖亦轩,高潮过后,却是无尽的空虚痛苦。明明这是他想看的到淫乱局面,是他自己一步步把女友推向出轨,是自己想看她吃下人生中第二根大鸡巴。
    可是为什么,看着浪漫相拥的二人,他这么嫉妒难受呢。
    “呼…呼…哈…我可爱的小叶子,潮吹了呢,好骚,明明都没…插你,只是想蹭点泡沫。”
    “死李子!哈…呼…你自己也蹭得射了,还射的到处都是,你才骚!”
    听着二人对话的肖亦轩,突然松了口气,原来没做爱。但是内心深处也是很失望,他作为男友,给女友制造了那么多出轨机会,都没用吗?
    她是不是会接受不了自己的绿帽淫妻性癖……真的很想看她被别人肏,但是又不想她爱上其他人。
    浴室里的二人把泡沫和身上的淫靡液体洗净,终于结束了他们的儿时共浴复刻。
    李开温柔地用绵软大浴巾把青梅擦干净,自己拿自带的小毛巾随意一擦,抱起她往外走。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话说呼声更高的邻居,应该会在男方家人前出场~虽然还没想好剧情
    吼吼欢迎新人~
    下章预告:65.  青梅竹马床上比赛谁能让对方先高潮,在床上69互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