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的其他家庭成员,她就都不是特别熟悉。这一点,她反而有些小紧张。
    这个周末是他们的家庭活动时间,她会好好表现,然后和不太熟悉的他哥和他弟认识一下。
    高中谈恋爱这么久,他们或因为羞涩、或因为畏惧,都没去过对方的家里玩。
    在小区里一路走去,低调而又让人过目难忘的感官享受,少女兴奋得一跳一跳地,她很期待,男友家会被他爸爸设计成什么样子。
    毕竟肖叔叔作为整个楼盘的总设计师,单是小区造景,和一路过来各色别墅的外观,已很是心悦神迷。
    他家的别墅不是那种占地面积特别大、特别高调奢华的那种,却很舒适通透。
    叶芝琴只觉得,这栋建筑完全体现了肖叔叔身上那种温文尔雅,含蓄内敛的气质。到处是看似不经意的细节,低调典雅,回味无穷。
    “亦轩,小琴,你们来了啊。”沉稳而温和的声音响起。
    “肖叔叔您好,我是叶芝琴。”肖定看着儿子女友的甜美清新的笑容,只觉得她的到来,就像一道清新灵动的风吹进这个家,他眼里是优雅温和的笑意,欣赏地朝她点点头。
    叁人入座品茗,聊着天,少女还带了水果作为礼物。
    肖定说话温和文雅,含蓄睿智,他们的相处自然是其乐融融的。
    少女看着肖叔叔,不禁内心感叹,他的穿着亦和他的建筑很相似、相融。
    他的建筑设计是舒适通透、简约自然的。实用性、使用舒适度和美感兼备。
    而眼前的帅气大叔,戴着彰显知识分子气质的眼镜。穿着的不是过分注重硬挺有型、却不会很舒适的西装,而是得体悠然、且低调儒雅的服饰,看得出质量之上乘,做工之精细。亦是绅士风度和舒适兼备。
    短短的交谈中,少女已然觉得,肖叔叔是天生的完美建筑师。既有理科生的严谨理性,又有艺术家的文雅浪漫。
    岁月的沉淀,给他带来更英俊儒雅的外貌,更成熟绅士的气质。
    肖叔叔凝视着她时,那深邃温和的眼眸,令她悄悄红了脸。这种温润俊雅的帅大叔,真的太能令小女生心动了。
    她内心悄悄好奇着,他这么多年是怎么挡住狂蜂浪蝶,单身到现在的。
    肖定温和地看着小脸红扑扑的准儿媳,没有多想。他不自觉地看着少女,亦不过认为自己是仔细观察、欣赏赞美的眼光。
    之后他便体贴绅士地,让自己儿子带着她去休息一下。
    “看来我爸,咱爸真的很欣赏喜欢宝贝哦!”
    “讨厌,谁、谁跟你咱爸了……”少女羞涩道。
    “他刚把他珍藏的好茶都拿出来了,我都多少年没见过了。”
    叶芝琴的嘴里似乎还有刚刚香茗的回甘,就好像他的人一样,岁月的流逝,酝酿出更温润甘雅的味道。
    肖亦轩温柔而愉悦地牵着心爱少女的手,终于能把她带进自己成长的私人空间了。
    他柔和清俊的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看着女友好奇地东看看西看看,耐心又细致地给她讲解着。
    突然,叶芝琴发现了一大堆眼熟的东西,定睛一看,不仅有各种自己送他的礼物,甚至还有很多他们之间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他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的票根,第一次一起旅游的机票。
    还有些他们还没在一起时的小东西,比如老师随机发试卷给大家更改,她刚好拿到他的试卷,基本没有任何错误的干净卷面,那时的少女诚惶诚恐地,克制着手抖,怕会毁了卷子,一路拿红笔打着对勾。
    最后在小小的空白处,她心悦诚服地用铅笔轻轻写下一行字。后面还画了个俏皮的星星眼表情。
    —  膜拜大佬,太厉害了。
    她都快忘了,自己还做过这种事。只是依稀记得,那时才刚上高一,大家都不太熟悉,那时还是众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学神,也还没有追她。
    “哼哼,说,你是不是因为我超绝的画技才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肖亦轩搂着她的纤腰,“是呀!所以不准给别人画这么可爱地小表情。”心里想着却没说出来的是,连给竹马也不可以画。
    他觉得自己是难言的分裂体,不希望女友和他人、特别是她竹马有超越友谊的爱情产生,甚至连给他画个小表情也不可以。
    但是如果看到他们纯粹耽于肉欲的欢爱,又会爽到灵魂震颤。
    “好了啦,只给你画。”
    叶芝琴有些愧疚,她翻着那几张试卷,原来她给他改了叁次。她模糊地记得,自己的试卷也被少年改过好几次,但是她没有如视珍宝地保存下来。
    即便之后在一起了,她也没想到要找出来好好存放。
    “好了宝宝,我们参观房间里最后一个景点吧。”他温柔俊秀的脸上有些坏坏的挑逗。
    少年打横抱起女友,把她一下轻柔又粗暴地扔到柔软的大床上,“不用害羞,这张床对你很熟悉的。毕竟我经常躺在这,想着你、喊着你的名字,撸管。”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满3200的加更~,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