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琴羞红了脸,“你好讨厌!别、别亲……嗯哼……不要摸那里,不要在你家……被你爸爸听到怎么办……啊嗯……万一你哥哥弟弟回来听到怎么办……”
    少女无奈而羞臊地发现,男友听了她的话,更激动兴奋了,更淫邪恶劣地玩弄爱抚她。
    在肏地时候,更是选择了女下男上、面对面的姿势,故意抓紧她的两只手,少女既不能拿手捂着嘴,也无从把嘴巴埋在枕头里。
    而肖亦轩更是不顾女友的哀求,越操越带劲,越来越狠,少女只能苦苦咬牙,抑制住骚浪的大声呻吟。
    她不能被他的家人听到,自己淫荡骚媚地呻吟声,这样太淫乱太色情了。
    对绝对不能接受乱伦的她来说,就这么被听做爱声,已经稍有乱伦的错觉。
    她不知道的是,以后她不仅要梦到真正的乱伦梦,还会渐渐在现实里淫荡地发生乱伦事件。
    “喊出来……哼嗯……淫娃小宝宝,大声叫出来……哈啊……说你想要,我才给你,别怕,隔音很好的……哦……”
    在一片淫靡水声中,她终于坚持不住了,放开声地妖媚呻吟着,娇啼着,“给我……哈嗯……亦轩哥,我要……啊呃……好想要……”
    她不知道到是,他们家每个房间都隔音的确很好,但只有在把门窗都关紧的前提下。
    肖亦轩正对着房门,他看到自己故意没关紧的门缝里,是自己父亲一闪而过的身影。
    这比从前的各种事件来得都要刺激,女友最骚媚的求肏浪吟,被俊雅风度翩翩的父亲听到了。
    平时虽然很温和优雅,但是对着他们兄弟叁人时,总是有淡淡却不容忽视的威严。父亲不小心听到这一幕,会不会也想着女友自渎。
    这种接近乱伦的奇异快感,冲击着他,肖亦轩眼神发狠地猛烈抽插,把女友肏上欲仙欲死的高潮,她的淫荡尖叫响彻整栋别墅,他也终于射了出来。
    面对男友事后温存怜惜地聊天,她的嗓子早就喊疼喊哑了,说不出话来。
    稍作歇息后,肖亦轩让女友准备好就在客厅等着,他去最后收拾一下行李,就准备出发去泡澡。
    结果就是,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少女和肖定二人独处。
    本准备要去泡澡,肖定却先行尴尬狼狈地在家洗了个冷水澡。不小心听到儿媳娇媚呻吟,而羞耻勃起的公公,不敢带着乱伦意味地想着儿媳自渎,只好挺着粗长大屌冲冷水,让燥热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不知道自己的求肏骚吟已经被眼前的公公听遍了,她还矜持有礼地,用自己喊哑了的嗓子主动和他聊着天。
    她的嗓音虽然没有之前那会清澈灵动,但是现在却多了几分妩媚甜哑的女人味,像熟透了的水蜜桃,绵软又多汁,过分的甜腻甚至有种齁麻的感觉。
    肖定拿起茶罐的手尴尬地一顿,喉结一滚,清俊的面容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翩翩君子克制住,不去想儿媳在自己儿子身下会是何等妖媚。
    他默默地放下这罐昂贵的好茶,起身在茶柜里取出一罐白玉纸,亦不加解释介绍,状若平常地给她泡了壶润喉生津的清茶。
    总是温和、善于倾听的谦逊绅士,今天破天荒地开始话多起来,沉稳温润地讲起自己设计时的趣事,让少女只能一直冒着星星眼,崇拜地聆听。
    叶芝琴说话的次数瞬间骤减。只不过每当她柔媚地开口时,肖定不敢和她对视,总会低头饮一口茶,不敢让娇媚的儿媳看见自己的尴尬不自然。
    刚好踏进这一瞬的肖亦轩,喉咙一紧,只觉得独处的公媳之间,弥漫着似有若无的暧昧。
    作为男友,他曾一手慢慢引导女友和她竹马的出轨情事。但是这次他故意不关门,导出眼前的这一幕,更令他痛苦地兴奋刺激起来。
    在这片女友与其他男人情欲的沃土上,埋下乱伦背德的种子,不久,便会开出有着致命诱惑的罂粟花吧。
    面对儿子们总是不怒自威的父亲,第一次流露出这般尴尬不自在的姿态,肖亦轩亦隐隐为娇媚的女友而自豪,有种莫名的快意。
    突然看见儿媳的归属,自己的儿子,肖定握着茶杯的手一紧,更尴尬不自然了。他深呼吸一下,重新拾回儒雅绅士的风度,以及作为父亲的淡淡威严。
    大门咔擦一声打开了,和男友长相相似,但看起来更成熟冷酷的男人走了进来。西装革履、高大冷峻的男人朝家人轻轻点了点头,简短地打了声招呼,“爸,二弟。”
    接着他走向在场唯一的少女,冷静干练地和她说话:“你好,我是亦轩的大哥,肖以哲。”
    叶芝琴连忙伸出纤纤玉手,“你好,我是叶芝琴,亦轩哥的女朋友。”
    ————分界线【本文po18首发】————
    我也好想快点写到各种梗惹!想当初我就是找不到完全符合自己xp的,就自割腿肉hhh
    电车梗也阔以啦,得稍微往后放放
    好的记下护士play!
    公公多了些人气,嘛众口难调呀
    邻居怎么出过场还这么高人气!之后会给他吃饱的呜呜
    p站就是那个网址啦,如果换了浏览器还进不了的话,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挠头
    加更同时放送惹
    除夕啦,祝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吃年夜饭~