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在她倒向自己的一瞬,立刻把头往另一边扭,他怕嘴里的香烟会烫到她。
    叶芝琴没有注意到痞帅而漫不经心的不良少年竟也有这般的温柔细致,她全副心神都被那灼热坚硬的大肉棒所吸引。
    叶芝琴就蹲在他左边,他那放在左裤腿的大鸡巴紧紧贴着自己的腹部,隔着薄薄的裤子,血管青筋一跳一跳的。
    谢霖把烟摁灭,随意一仍,直接命中自己阳台的烟灰缸。
    他火热干燥的大掌扶着她柔若无骨的纤腰,带着她一起站起来。
    明明他没有使劲,没有把少女紧搂,但是叶芝琴控制不住自己酸软无力的双腿,只好整个人投怀送抱似地靠在他怀里。
    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通透阳台上,柔软的巨乳在坚硬的胸膛上都压变形了,透露着淫靡的意味。
    “坐着休息吧。”他的声音慵懒而磁性。
    正当叶芝琴好奇要怎么坐,他们两个的阳台上可是都没有桌椅的。
    谢霖修长而结实的双臂搂紧她,些许粗糙的大手托着她的大腿,少女终于完全离开了栏杆边的连衣裙。
    邻居蹲下,少女的双腿便被托着自然而然地大张,双腿分开像环着少年的腰一般,直接坐在他的胯上。
    邻居以这种色情地姿势搂着她,双手在她背后,继续解乱糟糟的流苏。
    想到自己的小穴,就这么隔着两层薄薄的衣物,紧紧贴在邻居的大肉棒根部。
    那火热的温度、硬挺的触觉、微微跳动带来的按压,令她的小穴酸麻不已。
    男友和自己的同班好友们都在一墙之隔的室内玩闹,自己却几近全裸地,在空旷的阳台被邻居小哥哥按在大鸡巴上。
    如果此时二人的下体都没有衣物,那他是不是就能以这个姿势,直接插入自己的小骚穴了。
    她不住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骚浪地流出蜜液,他只是想让自己坐着休息。
    但是事与愿违,小穴被刺激得汨汨流汁。她还在庆幸自己没有贪图凉快穿丁字裤,而是穿了正常大小的白内裤。应该不会流到他身上的吧。
    殊不知,她的蜜液已经完全浸湿了内裤,甚至在鸡巴根部的衣物上染上淫靡的水印。
    谢霖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动情。闻着越来越浓郁的骚香味,他眼神不再漫不经心,变得锐利,暗华一闪。
    而此时,身子越来越酥软的叶芝琴终觉大事不好,她羞涩地提出要换个坐姿,“太、太热了,换个,最好不要离太近的姿势吧。”
    少年想到了什么,变成右腿单膝跪地的姿势。
    他把少女移到支起的左腿上。现在少女是跨坐在他左腿上的姿势。他们全身的肢体接触只有他的大腿和她的小穴。
    “穿这么少,真的热?”他轻轻扬起嘴角,痞痞地哼笑。
    周边温度骤降,她却嘴硬地反驳:“真的好热的,夏天嘛!”
    “是这两块布,太厚了吧。”他的眼神坏坏地,倏地凑近她的左乳,舌尖性感地伸出来,把乳贴的边缘舔开,接着咬住飞起的一角,慢慢掀开。
    叶芝琴看着他抽烟时迷人的薄唇,竟这样给她撕乳贴,竟一时忘了言语,任由自己充血的乳尖慢慢暴露在他的薄唇下。
    直到他把两边都撕下,她才反应过来。
    “嗯……哼……不要,我的乳头不热,你、你别看了……哼……我要贴回来……”叶芝琴羞臊不已,自己的乳头怎么在邻居面前,翘立得越来越夸张。
    谢霖很体贴地,一手温柔托着玉乳下缘,一手把乳贴给贴回去。
    他贴乳贴的时候,好像要好心地帮她贴紧贴好,隔着薄薄的乳贴,修长的手指各种打圈、爱抚、拨动敏感的乳尖。
    “哈啊……不要了。贴、贴好了……”
    “乳头……太挺了,贴不好。”他痞痞地低笑。
    叶芝琴禁不住抖了一下,谢霖在淫梦里,也说过这句话,也像调笑般指责自己的骚淫动情。
    而在梦里的自己,不由自主和他互相指责起来。从指出他的乳头也硬了,到被指责下面的淫水太多流到床上,她那时也不甘示弱说他下面肯定很硬,而且肯定也流水了。
    之后的一切,就变得淫乱起来。少年闻言便把裤子脱了,把大肉棒抵在小穴前,给她色情地看。
    叶芝琴小穴微缩,她忍不住看向他的乳头,果然,也挺立在结实的胸肌上。
    现在,只要她肯接着指责少年,应该就会像淫梦里一样,可以享受他温柔缱绻地舔吻吮吸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吧。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满3000的加更~谢谢支持
    邻居人气真的好高惹
    哇!又收到好多新梗!好阔以的。西幻的梗也有在想,是留到以后开新书还是就在这里写哈哈哈
    首✛发:pо18s𝐅。cᴏm(ω𝕆𝕆1⒏ νi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